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带着五个手下,海六带两个人,留一个下来收拾碗筷。

  他们八个人,有力气大的一次可以背两百斤。

  就算力气最小的也可以一百斤,还可以健步如飞。

  八个人,一次就可以背一千五百斤左右。

  徐芝芝算了一下,来回一趟大约五十分钟,下午最多搬四趟,天就要黑了。

  一个下午最多也就搬六千斤,哎!只能明日中午再来一次。

  徐芝芝之前是没有想过,要搬进空间的。

  他们很快就要有自己的运输队了,想着运输也很方便了。

  哪知,这一次运红薯粉条这么急,还不知道能不能安全运到呢!

  所以徐芝芝就想着先搬一些放在空间里,以防万一。

  她相公喜欢走一步看三步,未雨绸缪。

  徐清和海六带着几个少年就开始搬腊肉。

  他们也不问为什么,只是闷着头搬。

  徐芝芝大约估计了一下,仓库里的白菜干,萝卜干,明天也要装一部分进空间。

  那群少年在搬腊肉,徐芝芝就在四处看看。

  她走到她指挥开垦出来的这么大片梯田,已经种满了油菜。

  翠绿一片,就像柔软是毛毯,十分夺目。

  田地又大又平,一层层搭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花园。

  徐芝芝还喊人做了一些稻草人,做着劳动的姿势,守护着这片绿色的劳动成果。

  看着这一片绿,徐芝芝感觉此处的风也格外的舒服,她心里暖呼呼的,一个人逛也不觉得得冷。

  她想象明年收获油菜籽,再榨成菜子油。

  所谓家里有粮,心里不慌!

  徐芝芝现在也不算只身在这古代了,她有相公,有爹和弟弟。

  只是,想起现代的父母和闺蜜,心里难免会心酸。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回去了!

  整个下午,徐芝芝就绕着新开垦的一片绿油油的梯田,转半圈太阳就快要落山了。

  她回到仓库门口,等几个少年回来搬最后一趟。

  徐风问:“主子,我们搬了这一趟就有七千一百三十斤。”

  “这么多了啊?厉害啊!你们!”

  “嘿嘿!不算厉害,还不够一万斤呢!”

  “今天就先搬这些,明日上午再搬,只要够一万斤就好了,然后再搬一千斤白菜干。”

  “夫人,我们晚上要不要派人去守啊?”海六问道。

  “不需要,天擦黑时就有人会运走的,你们现在人手不够,守好仓库就可以了。”

  徐芝芝又说道:“你们搬完这一趟就准备做饭吃,晚上一定要守好仓库。”

  “今天搬腊肉,这一路香味怕引来野兽,知道吗?”

  “属下明白。”

  “嘿嘿!有野兽来最好,最近都比较少野猪肉熏腊肉了!”

  “是啊!我们过年还要吃腊肉,腊肠呢!”

  “海八,你个吃货,好像我们缺你吃的一样!”

  徐芝芝调侃这个吃货少年。

  “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就是想天天多熏一些腊肉,腊肠,多卖银子,我们也天天多吃。”

  “哈哈哈……”

  少年起哄的大笑:“说来说去还不是吃。”

  徐清喊了一声:“还不赶紧扛起来走,太阳落山主子要回家了。”

  “是。”

  几个少年扛起腊肉就飞奔而去。

  徐芝芝好笑的摇头,表示无语。

  之前洗碗的海九过来锁仓库门。

  谷/span徐芝芝打招呼之后就飞奔而去。

  她尽管呆了一会儿,等海九锁了仓库门才走。

  但是,半路就追到少年们,“加油,我去前面等你们。”

  “夫人的轻功这么厉害啊!”

  “那肯定啦!主子可厉害了。”徐清骄傲的说。

  最先来到的徐明几个喜欢喊徐芝芝主子,后面来的也有喊主子的。

  比如徐海,他觉得自己是徐芝芝的徒弟。

  但大多数喜欢喊夫人,因为夜城和萧黙就一直喊夫人。

  少年们加快速度,想追上徐芝芝。

  但是,那是一种奢望,徐芝芝虽然没有加快速度。

  但是她想去看看放腊肉的附近有没有其它生物,所以也没有放慢速度。

  徐芝芝来到放腊肉的地方,看着一堆像小山一样的袋子。

  好在,她空间里留出来的地方够大。

  徐芝芝没有等多久,少年扛着腊肉就陆续到了。

  等全部到齐了,徐芝芝就喊他们先回去。

  “主子,不要我们在这里等着装上马车吗?”徐清问道。

  “不要了,你看这个地方能进来马车吗?”

  徐芝芝笑眯眯的问道。

  “哈哈哈……老大,你傻啊!”

  “还不赶紧滚进去吃饭,你个吃货。”徐清笑骂。

  几个少年跟徐芝芝道别就飞奔回去了。

  徐芝芝飞跃上树,用内力探查周围的情况。

  等了一会儿,周围没有任何动静。

  徐芝芝用意念控制,一袋又一袋的飞进空间。

  十分钟不到就全部收进去了,徐芝芝没有马上离开。

  她再次飞身上树,再探一下周围的动静。

  这场景如果被别人看见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徐芝芝再三确定没有情况,她就飞身下山。

  天还没有黑,徐芝芝就到了她院子后门口,她悄悄翻墙进去。

  再说,温大管家领着脏兮兮的林子曦上了马车。

  上官老大夫看到脏兮兮的人,一眼没有认出来。

  但是,林子曦认识上官卓云的,因为他是皇宫侍卫。

  他是景安伯爵府嫡三子,官拜正四品,御前带刀侍卫。

  这个职位是林子曦他自己努力的结果。

  伯是爵位,不是官位,是皇帝对贵戚功臣的封赐,一般是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

  上官卓云是御医,所以林子曦认识他。

  他心里惊讶极了,但又不好问,他好友似乎混得很不错。

  温大管家跟林子曦是同窗,两个人年纪差不多今年四十岁。

  温颜兴的祖上往上五代,也就是他祖父的祖父是太傅,所以温府也是很大的。

  太傅是皇帝的老师,一般只是一个称号是一种正一品的加官。

  表明受官者的功绩与崇高身份,但是没有爵位可以传。

  所以到他爹这一代就差不多要落幕了,好在温颜兴中了探花。

  他有才华,再加家族的打点就爬到了侍郎的职位。

  他的嫡亲哥生了一个好女儿,进宫做了皇帝的宜人,温府又开始起来了。

  可是最后,宜人得罪了贵人就被陷害灭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