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一段时间没有得到休息的他,身体虚弱。

  看着失去了所有生气,颓废的让人担心的厉墨北,裴淮南再一次来到了他的面前。

  “墨北,接受事实吧,她不会再回来了,你认为就算是在海上飘流,在没有吃,没有喝的情况下,她有能力坚持吗?况且……况且有经验的搜索队,也给了你准确的答案了,不是吗?”

  裴淮南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希望好兄弟可以尽快的走出安幼宁离世的痛苦当中。

  “我只要她。”

  厉墨北虚弱的嗓音,幽幽响起。

  这个世界上,他要的只有一个安幼宁。

  当晚,厉墨北被裴淮南强行送回家,为了避免他因过度思念而失控,裴淮南守了这男人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一夜未睡的厉墨北出了房门。

  裴淮南正在煮咖啡,听到动静后立刻走出餐厅,当他看到厉墨北要离开时,赶紧挡在对方面前——

  “厉墨北,你清醒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找也不会有结果,你的身体支撑不住的。”

  裴淮南语重长心的劝说道。

  厉墨北抬起头,布满红血丝的黑瞳里,有着隐藏不住的悲伤和疼痛。

  “我现在需要用工作麻痹一切,也许……这能让我暂时忘记现实。”

  沙哑的嗓音,彰显着厉墨北此时的痛苦。

  裴淮南叹了一口气,他理解厉墨北对安幼宁的思念,可是……

  “你确定你的身体可以适应繁重的工作?我不希望你倒下。”裴淮南语重凝重的问道,眼神里透着对厉墨北的担心。

  “我没事。”

  知道厉墨北主意已定,裴淮南只好将他送到了厉氏集团。

  回到办公室的厉墨北,脸色憔悴的好像随时会倒下,这让肖勤吓了一跳,寸步不离的守在他的身边,生怕下一刻,他会因为虚弱而昏倒。

  “多安排一些工作,把我所有的时间都填满,我不希望有空余的时间。”

  埋首在文件当中的厉墨北,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可是……您确定吗?”

  厉墨北眉头微皱。

  “去安排。”

  强势的语气,让肖勤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好开始整理新的行程。

  接下来一天的时间里,除了喝咖啡让自己保持精神以外,厉墨北没有吃任何的东西。

  看着一直在用工作麻痹自己,让自己暂时忘记所有伤痛的自家总裁,肖勤充满了担忧。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看完最后一份文件,厉墨北沙哑的嗓音,缓缓而出。

  肖勤点了点头,虽然担心,可是还是离开了办公室,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厉墨北拖着疲惫不堪,仿佛随时会倒下的身体,走到了窗边,遥望着远。

  小结巴,你在那边好吗?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把我一个人丢下?

  甚至……不曾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厉墨北的心传来了阵阵的刺痛,深邃如海的黑瞳里,氤氲着一层水雾。

  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小时候妈妈捡到安幼宁,把她带回家的画面。

  虽然只在一起相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是……那些美好,纯真的画面却清晰的烙刻在他的心里。

  “小北哥哥,你不可以把我丢下,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厉墨北眼前浮现出,安幼宁双手叉腰,一脸认真‘命令’自己的画面,那清脆悦耳的声音,清楚的回荡在耳边。

  “好,我会一直牵着小结巴的手,一起长大。”

  厉墨北清楚的记得,自己对小结巴的承诺,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