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子玉听到霍东说有人送美女来了,就已经猜出来是王道德送美女到自己府上了,心里直呼王道德坑爹。

  李师道给霍子玉的第二封信中,说明了将美女就暂寄在使馆区,让他晚上派人拉马车过去带回府上,他本来打算跟薛涛说一声,谁知道昨晚一忙上元灯会就给忘了,谁知王道德居然直接给自己送府上去了!

  以薛涛的脾气,肯定不会责怪自己,但是其他文武百官可能就多嚼舌根子了,这王道德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跟卢龙亲密、时时找机会想把自己和卢龙捆在一起!

  “走吧,回府看看!”霍子玉想到这里,赶紧吩咐霍东赶车。

  “嘿嘿嘿,少爷,还别说,四位美女长得那是真好看,人也白,个子都跟我差不多,腿又长,身材又好,婀娜多姿啊!”霍东绘声绘色地说道。

  “哈哈哈,你是想娶一个还是咋滴?”霍子玉想到霍东身为宦官却如此喜欢美女就想笑。

  “嘿嘿,少爷说笑了,小人一个去势之人,如何娶得婆娘?我只是跟您描述下美女而已,嘿嘿嘿”霍东不好意思地笑道。

  “哈哈哈,行了,我已经知道了,专心赶车,赶紧回去看看。”霍子玉笑着吩咐道。

  “好嘞!”霍东说着,挥鞭赶紧赶车。

  由于常乐坊距离兴庆宫本就不远,霍东赶车又快,所以他们很快便到家了。

  待霍子玉回到家里,便看到薛涛与贾兰笙都在,二人身侧,站着四位长发及腰的美人。

  薛涛与贾兰笙见霍子玉回来,起身来迎,四位美人不知所措,不过见春桃与秋月见礼,于是学着道万福向霍子玉施礼。

  霍子玉“免礼”二字刚脱口而出,贾兰笙笑道:“子玉哥哥好艳福,怪不得师父让我给你配六味地黄丸呢!”

  “去去去,别瞎说,妹子怎么凭空污人清白?我是不是纵欲之人,阿姐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么?怎么轮得着我吃六味地黄丸?”霍子玉笑道。

  “嘻嘻嘻,红度姐姐当然跟我说过啦,我也只是跟你开玩笑嘛!”贾兰笙笑道。

  “你个小丫头,居然都学会跟哥开着玩笑了,看我不执行家法、打你屁屁!”霍子玉笑道,说着作势便要伸手去抓贾兰笙。

  贾兰笙见状,“哎呀”一声,急忙躲到薛涛身后道:“阿姐救我!”

  薛涛见状,笑着对霍子玉说:“子玉,行啦,妹子也只是偶尔调皮,你就别怪她了。”

  霍子玉闻言,这才假装听话地收手,贾兰笙见状,调皮地吐了吐小舌头。

  此时只听霍子玉道:“卢龙节度使李师道,与我们结成了联盟,然后送了钱与这几位美女,我不敢收,昨天就都给陛下说明了,陛下知道后,将钱和美女赐给了我,我哪能要啊,就把钱捐给户部用来做建新式房屋了。

  至于美女,贾相爷、李光进、裴有光还有左开来他们都说他们府上丫环家丁很多,而咱们侯府下人太少,连陛下也这么认为,所以就将她们赐给我了。”

  “嘻嘻,姐姐,子玉哥说的是真的,几乎一字不差,爷爷昨天回去后也这么说跟我说的。”贾兰笙笑道。

  “嗯,相爷他们说的确实如此,随便一位朝廷大员府上,几乎都是家丁与仆人成群,我们府上人太少了,”薛涛点头道:“王道德刚才将她们送来,卖身契也都在,你打算怎么处理?”

  “咳,这个嘛,尊重她们的意思,”霍子玉说着,望向面前四位美女道:

  “虽然你们被王参谋送到了侯府,但是本侯尊重你们的意愿,如果你们想留下,就可以留下;如果想走的话,卖身契就可以给你们,然后给你们十两银子做盘缠,出府回你们自己家乡。”

  四位美人闻言,纷纷抬头,面面相觑,霍子玉也是这时才看清,四人确实都是美人,难得李师道选了四位容貌与身材俱佳的美人过来。

  霍子玉看四人似乎不太相信他的话,于是说道:“本侯乃是当朝侯爷、陛下干孙、天策军大统领,说话自然算话,你们想走,绝不会为难你们,这长安城里也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侯爷,民女王诺,希望回家!”“民女灌云也想回家!”

  很快,有两位急忙表态道。

  “嗯,好,你们这就可以随阿姐拿上银两走,”说着,霍子玉问另外两人道:“你们俩呢?”

  “侯爷,民女小红,自小便是孤儿,没有原籍可回,恳请侯爷能收留!”最右侧一名女子说着便跪下了。

  “快快请起!”霍子玉说着,便将之扶起,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留在府上吧,具体你做什么,看阿姐安排吧。”

  “多谢侯爷、多谢侯爷!”小红闻言又要跪下,霍子玉赶紧扶住道:“不必多礼,以后道万福即可,不必下跪。”

  “是,”小红说着,作了个福,自觉地走到薛涛身后,站在了春桃右侧。

  “你呢?”霍子玉问最后剩下的姑娘道。

  “民女夏兰,也愿意留下,”那名女子道:“侯爷,民女父母六年前将年仅八岁的民女卖到妓院,王道德去年底去妓院,见到民女,替民女赎了身,然后将民女献给了李师道,李师道又将民女送到您这里,所以民女绝不回老家,因为就算回去,肯定还是要被他们卖掉!所以,民女恳请侯爷让民女留下!”说着便跪了下去。

  霍子玉见状,正待开口起身,只听夏兰又急忙道:“侯爷放心,民女虽然已经快十五岁了,但至今仍是完璧之身,您留下民女也不会给侯府抹黑!”

  “额。。。既然你也想留下,那就留下吧,稍等让阿姐给你安排事情,你先赶紧起来吧,本侯说过了,在我们府上见面或者说话不需要动辄下跪,道万福即可。”

  “谢侯爷!”夏兰闻言,这才起身,一双桃花眼,开心地含笑望着霍子玉。

  薛涛见小红与夏兰留下,另外两人要走,于是对二人说道:“你们且跟我来,我去给你们取银子。”说着叫上春桃便离开了,二女再次给霍子玉一福,千恩万谢,随薛涛去了。

  霍子玉没把今天义释二女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在他看来,仗义放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他没想到,今天这件事居然在未来帮了他一个大忙,甚至在一次军阀大战中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地攻克了一座城,这是后话,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