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出来,顾九思沉默着没出声。

  后来柳玉茹想起来,其实这话是有些暧昧的。只是那时候他们两都没想到这些,他们于感情一事上,都没什么阅历,于是柳玉茹只是想着劝他对她心怀愧疚,而顾九思也只是想着,柳玉茹说的其实也对,他让人家失去的,总得给人家挣回来。

  只是超越叶世安,对于顾九思来说,有些太难了。

  他打小就是在叶世安阴影下长大的。

  他小时候身体不好,一日里总有大半日在喝药,他学东西虽然快,但是看书稍微时间长些,就容易头疼。那时候扬州城大半公子在一起读书,每日晨间抽起来背书时,他看过的便能流利背出来,没看过的就一个字儿背不了。

  但夫子是不会问你为什么没看过的,那是扬州城最好的私塾,最严格的夫子,他只会劈头盖脸骂他不上心。

  叶世安坐在他后面,每每他出了丑,叶世安便站起来,流利背完接下来的。于是夫子上门来时,便要同他爹说上一二。

  他爹娘不忍心骂他,但也时常会夸“叶世安怎的这么聪明啊。”

  他期初躲在被子里哭,江柔见他哭了,便心疼得不行,赶忙劝他“宝贝不哭了,比不过就比不过了,咱们家也不靠读书吃饭,你高高兴兴的就是了。”

  江柔觉得自己安慰孩子,但这些话去就落在了顾九思心里,成了他一直以来的遮羞布。

  他是不敢去同叶世安比的,也不想比,反正他爹娘都说了,他高兴就好。

  如今柳玉茹再如何夸着,他心里都有那么几分害怕。可是生平头一次有人肯定他,说他能比叶世安更好,他又不忍让她失望,于是憋了半天,他终于道“我我试试吧。”

  说着,他慌忙起来道“你先睡吧,我再去看会儿书。”

  柳玉茹点了点头,顾九思便离开了。印红进来扶起柳玉茹,柳玉茹起身吩咐道“你让厨房给少爷炖碗吊梨汤,我听着他声音有些哑,让他润润喉。”

  “小姐对他这么好做什么”印红有些不满,扶着她到了床边,“您就是太心善了些,要不是他,您现在可就是叶少夫人了,哪儿能在这儿操这个闲心您这是嫁人啊这明明是多了个儿子”

  “净胡说”柳玉茹用团扇轻轻敲了印红脑袋一下,她坐在床边,叹了口气道,“印红,以后就别叫小姐了,叫少夫人吧。”

  印红嘟着嘴,不说话,柳玉茹抬眼看她,明白她的意思“我知道你是为我抱不平,可是人得往好的地方看。其实顾九思有一万种法子整治我,可顾家也好、顾九思也好,他们都没有这样做,反而是不断给我让步,这不是我多有能耐,而是他们让着我。他们之所以让着我,也是他们人好心。能走到今天,顾家谁都不是傻子,便就是顾九思,他在外面,你又见他让谁欺负过”

  印红静静听着,柳玉茹瞧着往外轻轻摇动的柳条“这桩婚事,算起来也是张月儿使坏,我爹贪财,把所有气都撒在顾家,现在作威作福,但谁又能忍谁一辈子过些时日,顾家见好好对待你,你也记恨他们,自然有的是法子磋磨你。不如把这些事儿且都先放下,好好过日子。既然当了顾家的少夫人,吃着顾家的米,穿着顾家的衣,就不要有其他太多心思。”

  印红叹了口气,她脸上露出些许哀愁来“是也是这个理,可是,我想想吧,还是替您难过。毕竟叶大公子比姑爷,要好太多了”

  她声音越说越小,柳玉茹听着,却是不免笑了。

  “你别这样说。”

  她柔声道“叶大公子有叶大公子的好,但姑爷也有姑爷的好。其他我且不说,我便问你,若今日这事儿发生在叶世安身上,你觉得可能吗”

  若柳玉茹提刀去堵叶世安,叶世安回家怕就是一封休书,哪里还会坐下来委屈吧嗒的和她谈这些

  印红愣了愣,柳玉茹笑着道“姑爷看着凶恶,其实脾气比叶大公子好了不知道多少。你瞧姑爷的身手,若是真下起手来,哪里会真跑不出去他不过就是不想真的伤了院中的家丁,所以才收了手。而且呀,姑爷比你我想象都聪明多了,你想想,他花了多长时间背完的学而一刻钟怕都没有,叶大公子都没这记性。他就是不上心,”柳玉茹摇着扇子,“若是上心,他怕比叶大公子聪明多了。”

  他比叶世安聪明多了。

  回来拿东西的顾九思愣在门口,他呆呆听着这句话,旁边木南瞧着他的模样,一时有些不明,小声道“公子”

  顾九思抬起手,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他从窗缝里悄悄看了里面一眼,里面灯光温柔,女子坐在床上,笑容恬淡又柔和,像是春日的夜风,轻轻拂过他的面颊,停在他的双眼。

  他静静看了一会儿,直起身来,朝木南招了招手,便领着木南回了书房。

  他点了灯,翻开了书,他静静翻看着书,他突然觉得这一次,他是真心的、而不是勉强的,想要补偿柳玉茹。

  她是个好姑娘。

  他想,他总该让她过得好一些。

  第二天柳玉茹醒的时候,已经是卯时。

  柳玉茹起来后,询问旁边的印红道“大公子昨个儿没回房来”

  印红给柳玉茹插着簪子“大公子昨晚是在书房睡的。”

  “起了吗”

  “没,”印红憋着笑,“木南一早在门外候着了,说叫不起来,让您过去。”

  柳玉茹点了点头,便进了书房。

  书房里,顾九思睡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呼吸深沉又绵长,看上去睡得香极了。

  木南为难站在一边道“少夫人,我叫了好几次了,公子都听不到”

  “无妨。”柳玉茹微微一笑,“端盆水来。”

  于是那一天清晨,顾九思知道了,什么叫醍醐灌顶。

  他被水泼醒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他一抬眼,就迎面看见了柳玉茹的笑容。

  “郎君,睡得好吗”

  顾九思下意识开口想骂人,但他又想起昨晚上姑娘坐在床边摇着扇子的样子,一口气憋在了口中,脸色千回百转。

  周边所有人吓得瑟瑟发抖,顾九思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道“还好。”

  说着,他站起身来,从旁边结果帕子,擦了把脸,然后换上了那一身素色长衫,用写着“勤勉”的袋带子,绑在了自己头上,信心满满道“柳玉茹,我一定会考赢叶世安的”

  柳玉茹微微诧异,随后她忙道“郎君有这样的想法,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柳玉茹,”顾九思认真看着她,“等我考赢了叶世安,帮你挣了诰命,那时候,我们是不是就互不亏欠,你可以寻找你的幸福,我也可以寻找我的幸福了”

  柳玉茹听着这话,嘴角含着笑,转动着扇子道“那是自然。”

  顾九思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你放心,你失去的东西,我都会帮你挣回来”

  说着,顾九思满怀壮志,走出了房门。

  他先是洗漱,然后用饭,因为老师的时间是定下的,他起晚了,只能一面赶着去上课,一面匆忙吃东西。

  柳玉茹跟在他身后,帮他算着时间。

  早上两个时辰的儒学,上完之后,顾九思才喘息了片刻,柳玉茹赶紧让人将饭菜上上来,一面给顾九思夹菜,一面道“郎君,你快多吃些,下午还有课,在这之前你先做点功课,不然晚上来不及。快吃,千万别饿着了。”

  顾九思被逼着迅速吃了午饭,开始做功课。然后就迎来了下午的老师

  一天过去,顾九思做完功课回房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走不动了,柳玉茹扶着他,精神奕奕道“郎君再坚持一下,您还有论语一篇要背。”

  “背不了了”顾九思几乎快哭出来了,“柳玉茹,你让我去睡吧,我真的受不了了,背不了了”

  “顾九思,你清醒一点”柳玉茹怒喝一声,顾九思瞬间一个激灵,站直了身子。

  “能背吗”柳玉茹认真瞧着他,饥饿的恐惧涌上心头,顾九思疯狂点头“能”

  顾九思是背着书睡着的。

  柳玉茹听见“咚”的一声响,顾九思的头就砸在了桌上,她瞧着顾九思睡觉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孩子。他睫毛很长,在夜里微微颤动。

  “烤羊腿”他低喃了一声。

  柳玉茹轻笑出声来,想着她关他那一次,给他的影响也太大了些。

  她轻轻推了推他,温和道“郎君,起身了。”

  “柳玉茹”顾九思迷糊着开口,“对不起”

  柳玉茹微微一愣,她瞧着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的男人,一瞬之间,内心被柔软填满。

  她突然觉得,嫁进顾家,嫁给这个男人,或许也并不是一件坏事。顾九思固然纨绔无能,可对比叶世安,至少他有一点好。

  他有心。

  与叶世安相识这么多年,对于叶世安而言,她或许也不过就是一个世家交往的“玉茹妹妹”而已,了吧

  她轻笑着用扇子敲了敲顾九思,柔声道“起了。”

  扇子把顾九思敲疼了,他“嘶”了一声,捂着脑袋抬起头来,不满道“你做什么”

  “起来,去睡吧。”

  顾九思揉着被她敲的地方,不高兴道“还没背完呢。”

  “不背了。”柳玉茹站起身,“放你的假,去睡吧。”

  听到这话,顾九思顿时亮了眼,他高兴起身,跟着柳玉茹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偷懒。”

  柳玉茹笑着瞧了他一眼,看着他亮晶晶的眼,忍不住用手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嗔道“瞧你这出息。”

  “喂,你别老是打我的脑袋啊,打傻了你就当不了诰命夫人了”

  柳玉茹没理他,招呼着他往前走,顾九思愣了愣,犹豫了片刻后,他道“我还是睡书房吧。”

  “嗯”柳玉茹挑眉,但她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还是想着有一天他们会分开的,所以他想尽可能的不占她的便宜。她叹了口气“郎君,你成亲头一个月就与我分居,我名声上过不去。”

  顾九思被她说得皱起了眉头,他认真想了想,随后道“那我打地铺。”

  柳玉茹“”

  说得她很想让他上床一样。

  “行吧。”

  柳玉茹淡道“地上可大了,你想怎么睡怎么睡。”

  当天晚上,顾九思高高兴兴打了个地铺,他一脸幸福睡在地上时,柳玉茹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很想对他动手。

  她也没遮掩。

  或许在顾九思面前,她已经完全不想遮掩。

  于是她就旁边,抓了一个枕头,猛地朝顾九思狠狠砸了过去。

  枕头砸在顾九思脸上,顾九思一动不动,仿若挺尸。

  柳玉茹冷哼了一声,躺到床上,盖起被子。

  顾九思听到她睡了,才小心翼翼把脸上的枕头拉下来。

  他叹了口气,看着天花板。

  女人的心情,果然阴晴不定,他未来的日子,可想而知能有多难过了。

  后面时日,顾九思每天重复着读书、读书、读书的悲惨生活。过得浑浑噩噩,他每天哭着喊着不读了,柳玉茹就鼓励他“你要努力啊,郎君,一定要考赢叶世安。”

  考赢叶世安。

  考赢叶世安。

  考赢叶世安。

  这句话每日回响,顾九思就开始时时关注叶世安的成绩。

  没了几天,乡试放榜,所有学子都赶着去看,顾九思没参加考试,却比参加考试的还要紧张,他大清早起来,就让木南去打听消息。柳玉茹只看他坐立不安,也不知是在紧张个什么。

  等中午时分,木南终于回来,顾九思看见木南回来,老远就到门口迎接,木南跑着过来,喘着粗气,顾九思急道“怎么样叶世安考得怎么样”

  “解解元”

  木南喘着粗气,顾九思脸色一白,木南怕他听不明白,再重复了一遍“第一名,解元”

  听到这话,这十几天早起晚睡,每日发愁,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爆开,顾九思再也支撑不住,两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

  周边所有人涌上来,大声道“公子你怎么了公子”

  顾九思浑浑噩噩,悲痛欲绝。

  他怎么了

  他要死了。

  第一名

  乡试第一名,未来叶世安还可能考会试第一,殿试第一,第一第一,永远第一。

  他拼了自己这条小命,怕也追不上啊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