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九思整个人都是傻的,他呆呆捂着脸,好久回不过神来,柳玉茹直接扑在床上,再也克制不住,嚎啕痛苦。

  她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人

  怎么就嫁给这么一个人

  纨绔子弟也就罢了,没个正经也就罢了,若真像叶韵说的那样对她有几分心还好,可他却是对她全然无意的不仅无意,还当她是为了顾家钱财谋算着过来,一心一意想着给她钱和他和离。

  他说那些邪门歪道,听着好听,若真做起来,怕是他刚同她和离,她就要被众人用唾沫星子淹死过去

  她不知道顾九思怎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的想法,想来想去也就觉得,怕是他不满自己被逼着娶了她,故意羞辱她的。

  她也无力解释了,就算顾九思真知道她是被逼着出嫁的又怎么样如他所说,谁有会为了另一个人的幸福,赔上自个儿的幸福顾九思若真的是存了和她和离的心思,早晚是要休了她的,就算不休了她,也绝不会让她过得好。若没有丈夫的怜爱,哪怕是正室,一辈子过得怎么样她不清楚吗

  她娘亲苏婉就是前车之鉴,柳宣之所以没有休了苏婉,一来是因为苏婉忍气吞声,二来也是因为张月儿上不了台面,而苏婉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千金。可柳玉茹呢对于顾家而言,柳家绝对不是他们考量的范围,而她也没有个兄弟让柳家更上一层楼,顾九思若真遇到了一个心仪的女子,根本不可能为了柳家而不休她

  柳玉茹越想越绝望,一想到她只差一点就嫁给自己谋划多年的叶世安,她更觉得已经没了什么盼头。她整个人失了控,趴在床上嚎啕大哭,顾九思被她哭蒙了,好半天,他慢慢反应过来,捂着脸道“被打的是我吧”

  回应他的是更大的哭声。

  顾九思感觉这哭声哭得他一个头比两个大,他赶紧道“别哭了别哭了,我不说了。你哭得我头疼。唉,算了,你吃东西没”

  柳玉茹不说话,继续哭,顾九思肚子咕咕叫,他从早上起来被他爹打,然后打着出去结亲,接着就一直在外面被拉着喝酒,饭没怎么吃,酒喝了一堆,他起身来,到了桌子边上,捻了分点心,倒了杯茶,一面吃一面观察柳玉茹。

  柳玉茹一直在哭,顾九思就不明白,怎么有人能哭成这样子。

  他端了糕点过去,叹了口气道“别哭了,吃吃东西吧,吃点东西,人会高兴很多的。”

  “滚开”

  柳玉茹回了声,顾九思也来了脾气,他看着柳玉茹的眼泪,烦躁道“你这个人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好心当驴肝肺啊我不就是和你商讨一下未来的规划吗你不是喜欢叶世安吗怎么给你指条明路你还哭个没完了”

  顾九思一面说着,一面斜靠在旁边柱子上,吊儿郎当吃着糕点,含糊不清嘀咕道“我和你说你别哭了啊,随便哭一下就行了,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的。”

  然而柳玉茹不为所动,那啜泣的声音不绝于耳,顾九思终于忍不住了,爆发出声道“你到底哭个什么啊”

  他放下盘子,气势汹汹“不就是说未来可能休你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我肯定会给你安排好出路的你怕个什么啊你喜欢的不是叶”话没说完,顾九思突然顿住了,他仿佛骤然明白了什么,猛地睁大了眼,诧异看着柳玉茹,“你不是喜欢我吧”

  一听这话,柳玉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

  喜欢他她怎么可能喜欢这种人

  然而顾九思却仿佛是找到了一切的核心,他又惊又怕,看着床上的柳玉茹,一时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么多年了,头一次有人喜欢他,他感到了有那么一丝小小的羞涩和别扭。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他放柔了声音,态度好了许多,轻咳了一声道“那个,你的心意我明白了,可是,我的确是不能回应你的,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款儿,你别把心放在我心上。如果你要钱,这个是小事儿,我们顾家有得是钱。可是你要是要我的心,这就太难了。”

  说着,他叹了口气,眼里带了怜悯。

  之前想着柳玉茹千辛万苦盘算着嫁进他们家是为了钱,那时候他真的是又气又烦,如今知道柳玉茹居然是为了喜欢他,他心里真是有些替她可悲了。

  他不喜欢这款的。

  他喜欢的女人,应当是自带风流、闪闪发光,和这个世界全然不一样,让人一眼就能被吸引的那种。

  而柳玉茹,普通,太普通;规矩,太规矩了。

  一想到这将是一段无法回应的感情,而柳玉茹又牺牲了这么多,顾九思就有些愧疚了,他也不大声和她说话了,就放低了声音,小声哄着她。

  “别哭了,未来日子还长,你还有时间慢慢想。虽然我不喜欢你,可你既然嫁进来,我娘也会对你好的。我爹娘人都很好,你别担心。”

  她又不是嫁给他爹娘

  柳玉茹差点呕出一口血来。她不想理他,只是一个劲儿发泄着自己的委屈和悲哀。而顾九思就在一旁伏低做小的劝“不哭了不哭了,我给你说笑话。来吃点东西,饿坏了多不好。柳小姐啊,情爱伤身,你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你以后要往钱看,真金白银,那才是最重要的。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想不透这个理呢”

  “来,停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你休息好了,明天我带你去花钱。等你大把大把银子花出去的时候,你就会感受到,人世间如果有什么痛苦无法痊愈,一定是因为你的钱不够多。”

  “来,”说着,顾九思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银票,这是他最后一招了,以往只要拿出银票,谁都能对他笑脸,但他不确定这能不能管用,他将银票放到柳玉茹怀里,认真道,“你也哭累了,抱着这张银票,好好睡吧。”

  柳玉茹没说话,她是真的哭累了,她被顾九思扶到床上,顾九思给她卸下凤冠,脱了鞋,小心翼翼盖了被子。柳玉茹就蜷缩着,抱着银票,在床上抽噎。

  顾九思靠着床坐在地上,听见柳玉茹终于不哭了,身后传来熟睡的呼吸声,顾九思叹了口气。

  他的心好累,好疲惫。

  他一个纨绔子弟,为什么要面临这么复杂又沉重的感情羁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