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世康见第一次计数已经完成,桌上两只杯子都空了,对周大说:“周大,倒酒......”

  “公子,你可不能再喝了......”周大站着不动。

  “让你倒你便倒。”

  “可是......,你可还在病中,怎能喝多了?孔大夫您说是吧?这有病之人还是要戒戒酒的……”

  周大说话的时候,钱六正和青枝用眼神交流着。从钱六的神色里,青枝已经知道他的答案。

  那就是,陆世康眼下是个完全健康的人。

  但他却还是让自己和钱六过来了,为的是什么?

  莫非他是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如果这是他的目的,那么自己眼下其实是有些危险的。

  一旦他怀疑自己,必会想办法弄明白,而自己又是陆府的大夫,常常接触他,必会露出破绽。

  正凝神沉思时,只听陆世康问道:“孔大夫似有心事?”

  青枝突然想到从野外回来时遇到的郑容娟,于是不暇思索说道:“陆公子不知,在下也有伤心之事......”

  “孔大夫也会有伤心之事?若是可以,能否告知陆某一二......”

  “陆公子有所不知,我前日拒绝一女子,原是为了另一姑娘。”

  能遮掩自己女子身份的最好的工具,莫过于另一个女子。

  “原来孔大夫竟然是原有意中之人?即是如此,孔大夫又因何会去相亲?”

  还是那副探究的神色,在矮几对面视察着她。

  “我家母亲喜欢之人和我所爱者非同一人,在下也是无奈前往......”

  说着,做出苦闷彷徨的神色,自己将酒倒满,又一饮而尽。

  陆世康双手环臂,不动声色看着她,眼睛里的神情让人无法猜透。

  青枝喝了一杯后,又自己倒满,喃喃地自语道:“若是无法和自己喜欢的姑娘一起,人生有何意义?有何意义?”

  眼看她又想倒上一杯,钱六连忙将手放在杯上拦住她,道:“你不能再喝了,咱们给陆公子看了病便回去吧……”

  “不,今晚我要不醉不归......”

  她认为自己酒量尚可,因为自己曾经和好姐妹一起喝过酒,八两不在话下。

  所以,她认为自己还可以继续演下去。

  直到四杯酒下肚,眼皮突然越来越重的时候,她才惊觉不妙。

  她忘记了自己眼下并非是那个曾经的自己了。

  她忘记了,古代的这个青枝,不喝酒。她的身子因从未饮过酒而迅速地醉倒,她的头趴在矮几上,失去了意识。

  钱六看着突然间醉在桌上的青枝,无奈摇头说道:“这下好了,这可还怎么回去?”

  出陆府要爬梯,可是那么高的围墙,谁敢背着她爬上去?况且还是这大晚上的,万一一不小心将她甩下来,那可就麻烦大了。

  但要是从陆府大门口出去,又多有不便。陆世康本来就不欲被人知道请大夫一事。这大晚上请了大夫来,还给弄醉了。这可怎么能编出个让陆家老老少少们信服的谎言呢?

  陆世康身边的几个小厮也不知怎么办了,都拿眼睛看着陆世康,打算听他吩咐。

  “今日就让孔大夫在西房睡上一晚。”

  “那我呢?”钱六问。

  “你可回去告诉你家夫人,说你家公子要和我秉烛夜谈……”

  “这......”钱六觉得这个说法不靠谱。虽然没有人告诉过他青枝是女子,但朝夕相处,他早就心知肚明,同时也早就猜出了师傅这样做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