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一山不得不惊叹,连小说都不敢这样写的故事,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尹抗算得上是第一批发家致富的人。

  三十年前,大学毕业的尹抗放弃体制内的待遇,辞职去了沿海地区。经过几年的打拼,他从一个小小的质管员做到了工厂副厂长。

  他从事的是光学镜片这行,这与他的学业有着很大的联系。有着丰富理论基础与实践动手能力的尹抗,在当时科技还处在初始阶段的时候,他带领着企业杀出来一条血路。一度,他的光学镜片公司成为全国的领头羊。

  他的老板起初为留住他,许以他股份。

  结果,年底的时候,老板却以亏本为理由,拒不给他分红。

  一怒之下,尹抗带人出走,成立了一家新的光学镜片公司。短短的三年,他便将原来的东家踩在了脚下,迫使原东家将工厂公司转让给他。

  过五年,光学镜片领域,尹抗的名声已经如雷贯耳。

  让许一山没料到的是,尹抗居然就是逸阳人。

  名声在外的尹抗,自然会得到逸阳市的注意。于是,逸阳市便委派了一名副市长,亲自去拜访尹抗,希望他能回乡投资。

  尹抗的家乡情结很重。他二话没说便跟随逸阳市回来了老家。

  逸阳市希望他在家乡投资建设一座光学镜片工业园,而尹抗却对投资建厂没有太多的热情。他将目光投在了旅游开发这一块上。

  在尹抗看来,技术总有被超越的时候。而旅游,却不可复制。

  双方一开始就在投资领域发生了分歧,尹抗甚至当着领导的面拍了桌子,申明如果逸阳市政府不支持他开发旅游事业,他将拒绝投资。从而埋下了如今的惨淡结局。

  逸阳市知道在改变不了尹抗主意的情况下,同意了尹抗开发桃花源景区的意见。

  这一同意,彻底将尹抗带进了深渊。

  尹抗与逸阳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开发协议。由尹抗投资,逸阳市政府在土地、政策上予以配合。前十年,景区所有收益归尹抗的旅游开发公司。十年后,逸阳市政府以股东身份进场。但是,在股份的分配上,逸阳市最多不能超过总股本的一半。

  说白了,无论旅游公司经营得怎么样,尹抗都必须控股。

  旅游公司成立后,尹抗一次性投入了三亿。这已经是尹抗投资的极限,他甚至将光学镜片公司也抵押给了别人,斥巨资全力打造桃花源。

  事实上,尹抗的投资很快便得到了回报。一些有识之士主动找到尹抗,希望进入股东队伍。

  恰好那年光学镜片市场不景气,尹抗的公司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如果不从光学镜片事业中抽身离开,他将陷入沼泽泥塘。

  于是,他忍痛将光学镜片事业变卖了,全心全意来打造桃花源景区。

  尹抗也没想到,一个景区投进去三个亿,根本不能改变面貌。他不得不下定决心吸引资本进入。

  可是,他的这个建议遭到了逸阳市政府的坚决拒绝。

  逸阳市政府要求,尹抗可以采用借款的方式,却不可以出让股东权益。逸阳市政府认定,桃花源景区只能有两个股东,一个是他尹抗,另一个就是逸阳市政府。

  关闭了光学镜片事业的尹抗,已经再没经济收入。可是开发旅游景区又遇到了大投入的困境。

  尹抗做了一个让他陷入泥潭的决定,他背着逸阳市,出让了部分股东权益,吸引进来了一批资金。

  正因为这一决定,成了他致命的把柄。

  其实,尹抗做这些事,逸阳市政府都知道。只是他们睁只眼闭只眼,从来没有任何人出面干涉,甚至连提醒与暗示都没有。

  矛盾爆发在景区开业之后。

  逸阳市政府突然给尹抗发了一个函件,要求他将景区收益全部纳入公平账户。

  在函件到达的同时,逸阳市派出一个工作组进驻旅游开发公司。工作组要求,所有的经营活动事先都得向工作组报批,得到回复后才可展开。

  这个决定对企业经营活动来说,无异于在脖子上绑了一根锁链。

  果然,效果很快便显现了出来。旅游开发公司为配合需要,申请的举办篝火晚会,以及尹抗斥巨资打造的桃花源大型舞蹈音乐剧被工作组以缺少文艺演出资质和安全为由被否定了。

  藏身大山深处的桃花源,单纯靠山水奇观,显然不足以支撑旅游事业纵深发展。

  旅游游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游人。一个景区缺少人,景区将失去一道最美的风景。

  尹抗之所以愿意花费巨资打造文艺节目,就是因为这些节目也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他希望通过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来吸引更多的游人。

  逸阳市政府坚决否定,引发了尹抗吸收进来的投资人的情绪波动。

  他们在得知尹抗无法改变结局的情况下,纷纷要求撤职。

  逸阳市政府在这时候出面了,他们指示尹抗,要么将这些人的投资退回去,要么承认他的行为为非法集资。

  退投资,尹抗不可能承担这个结果。因为他的所有家当全部投了进来,他现在已经是个身无分文的人了。景区开业之后所有进账,在进入账户之后,被逸阳市政府以各种理由冻结不能动了。

  承认非法集资,后果更严重。那是要吃官司的,说不定他这辈子都将在牢里度过了。

  尹抗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眶里已经盈满了泪花。

  “后来呢?”许一山试探着问。

  “还有什么后来?”尹抗苦笑不下,“我把房子车子所有能卖的东西全部卖光了还帐。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妻子与我离婚,带着孩子去了国外。”

  他凄然一笑,“说句不怕你见笑的话,我把我父母的棺材本都拿了出来了。”

  尹抗被迫将股东投资清退之后,逸阳市政府便安排了一个人来担任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尹抗被安排为总经理。一夜之间,桃花源进去便完全落入了逸阳市政府手里。

  他尹抗成了闲人。

  尹抗不服,一纸诉状将逸阳市告上了法庭。

  二审过后,尹抗败诉。

  许一山好奇地问:“这就完了?”

  尹抗摇了摇头,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我的所有投资都有帐可查,他们想逼我出局,梦都不要做。大不了,大家都死。”

  尹抗做的最后决定,就是关闭景区。

  让人奇怪的是,逸阳市在这个决定上居然没有任何意见。尹抗强行关闭景区后,桃花源很快就成了无人问津的破落之地了。

  “可惜了啊。”许一山惋惜道:“投进来那么多钱,而且已经看到了效益,为什么就不能互相妥协一下啊。”

  尹抗苦笑道:“我知道,他们是想逼我。我反正什么都没有了,就与他们耗到底吧。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守在这里,谁也别想拿我的景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