何小漫大口喘息,脸色苍白,“我……我跑了一会步。”

“背着书包?”

何小漫意识自己背着书包,连忙点头,“试试加点重量。”

莫安迪狐疑地看看她,仍是将手里的早餐给她,“下回不能爽我约哦!”

何小漫终于喘口气,嘴角露出酒窝,“好,我知道了。”

“哦对了,你托我找的兼职有答复了,这是名片,你到时候和上面人经理联系。”

何小漫接过名片,“礼仪公司?

莫安迪笑笑:“我厉害吧,千万别告诉我哥!和我大伯,大伯母,还有小叔!要是他们知道我给你找工作,估计我又免不了一顿教育。”

何小漫听到“小叔”二字,心底咯噔一下,乱了气息。

不过,能有一份这样的兼职,她还是很开心的,争取多賺一些,给妈妈交治疗费。

“谢谢你!”何小漫握着名片,感激一笑。

莫安迪诡异一笑,又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当当!我也有一张,我也要兼职哦!和你一起!”

“你也兼职?”何小漫差异,“要是被你哥……大伯,大伯母……小叔……知道了,也免不了一顿教育!”

 文学 莫安迪将名片放回包里。

“此事,你知我知蒲园园知,再无人知!”

何小漫无奈摇摇头,“到时候就变成天知地知,就你我不知!”

莫安迪一笑,拉住她,“放心吧!不会知!”

三个女孩来到店里准备买些好看的衣服,毕竟是去大公司做礼仪,起码要穿的得体。

莫安迪一进店里,两眼放光,直奔最新款走去。

蒲圆圆和何小漫走在后,不时拿起店里的衣服在身上比划比划。

“购物总是会让人兴奋有没有?”莫安迪左手一件风衣,右手一件长裙,美眸冒光,“你们看看,哪件穿在身上好看?”

对于莫安迪来说,这种不算奢侈的品牌,简直可以买一箱子。

何小漫指指右边的长裙,“这个好看。”

而蒲圆圆指指左边的风衣,“我喜欢这个!”

“嗯……”莫安迪低头看着两件,“我觉得都挺好看,都买了!”

说着,将衣服甩给服务员,“两件都帮我包起来。”

何小漫和蒲圆圆对视一笑,这是只有两个人才懂的含义,就算两件都不好看,莫安迪也会全包起来买下来。

这时,一个服务员走到何小漫身边,“小姐,我觉得你身边这件白色蕾丝长裙很好看,很符合你的气质,你看这件裙子下面不过膝,刚好露出你纤细的小腿,整个人也很高挑的。”

何小漫顺着服务员指的衣服看过去,发现刚才自己一直站在这件白裙子旁边,不过她不是看这件,而是看……旁边那件灰色薄纱长裙。

莫安迪奔过来,看到服务员手里的白裙子,眼中充满亮光,“小漫,这个真的适合你,你别看你平时迷迷糊糊,大大咧咧的,但你内在是有淑女气质的!来,快穿上试试。”

不由何小漫拒绝,莫安迪已经从服务员那里抢过连衣裙交到何小漫手上,“快试试。”

何小漫被两个人推到的更衣室,只好换上连身裙子,其实她以前不是没穿过这类裙子,只是自从爸爸去世,妈妈住院后,她就再也负担不起买衣服的钱,这两年,基本上都是穿旧衣服,搭配一般是衬衫搭牛子裤,常年如此。

换上裙子,何小漫看着镜子中的女孩,一张白瓷般的脸,一头卷而长的头发, 大大的眼眸有些局促和清澈。

这件裙子,尺寸刚刚好,没有肩带,露出精致的锁骨,帖服身体,展现出她已经成熟的身体,只是……

裙子不是有些短,而是非常短!

刚刚盖住臀部,露出纤细修长的腿。

她真的好久没穿这样的衣服了!就算莫安迪成天穿的非常时尚,可是她还是喜欢T恤配牛子裤,不行,这裙子太短了。“小漫!你好了没有啊?”外面传来莫安迪的大嗓门。

莫安迪已经等不及了,她在里面已经多久了?

别人换了好几身,都离开店了,怎么何小漫还在里面?

她走到换衣间,拉开门。

何小漫正在看镜子,忽然门被拉开,吓的连忙用手遮住腿部,“啊!莫安迪,你开门也不说一声!”

“哇塞!”莫安迪看到换衣间里的何小漫,小脸兴奋起来,“何小漫,你真是天生丽质啊!赶紧出来。”

莫安迪拉着何小漫的手,拉出了换衣间。

一下子暴露在大家视线里,何小漫感觉很局促,赶紧用手拼命拉着裙子下端,好确保它完全遮住了臀部……

蒲圆圆眼底充满惊喜,走上前,绕何小漫转了几圈,“好看!”

周围买衣服的人都停下来看着何小漫,何小漫歉意对大家笑笑,朝两个死党眨眨眼,“你们小点声好不好,这样弄的我更局促。”

“怕什么!都是羡慕你呢!这件衣服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怪不得在里面不出来呢,原来是孤芳自赏呢!”莫安迪看着面前变了一个人的何小漫,简直不敢相信,她原来有这么漂亮的美腿,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这件好看,适合你!”蒲圆圆迫不及待地拿起另外一件,“我去试试这个!”

何小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俏皮和优雅的姑娘,真的是自己吗?

爸爸去世前,她也是一个任性简单的姑娘,像公主一样,这些衣服,几乎一天一换,可是,自从爸爸离开后,她不得不变卖所有值钱的衣服,只留了几件最珍贵的。

其实,穿这些衣服也蛮好看的……

何小漫趁人不注意,偷偷拿起衣服上的标签,看到价格时惊住了, 虽然不贵,但是也有600多块,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不行,这钱够给妈妈买一盒药了……

再次看着身上的裙子,其实……自己也不是很喜欢,它太短了,平时都不能穿,而且自己穿T恤习惯了,忽然穿上裙子,有些不习惯……

对,还是不要买了,已经吃了一个汉堡,奢侈一顿了。

何小漫看像服务员,对服务员笑笑,“有点短,不太适合我。”

虽然她努力地笑着,却遮不住眼底的落寞,现在的她负担不起这样的价格。

何小漫进去脱下裙子,换上自己的简单衣服,充满歉意地看看服务员,而此时,莫安迪已经买了十几件衣服了,她看到何小漫,招招手。

服务员立刻看到买主,提着衣服走过去,“其实它很适合你的朋友。”

莫安迪一听,看到拿着包走过来的何小漫,“你没买吗?”

何小漫连再看那件裙子的勇气都没有了,摇头,“我还有裙子,我都珍藏着呢,比这个好看。”

莫安迪看着何小漫,心底一酸,知道她为什么不买裙子,一把夺过服务员手里的裙子,“我来付款。”

何小漫连忙制止,“不用,怎么能老是让你付款呢!”

莫安迪拉住何小漫,将卡递给了服务员,“你要是再推脱,我就买个十几件,都给你,你不要都不行!”

“小姐,已经刷完了。”服务员将刷完的卡递给莫安迪。

何小漫无奈只好收下,“等我拿到奖学金,我就把钱还你,如果你要是推脱,那我以后就不和你一起逛街了。”

莫安迪知道何小漫的坚持,也只好妥协,“好好,我的小妞,等你拿到奖学金再给我钱。”

何小漫这才罢休,她是不想再欠傅家任何东西了……

两个人等蒲圆圆挑衣服,何小漫口袋里手机“叮”的一声响了。

时间到了!是刘姐的闹钟提醒,要回傅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