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九思对于叶世安的印象,几乎来源于他爹顾朗华。

  他爹虽然是个商人,却是个喜爱诗词的,一心指望他能好好读书,考个功名。

  然而他对读书向来没什么兴趣,打小贪玩,为了激励他,顾朗华便常常以叶世安为榜样教育他,故而顾九思对叶世安的印象属于非常差系列。如今知道叶世安要娶柳玉茹这么个心思活络长得又普通的姑娘,他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

  他勾了勾嘴角,转念一想,他便用扇子戳了戳陈寻,同陈寻道“你找人给我盯着柳玉茹去。”

  “盯着她干嘛”陈寻愣了愣,随后睁大了眼道,“九思,你不是看上柳玉茹了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顾九思一扇子瞧在陈寻脑袋上,怒道,“我是这么没品位的人吗我告诉你,就算全天下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娶她”

  “那你让陈寻盯着她一个姑娘做什么”

  杨文昌有些警惕,他总觉得顾九思什么都做得出来,顾九思挑了挑眉“她今天这么收拾了我,我就算了你们就算了我和你说,她如今可是叶世安的未婚妻,叶世安欺压我们,她如今又这么打我们的脸,我们这样都不反击,还算得上个男人吗”

  杨文昌和陈寻一听,觉得颇有些道理。

  叶世安是他们扬州城所有纨绔子弟最讨厌的对象,叶世安仗着学业好欺压他们,现在他未婚妻也欺压他们,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必须反击

  三人迅速达成共识,陈寻立刻去找他街头小弟安排下去,蹲守在柳玉茹家,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要放过

  三人在那边商量着要怎么对付柳玉茹,而这边,柳玉茹拉着刘雨思一路狂奔回了小院。

  柳玉茹同刘雨思说明了情况,在刘家安抚了刘思雨一番,让刘思雨放下心去之后柳玉茹才回了家。

  坐在马车上,她不免头疼起来。

  这下子,刘雨思是不会嫁给顾九思了,按照顾九思那脾气,他绝对不会娶刘雨思,只要顾九思不同意,他家这样宠他,也不会勉强。只是顾九思和她的梁子,怕是就这样结下了。

  她一贯是小心谨慎的性子,头一次冒失了些,就招惹了顾九思这样麻烦的人,好在她要嫁人了

  柳玉茹想到这一点,舒了口气,放下心来。

  她马上就要嫁人了,只要嫁给了叶世安,顾九思就算对她不满,也要看在叶家的面上,就这样做罢了吧

  顾家可以看不起经商的柳家,可士族出生的叶家,无论如何都是要给几分薄面的。而且,她毕竟只是个小姑娘,顾九思一个大男人,应该也拉不下脸来找她麻烦。

  然而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她便巴望着,叶世安能赶紧回来,将亲事定下来。

  后续几日,柳玉茹一面盼着叶世安回来,打听着叶世安的消息,一面让人看着顾府的动态,隔了没两天,印红就笑着走进屋子来道“小姐,你听说了吗,顾老爷昨个儿,气得追着顾大公子打到了大街上。”

  听到顾九思的名字,柳玉茹的手颤了颤,她低头绣着花,假作无事道“怎的了”

  “听说是为了婚事。”

  印红收整着桌子,闲聊道“顾大公子满大街嚷嚷,说他的婚事他做主,他不答应,他爹娘去谁家提亲都做不得数。顾老爷气疯了,听说去家里提了根棍子就追着打了出来。”

  说这事儿,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柳玉茹也忍不住笑了。

  她脑子里不由得想起那个梦来。

  顾九思这人其实算不上坏,平日也就是行事荒唐了些,伤天害理的事儿倒也没做过,反而是常在扬州城闹笑话。这样一个人,虽然讨厌了些,但是若真是梦中那样的下场,未免也太过凄惨。

  柳玉茹叹了口气,她一时也不知道梦中的事儿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她思索了很久。旁边印红插好了花,见柳玉茹发着呆,便笑起来道“小姐,可是觉得无趣了不若上街买些胭脂吧”

  柳玉茹听到这话,回过神来,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近来的胭脂也用完了,而苏婉的房里也需得增添一些,想了想,她便起身道“那出去逛逛吧。”

  如今长大了,在府里待得日子是一日一日少下去,她便想多对苏婉好一些,能多给她买些东西,就多买些东西,也是她作为女儿的一番孝心。

  她如此想着,同张月儿请示过后,便上了街。

  她刚一出门,陈寻布置的小乞儿便赶紧去了去报了信,顾九思、陈寻、杨文昌正在赌场里赌着钱,顾九思一听柳玉茹出了门,顿时不赌了,拖着杨文昌和陈寻,就气势汹汹找柳玉茹去。

  他们商量好了,柳玉茹怎么对付顾九思,顾九思就怎么对付她。

  柳玉茹让刘思雨学着顾九思最讨厌的样子,顾九思这就去学着柳玉茹最讨厌的样子

  而柳玉茹最讨厌什么

  顾九思琢磨了一下,其他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知道,柳玉茹,很讨厌他。

  毕竟柳玉茹亲口说的若换做是我要嫁给他,我便是立刻投了这湖的心都有了。

  她既然这么讨厌他,他就要赶紧去恶心她

  三个纨绔子弟的思路非常简单,他们直奔了柳玉茹去的地方,他们到的时候,柳玉茹正在胭脂铺里挑着胭脂。她是这里的常客,店家知道,柳玉茹并不是个阔绰的,但她脾气好,为人和善,和那些骄纵的大家千金不一样,所以虽然她出手不算大方,但店家与她关系还算不错,便同她一面聊着,一面给她介绍着新款。

  柳玉茹正看中一款最新的胭脂,她极为喜欢,但询问了价格后,柳玉茹便有些犹豫,正在思索间,她突然听见一声热情的呼唤,声音里仿佛含了蜜一样,大声从店外传来“玉茹妹妹”

  一听到这声音,柳玉茹便僵了身子。她下意识抬头看去,就看见水粉店门口,三个公子哥正提步跨了进来。为首的是顾九思,他一身正红金线绣云纹长袍,头戴衔珠金冠,手中握着一把折扇,面上笑若桃花,艳色非常。而他身后杨文昌一袭蓝袍、陈寻一身青竹绿衣,都手中拿着折扇,跟着顾九思摇着扇子进来。

  这本是女眷呆的地方,他们三个大男人却没有丝毫脸红的意思,其他女眷都吓得赶紧用团扇遮着脸躲开,柳玉茹虽然反应慢了半拍,却还是赶紧回神,转身就往胭脂店的后堂走去。

  “玉茹妹妹”

  陈寻马上反应过来,大步一跨,就拦在了柳玉茹前面。

  柳玉茹赶紧转身,杨文昌立刻又堵住了柳玉茹另一条去路,柳玉茹和丫鬟被三个大男人团团围住,顾九思整个人往旁边柜子上斜斜一靠,懒散道“玉茹妹妹,买胭脂呢”

  顾九思有一副好皮囊。

  他就这么随便一个动作,若是旁人做起来,大约就是没精打彩、软了骨头,他做出来,却是慵懒优雅,还带了几分说不出的艳色。

  印红被这架势吓得瑟瑟发抖,柳玉茹也是强作镇定,赶忙转头同店家道“掌柜的,男客到这儿来,不方便吧”

  听到这话,掌柜立刻反应过来,勉强笑着同顾九思道“顾公子,这里是胭脂店,您看您过来,我这里的客人都”

  “哦,没事,”顾九思抬眼,打断了掌柜的话,朝着掌柜抛了个“懂事点”的眼神,直接道,“今天你这儿的胭脂,我都买了,也不影响其他客人了。”

  说着,顾九思转头看向柳玉茹,放柔了声音道“玉茹妹妹,你想要什么胭脂就拿,哥哥送你。”

  “顾公子,您说话注意分寸”

  印红终于爆发出来,颤抖着声道“我们家小姐,是清清白白正经人家的姑娘,您这样,您这样”

  “我怎样”顾九思笑着询问,“小丫头,你说说,我怎样了”

  “顾公子。”

  柳玉茹露出委屈又害怕的表情,颇有些惶恐道“我不知您今日寻玉茹是做什么,玉茹与您云泥之别,向来没什么交集,若是我兄弟家人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您见谅。”

  柳玉茹想明白了,顾九思今天就是来找麻烦的。她躲不掉,当务之急,就是千万保住名誉,别让其他人以为她和顾九思有什么私下交往。所以她上来先撇清了关系,然后暗示大家,是其他人得罪了顾九思,她不过是受了牵连。

  顾九思看见她这模样,顿时有些牙酸,还没开口,就听着柳玉茹继续道“顾公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便为我兄弟家人为您道歉,烦请您不要继续为难我了吧”

  说着,柳玉茹眼眶说红就红,旁人看来,完全是一副良家妇女被欺凌的模样。

  旁边杨文昌和陈寻顿时有些慌了,他们良心上有了谴责,竟就这么把人欺负哭了他们是不是过分了点

  然而顾九思却是清楚知道柳玉茹那些小九九,他“嘶”了一声,忍不住感慨道“你可真能装啊。”

  “顾公子”柳玉茹一听这话,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

  杨文昌慌乱道“九思,要不算了”

  顾九思一看旁边的人倒戈,心里火蹭蹭就上来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他有些忍不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决定使出一个两败俱伤的绝招。他笑起来,脸上表情如春风化雨,温柔道“玉茹妹妹,你哭什么啊。我不是为难你,我是喜欢你啊。”

  柳玉茹听见这话,脑子顿时有些发蒙。

  她呆呆抬眼,看着对面强作深情的男人,她有一种一巴掌抽在对方脸上的冲动,然而她还要故作娇羞茫然外加几分震惊“顾公子,你切勿玩笑”

  “玉茹妹妹,”顾九思上前了一步,柳玉茹后退了一步,顾九思看着对面那矫揉做作的姿态,忍住了把人扔到外面湖里的冲动,柔声道,“我哪里是玩笑我是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今生今世,非你不娶”

  柳玉茹“”

  她感觉她输了。

  论脸皮,她真的赢不了顾九思。

  看着柳玉茹几乎伪装不下去的样子,顾九思忍不住,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柳玉茹看这样子,算是明白顾九思有多小气了。她沉默了片刻,知道再这样下去,顾九思怕是会追着她不放。

  她叹了口气,干脆小声道“顾公子,上次的事,我同你道歉。那也是无奈之举,女子闺中名誉重要,是我不是。今日您找了我麻烦,也算还回来了,还请您高抬贵手,可否”

  顾九思听着柳玉茹的话,皮笑肉不笑“不是说嫁我就跳湖么我现在都和你求亲了,赶紧,时不我待啊玉茹妹妹。”

  说着,他下巴扬了扬,小声道“护城河就在你后面,去跳。”

  柳玉茹没说话,她抿了抿唇,整个人都气得发抖,压着火气道“顾公子,你一定要我跳了这河,才肯罢休”

  顾九思想了想。

  其实看见柳玉茹被他气得发抖,然后和他认认真真认错,他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没那么生气,他也失去了戏弄柳玉茹的意思,于是他琢磨了片刻后,露出一抹笑,摸了摸下巴道“也不是,但你得说一句,叶世安是个大混蛋,不如顾九思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才思敏捷人品端正。”

  这些都是以前他爹夸叶世安的。

  听到这话,柳玉茹有些懵,她张了张口,磕磕巴巴,努力回忆着刚才的词语,小声道“顾公子说的是,叶叶公子是个大混蛋,不不如您玉树临风、英俊”

  “潇洒。”顾九思提醒她。

  “对,”柳玉茹点点头,继续磕巴道,“英俊潇洒、才思敏捷、人品”

  “端正。”

  “嗯,端正。”柳玉茹继续点头,赶忙道,“您乃正人君子,品行高洁,断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女子的。”

  顾九思听到这话,“啧”了一声,随后道“你这人还怪会说话的。行了,”他抓着胭脂盒在手里抛着道,“走吧。”

  得了这句话,柳玉茹如蒙大赦,赶紧就要离开。

  然而提着裙子才往外走了几步,顾九思就叫住了她“等一下。”

  说着,顾九思抬眼看向内堂里正用扇子遮着脸的姑娘们道“大家一人挑一盒胭脂吧,记我账上。”

  听到这话,姑娘们对视了一眼,随后想了想,有几个大着胆子,就走了上来。

  有了人开头,大家就都去挑挑拣拣,顾九思也不说话,提着扇子,同自个儿小厮吩咐了一声留着给钱后,就招呼着杨文昌和陈寻走了。走到柳玉茹身边,他上下朝着柳玉茹一打量,扬了扬下巴道“站着做什么去选啊。”

  柳玉茹愣了愣,顾九思挑眉“瞧不起我”

  “不敢,只是”

  话没说完,顾九思突然将一盒胭脂扔给了她“拿着,再挑几盒。以后嫁给叶世安,”他压低了声音,漂亮的眼里带着光彩,认真道,“给我好好收拾他,嗯”

  说完,他便大笑着,带着人走了。

  柳玉茹愣在原地,她捧着手里的胭脂,呆呆想着顾九思最后那一挑眉的样子。

  这盒胭脂,正是她方才舍不得买的那盒。

  而顾九思走出店去,杨文昌有些奇怪道“你送她们胭脂做什么”

  “怪不容易的。”顾九思摇着扇子。

  陈寻有些奇怪“什么怪不容易的”

  顾九思叹了口气,有些怜悯道“就是刚才她突然一转口气,和我道歉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姑娘也没这么讨厌。”

  说着,他抬手翻过扇子,遮住头顶的阳光,抬头看向春风楼翘起的屋檐下挂着的风铃,皱着眉道“我才想起来,这么欺负她,好像有点不厚道。毕竟,”顾九思抿了抿唇,“她也活得怪不容易的。”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