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名医西华行》义诊活动?”

  季风却听的来了兴趣:“你继续说。”

  “这位是季风季老,我的老师。”

  云珩给许显刚介绍了一句。

  “原来是季老当面。”

  许显刚急忙向季风问好。

  做房屋销售,不了解客户的需求,不是合格的销售,做医药销售,不了解当地名医和知名医院,同样不是合格的销售,许显刚虽然不是销售部的,可在医药企业上班,又这么可能不了解一下州省的医名家?

  更何况屈同还是名家里面的名家。

  “是这样的季老。”

  许显刚急忙道:“我们云米药材种植销售有限公司虽然是一家新公司,但是我们韩总一直致力于推广医药,所以我们云米这一次打算和西亚医院合作,办一场大型的义诊活动,届时由我们云米和西亚医院共同承办,邀请全国医名家前来西华市......”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许显刚几乎是熬到凌晨两点,把整个活动又详细的推敲了一遍,所以今天再说起来,很多细节都详实了很多。



  “为了更好的宣传医和医药,避免作秀,我们的大概规划是,一阵不局限在一地,而是定一个路线,以西华市为心,一路走,一路义诊,尽可能选择一些偏远的山区农村,让边远地区的群众切实的享受到义诊的好处。”

  许显刚道:“到时候我们云米可以和省宣传部进行沟通,新闻媒体记者跟随,向大众展示医最真实的一面。”

  许显刚介绍的很仔细,而且说话很有水平,可惜的是这会儿米诗琳没在边上,要不然又要给小许经理点个赞。

  听听人家小许这个场面话,为了宣传医药,这个大帽子就很喜人。

  “一路走,一路义诊?”

  季风听的眼睛一亮:“这样还真是符合你们的这个主题《全国名医西华行》。”

  可不就是行嘛?

  不仅仅邀请过来,而且还切切实实的行了,许显刚说的没错,这样的话给大众的感觉才更显真实。

  如果仅仅只是选一个地方,不少人可能会怀疑是作秀,可要是一路走,一路义诊,选择一些乡村小镇,这样子就更显真实。

  当然,这样的成本也更高。

  毕竟到时候可不仅仅只是几位医生那么简单,还有记者,一大群人,吃喝拉撒,药材供应,每到一个地方搭建场地,人员这些,成本要比选一家酒店高的多。

  最主要的是,这样的行,记者和一些名医的出场费就更高了,想让人家风餐露宿,就要有足够的代价,要不然谁跟着你一路遭罪?

  “季老觉的可行?”

  许显刚客气的问。

  “可行。”

  季风道:“不管初衷如何,如果真的切切实实去做,这件事肯定是好事,是有益于医药宣传的。”

  云米是个什么情况,季风是知道的,所以季风才说不管初衷如何?

  在这一点上,季风对米诗琳也很喜欢,米诗琳做的很多事在季风看来都是识大体的。

  一些富家千金,是在别的层面,可米诗琳则是在另一个层面,这世上,十之九的男人都喜欢这种默默的在事业上支持自己的女人。

  “云医生觉的呢?”

  许显刚客气的询问云珩,有了季风点头,许显刚的心已经有底气了,可还是要询问云珩。

  “嗯,很不错。”

  云珩还能说什么,除了感动,还能说什么?

  米总编制的网太大,除非云医生拔diao无情,要不然还真没的说,一辈子能遇到这么一位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剩下享受了。

  “那云医生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许显刚已经拿出了笔,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没有了,你们准备的很好,很全面,也很细致。”

  策划方面云珩又不擅长,就刚才许显刚说的,云珩自己都挑不出毛病来,哪怕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可以说许显刚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不知道季老您还有什么补充?”许显刚又询问季风。

  “没有了。”

  季风笑着道:“如果在沟通协调方面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我义不容辞。”

  “那真是太谢谢季老了。”许显刚急忙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

  季风道:“这么一个大型的活动,付出的肯定不少。”

  “季老您谬赞了,这对我们云米也是有好处的。”

  许显刚实事求是的道:“这一次的活动投资固然大,可如果成行,办的好,造成的影响力也是很大的,到时候我们云米必然能一跃成为咱们州省最具有影响力的医药企业。”

  许显刚这个话并非虚话,云米有背景,寻常人不敢惹,现在差的就是知名度,这一次知名度要是打起来,可以说瞬间就能打通整个州省的药材市场。



  义诊活动影响力越大,对云米的好处越多,群众要是有了信赖,到时候各家医馆和医医院都能给患者说,我们的药材是云米药材公司的,质量可靠,这就是口碑。

  “真是精明的丫头。”

  季风笑着对云珩说道:“这是两边都不吃亏呀。”

  云珩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这一幕看在许显刚眼,更坚定了许显刚的猜想,果然是幕后老板,怪不得昨天从米总办公室出来,韩总特意叮嘱他,这个活动只需要考虑影响力,不用考虑成本。

  不用考虑成本,只是花钱,这种策划案,许显刚辈子都没听说过。

  “那季老,云医生,我就先走了,我这边再去和齐院长进行沟通,然后就细节方面进行敲定,这几天就会把活动办起来。”

  “嗯,辛苦许经理了。”起身相送。

  “云医生客气了,不辛苦,不辛苦。”

  许显刚连连道。

  这有什么辛苦的,要不是这一次机会,他现在还只是云米策划部的小职员,怎么可能成为副经理?

  昨天韩总走了之后,他们策划部的一群员工就像是学会了变脸一样,都笑呵呵的迎上来恭喜,就是他们策划部的经理也不例外,只不过经理的笑容略显僵硬,许显刚猜测,经理可能是担心自己篡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