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中心,总指挥办公室。

  秦元清在一份文件上签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将文件放在桌子上一个角落,将钢笔放下,秦元清站起来甩了甩双手,伸了一下懒腰,打了个哈欠,连续奋战一晚上,才将这段时间积累的下来的文件处理掉。

  “等明年裂变核电站改建工作进入正轨,就辞去这个总指挥!”秦元清嘀咕着。

  到了现在,“金乌工程”第一阶段基本上可以宣布结束,取得圆满成功,可以说基本上实现了当初制定的目标。“金乌工程”开始从第一阶段转向第二阶段,而在第二阶段一开始是比较重要的,后面只需要按部就班即可。

  再者到了第二阶段,“金乌工程”指挥部的作用就会弱化,而是以核电集团及国电集团为主,他的作用在于解决技术,以及利用自己的威望推动项目。



  也因此,秦元清觉得自己差不多那时候就可以辞去总指挥的职务,将工作重心转向反重力技术项目以及“双环太空站”项目!

  如果可以的话,秦元清实际上更喜欢当一个纯粹的教授,给学生们上上课,调教调教那些天之骄子,让他们的嚣张气焰燃烧不起来,少走一些弯路。
  可惜时不我待,一旦错过一个契机,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来新的契机,而且还能不能得到这样史无前例的支持,谁也不知道。

  这几年,因为这几个庞大项目所需要的庞大资金,国家可是不断开源节流,就是想要在确保经济发展不受影响的时候,去完成他提出的这几个大项目。

  可以说,这种信任是空前的,历史上没有哪个科学家能够获得这么大的支持力度。

  转眼间,时间来到了2024年5月1日,京城的一处高等级礼堂中,‘金乌工程’第一阶段表彰大会如期的举行,在大会主持者的致辞与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拉开了帷幕。

  此次的表彰大会,是对于‘金乌工程’一阶段各个参与机构、科研人员中表现优异者,进行嘉奖,此次受邀前来的高校、科研机构代表人以及科研工作者,都是获奖的。
  虽然这不是国家级表彰大会,但是却是‘金乌工程’指挥部的表彰大会,获奖机构、获奖者除了获得一枚造型精致的奖章、一本大红色证书外,还将获得一笔不菲的奖金。

  虽说奖金显得很俗,俗不可耐,学者又往往羞于谈钱,感觉谈钱伤感情,钱充满着铜臭味。但是秦元清还是觉得的,有奖金还是比较实在的,毕竟很多科研工作者,也是很苦逼的,拿到的工资都是属于被平均的。

  有这么一笔奖金,也可以好好改善一下家庭生活,甚至对于一些因为经济原因还是单身的科研人员,也可以好好地放心去找女朋友,完成终身大事。



  这次表彰,只表彰在‘金乌工程’中表现优异的单位、先进个人,并不涉及从华夏研究核聚变开始的功勋性人物,从秦元清编写可控核聚变项目建议书开始,到推动可控核聚变项目获得审批通过,再到现在第二次启动实验取得圆满成功,代表着华夏掌握了可控核聚变,打开了可控核聚变的大门,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能源时代。

  这几年时间,涌现了一批表现优异的集体与个人,他们展现出来的不仅仅是技术方面,也在极高的职业素养和道德品质,通过嘉奖他们,不但是对他们的肯定,也是鼓舞着士气,让科研人员、工程师可以在‘金乌工程’第二阶段有更杰出的表现。



  对于科研机构、科研人员而言,这不但是对他们参与‘金乌工程’过程中的付出的肯定,也不仅仅意味着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奖金,获得了荣誉证书,可以在领域上取得更大的名利。

  更重要的是,只有获得指挥部的嘉奖,才有机会进入国家级嘉奖,秦元清要向上级为科研人员请功,在项目组上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

  只要获得国家级嘉奖,那么这代表着,获奖者评院士基本上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随着华夏诞生出越来越多的杰出人才,评选院士的难度也越来越大,而这其中学术水平、所获得的荣誉都成为评选时的重要指标,当两个人学术水平伯仲之间,一方有获得国家级奖项,一方没有,那么有获得国家级奖项的学者将有更大的机会当选为院士。

  到了现在,院士这个头衔的含金量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愈加地有含金量,只要是华夏学者,就没有谁不想当选院士,这可是华夏最高学术称号!

  谷/span而这一场表彰大会,隆重又低调,隆重是因为级别很高,不管是出席会议的部门之多,还是出席的领导层次之高,都是非常罕见的,甚至科学院院长都亲自出席。说低调,是因为整个大礼堂并没有其他媒体,除了特殊的媒体拍摄下这一有着非凡意义的一幕,作为今后的档案资料,日后人们研究‘金乌工程’,那么这场表彰大会就绕不开。

  这种嘉奖令,也代表着机构、学者在‘金乌工程’第一阶段所作出的贡献。

  秦元清也领到了一枚造型精美的奖章,这个奖章是寸金打造的,一面是太阳花纹,一面是华夏神话中的神物‘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又称三足金乌,在华夏古代神话里,红日中央有一只黑色的三足乌鸦,黑乌鸦蹲居在红日中央周围是金光闪烁的‘红光’,故称‘金乌’作为华夏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鸟之一。

  三足金乌,也代表着太阳,从而代表着可控核聚变!

  此次‘金乌勋章’,总共就颁发了1080块,获得‘金乌勋章’的有机构,有个人。而个人获得者,除了科研人员外,还有行政人员,后勤人员,以及部队战士!

  ‘金乌工程’能够顺利完成第一阶段的目标,除了高校、科研机构以及在科研中心的科研人员外,还包括了行政人员、后勤人员以及警备部队,齐心协力才有这一份成绩。

  自然而然,这嘉奖怎么也不能漏了他们。

  就这么一枚‘金乌勋章’,纯金打造,一枚的重量就是600克,按照目前黄金价格1克500元计算,这枚‘金乌勋章’按照黄金卖,都能卖30万元,更别说其造型精美,做工精致,价值就更高了。

  当然,秦元清相信,应该没有人会愿意卖掉自己付出无数方才挣回的荣誉,毕竟相比起‘金乌勋章’可以卖价格,它所代表的意义价值才是更重要的。



  “钱教授,谢谢你为华夏可控核聚变作出的贡献!”表彰大会结束,秦元清看到下面座位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抚摸着手中的‘金乌勋章’,仿佛它有多么珍贵。

  秦元清认得这份老者,虽然这位老者并不是院士,但是在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领域却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其从30年前加入华科大以后,就专门从事核工程与核技术专业领域,30年时间他坚持每一学习每周都至少给本科学生上一次课,其还是研究生导师、博导,培养了不少杰出的人才。

  而且这位钱教授,从2004年就积极参加可控核聚变研究,始终坚定地认为,可控核聚变是可以实现的,也必将实现的。

  如今已经55岁的他,看起来却满头白发,比70岁的老人还要老好几岁,就是因为这几年在科研中心,他为了完成分配到他身上的技术,带着他的团队经常性加班,透支了太多的生命。

  在秦元清看来,这位钱教授虽然不是天赋型的科研人员,但是他毫无疑问是一位勤劳刻苦的科研人员,在他身上完美地诠释什么叫‘天道酬勤’、‘勤能补拙’!

  这是这一份敢于吃苦、勇于风险的精神,他荣获了一枚‘金乌勋章’,可谓是‘金乌工程’指挥部对他的付出的最大肯定。

  “总指挥,谢谢您,让我在有生之年看到可控核聚变之光!突破了可控核聚变技术,我国再也不用担心能源安全问题,套在华夏头上的一个紧箍咒,终于被解开了!”钱教授郑重地向秦元清感谢地说道:“我想就是此刻我死了,我也可以含笑九泉,然后对着我老师说,老师您可以瞑目了,我们华夏实现了可控核聚变!”

  “钱教授,核工程还需要像你这样优秀的科研人员的付出和努力,才能不断前进,现在可别说什么死不死的!”秦元清有些好笑地说道。

  他其实能够明白钱教授话中所说的他的老师,钱教授的老师,乃是华夏可控核聚变的先驱之一,真正的功勋级人物,同样也是桃李满天下的存在,可惜钱教授的老师在五年前寿终正寝,与世长辞,而离世之前最念念不忘的,不是自己的儿孙,而是华夏的可控核聚变事业。

  他临终的遗言就是,希望华夏不要放弃可控核聚变,能够早日实现可控核聚变,解决华夏自身的能源安全问题,从此为华夏伟大复兴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