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像是在掩饰自己的丑态。

  “其实我也没有偷听。”

  “我一把年纪了,也不可能对你们这种年轻人的事情感兴趣。”

  温老口是心非的说。

  “你说的我都信。”

  林一南叹了口气。

  这话谁信啊?

  看来这次是真的风评被毁了,不过,想来温老也不是将这种事情拿出去散播的人。

  想到这里,他才稍稍有些释然。

  倒不是怕流言蜚语。

  可关键是,自己的确是没有做什么事。

  那得多冤枉啊?

  “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是地里庄家出现状况了吗?”

  林一南话锋一转。

  能让温老如此急匆匆的跑来,甚至开口就是出大事了,肯定是与庄家有关。

  “今天早上我一起来,发现摆在阳台的诱虫草叶子黄了。”

  “起初我还不是很在意,只是以为缺水,为它浇了不少水。”

  “结果,我浇了水,它反而枯萎了。”

  “当时我连忙去看了其他植物,绝大部分叶子都黄了,甚至就连田里即将丰收的农作物,都已经有了枯萎的趋势!”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来找你了!”

  说到正事上面,温老神情变得格外凝重。

  “什么?”

  “植物枯萎了?不会吧?”

  “有什么原因吗?”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发声的不是林一南,而是身边的两名女人。

  林小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连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片刻后,她又折返回来,手里拿着一根诱虫草的根须。

  “没事啊?”

  “我种在院子里的植物,一点事都没有。”

  林小五一脸的茫然。

  董颜托着下巴,略微思索了片刻,又开口道:“既然是一个村子里面,只有特定的本身枯萎了,一部分没有任何状况。”

  “根据我的分析,绝对不是因为气候、天象问题。”

  “这种发黄枯萎,很有可能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她智商一直在线,虽然平时里没少跟林小五急眼,但是在关键时刻,她在第一时间冷静了下来,认真分析事情原委。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温老不由得多看了眼董颜。

  虽说是第一次见面。

  但作为老人,平常就喜欢看新闻,以前没少在央妈电视台上看到她的身影。

  倒也算眼熟了。

  没想到,她比想象中的还要聪明。

  这样的人,也难怪林一南会让其留在身边。

  这些念头在温老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片刻之后,他又开口道:“我也去印证过这些问题,今天一早上几乎整个村子我都看了一遍。”

  “我发现一个相当恐怖的问题。”

  “只要我路过的地方,本来没事的植物,之后接到电话反馈,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小五手里的植物。

  几乎是为了印证人们的想法似的,林小巫手中的植物,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

  见状,林小五连忙抛出去看,发现她昨天种在院子里的各种珍贵植物,全部发慌枯萎了。

  顿时心里破防了。

  “怎么回事啊?”

  “难道你就是灾难的源头?”

  “我昨天买了一堆名贵花朵移植过来,还种了长寿桃,打算这里有棵桃树,将来能够看桃花。”

  “这下全没了。”

  林小五有些沮丧。

  “不可能是温老先生。”

  “因为在他起床之前,植物就已经开始枯萎了,而且向他所描述的一样,跟像是传染病。”

  “一种只在植物之间传播的植物性传染病。”

  董颜喃喃自语。

  正在她思索间,恍若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闪过。

  “毒语者。”

  说出这声的是林一南。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望着眼前枯萎的植物,若有所思。

  “或许,这个所谓的毒语者,正是圆桌骑士专门用来针对林一南的存在。”

  “他要毒害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切农作物。”

  林一南冷声道。

  “啊,我想起来了。”

  “曾经古代也出现过毒语者,传言这一派的祖师爷,曾经是唐王陛下的一名粮官。”

  “平时里矜矜业业的工作,反而遭到奸贼迫害,流落街头差点饿死,最后,他发明了一种致命毒药。”

  “只在蔬果上面的传染的毒药,相传只要触碰过染毒植物的人,身上会散发出一种气味,但凡一接近植物,就会令其发黄,严重者直接枯萎。”

  “因为这事儿,导致全国数十万人因饥荒死亡,甚至连皇室都有人饿肚子,最后紧要关头,危机不知为何突然散去,才逐渐恢复元气。”

  “这可是几乎差点灭国的恐怖存在啊!”

  “之后,此人销声匿迹,没想到,竟然还有后人存在。”

  “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

  林小五忽然开口。

  她一向对植物方面的东西感兴趣,平时里也没少钻研这些东西,打算将来能够帮到林一南的忙。

  正好在前不久,看到了关于这事儿的典籍。

  “又是圆桌骑士!”

  “这群该死的东西,已经触犯到了我古国的底线!”

  “这些丧尽天良的狗东西!”

  一想脾气很好的温老骂骂咧咧,尤其是听到林小五科普一些历史典籍的时候,他心态也失衡。

  虽说现在国泰民安,有许多储备粮食,不像是古代,严重依赖当地庄家糊口度日,但如果放任这种植物性传染病传播下去,灾难程度可想而知。

  放在古代,就是灭国之威。

  但现在,也不容小觑。

  因为,总不可能一直吃储备粮食。

  就算去进口,将会彻底把命脉掌握在别人的手心中,任人拿捏。

  “就怕这种植物性传染病对已经收割好的粮食有用啊!”

  董颜忧心忡忡。

  林小五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至极。

  “我跟上书的记载,就连储粮也会被污染。”

  “但凡被污染的储粮,将会在短短一天之内,发霉、腐烂。”

  “这下真的出大事了!”

  “毒语者太恐怖了!”

  温老一听,这还得了?

  他直接崩溃了。

  “我先去找苏老商量,让接触过被感染的植物的人,不要靠近一切粮食。”

  “林一南,这一次只能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