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会,诺顿馆,会议厅

  李龙渊随意靠在壁炉前的软沙发上,头舒适地枕着垫子,两膝微屈。

  这是一间欧式装修风格明显的厅室,四周墙壁都制有栩栩如生的高大精美浮雕,全是北欧神话里众神经过美化加工后的形象。空间大到足以容纳三百人集会。

  馆内同样有不少来往走动的狮心会成员,他们偶尔投向少年的目光无一不带着崇敬或畏惧。

  他是唯一一个还没正式入学就被校长破格提拔为狮心会荣誉会员的人,如今更是坐在一般只有会长能坐的位置。

  可没有一人敢出来指责什么,自他击败新生王凯撒和他手底部分全副武装的学生会成员时,他们就该知道这位是天生的君主,学院未来的领袖人物。

  也没人敢上来打招呼,尽管少年表现得异常随和,可谁也不敢把君王的仁慈视为无物。古时的皇帝通常性格喜怒无常,动辄雷霆雨露。

  “抱歉,李学弟,我刚处理完公务,来得晚了。”

  身材高大如熊罴,脸周蓄着一圈淡黄疵须的年轻男人忽然出现在少年身侧不远处。

  看起来有点像年少的国王和手底下威猛的将军组合。

  “没事,学长贵为狮心会会长,忙些是应该的,我今天恰巧很闲,等得起。”

  少年笑着拍了拍沙发侧座,站起身来。

  他的身形挺拔修长,和安瓦尔立于一处,更显露出贵气与优雅。

  “你要的资料在档案室,随我来。”中东汉子说,他早已知道少年的来意。

  李龙渊跟在他后面,绕过馆内错综复杂的长廊,在一间特殊电梯前通过指纹检测后,搭乘电梯抵达位于诺顿馆负一层的档案室。

  这里空间明显要比地面上更逼仄,根根坚硬的银白金属栏杆横竖交错形成一道道不锈钢门,完全挡在刚出电梯的二人前方,李龙渊隐约可以看见尽头的那扇厚重的铁青色金属门。

  “诺顿馆档案室的安保措施不亚于美国联邦银行储备金库,那扇90吨重的金属门完全可以阻挡住任何单兵热武器的袭击,进入者每待三十分钟就要被警告重新做一遍虹膜检测,否则金属门会在一秒内降落封死,安置在内的空气泵会逐渐抽走氧气,填充进其他不可供生物呼吸的气体,例如氮气。”

  安瓦尔朝李龙渊介绍着,学院对血统精炼技术的看管原比他想象地要森严。难怪正统这么多年都没有搞到资料。

  “可是爆血技术,不是有不少人都会么?”

  李龙渊问出心中疑惑,确实,昂热,安瓦尔,还有一些狮心会的杰出成员或多或少都学过一些。

  “你亲自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安瓦尔蛮有深意地看了男孩一眼,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里面得到等同的收获。

  “对了,档案室内的任何资料都是不被允许带出的,学弟你最好在里面看完再出来。”

  最后,中东汉子又贴心嘱咐一句。

  “知道了。”

  男孩摆摆手,就在最外侧门前站定,推开门锁冰冷触感的金属盖,将眼睛凑上去对准上下移动的光线。

  “虹膜识别检测顺利通过,进入者身份确定为李龙渊,预科生,学号CN20101587。”

  诺玛机械的电子女音响彻在空荡长廊里,一扇扇白色金属栅栏门开始自中间分开,伴随着低沉的咯吱声移向两侧。

  李龙渊一路走进去,原以为那道需要人工钥匙打开的铁青色厚重金属门也在缓缓升起。

  身后的栅栏门开始一道接一道闭合。

  男孩没有犹豫,跨步走进去。

  里面明明是一间藏书档案室,书桌,毯子和速溶咖啡却一应俱全,更像是老年人书房。

  排排深棕色楠木书架上,每本厚重的书籍都带有齐整编号,更有些是古老的羊皮卷,泛黄的扉页表明它曾经历过的悠久岁月。

  李龙渊没有着急找到有关血统精炼的资料,而是缓步在层层书架排成的通道里走着。

  《龙族编年史》《炼金术的起源》《言灵周期表·详解》《龙文古语学》等书依次出现在他眼里,宽厚的书脊上还用拉丁文印着作者的名字,都是些大名鼎鼎的人物。

  终于,他在这排书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一卷羊皮书,上面灰尘蒙昧,没有编号,显然很长时间未曾有人翻阅。

  李龙渊知道这就是正统一直不曾掌握的“爆血”技术了。

  伸手打开,面前璀璨的金色文字好似一个个从古老泛黄的羊皮纸里跳出来,男孩只觉得眼前无数符号跳动着,这些符号如同化作二进制信息流般传输进他的大脑。

  它们全是由龙文写就,一共一百二十一字,包含的信息却广袤无垠。

  很多学生仅仅看了一眼便有些头晕目眩,更有甚者差点昏倒在里面,要不是诺玛及时提醒,他估计会因为没按时做虹膜检测被困死在里面。

  “坏了,忘记提醒李学弟看译本,别碰原作的。”在外面的安瓦尔一拍脑袋,虽说译本的信息量不如原本那么庞大,可至少易于接受。

  爆血这东西,听起来高大上,没人真敢用上几回。

  这是拿自己的命去和魔鬼作交易,出卖的赌注越多,总有一天魔鬼会收下你完整的命,让你身体变作死侍一般不人不鬼的存在。

  李龙渊脑袋愈来愈涨,如同创世之初的宇宙般极限膨胀,最终隐隐一声雷鸣炸响,混沌驱散,天地一片清明。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又处身于富丽堂皇的大殿内。

  “到家了。”

  男孩这次很是熟络地一屁股坐在阶下铺设的华丽毡毯上,盘膝对着端坐于王座的年轻人。

  “说吧,这次找我来什么事?”

  李龙渊反客为主,率先发问。

  皇帝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按在威严龙首造型的扶手上,略带新奇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

  倒是,有趣。

  “封神之路很早以前就被人断了。”

  皇帝薄唇掀起,一出言便是石破天惊的隐秘。

  “我知道。”

  男孩点点头。

  “哦?”

  这次皇帝倒是显露出诧异之色,以他的见识与判断,男孩应该没有了解过这些。

  “因为他没有走完这条路,那就是这条路有问题。”

  男孩出言,语气里带着坚信。

  皇帝恍然,原来长生如他,也不能完全洞穿窥察世间百物,特别是人心。

  这种毫无根据的信念,真的是没有道理,却又让人觉得莫名可爱。

  “我可以帮你把路续起来。”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失态,皇帝急需挽回自己的形象。又或许,他是在领引少年走上这条路。

  总之,这样一条令无数混血种渴望的路就这么轻易放在李龙渊面前,只等他如走石子路一般轻易走过。

  “路由自己走出来,心里才踏实。这种不劳而获的好处,总感觉会害死人。”

  少年理智拒绝,没有犹豫。

  这个家伙从第一次出现时就在用各种手段诱惑自己向他靠近,现在更是采用怀柔政策,手段使用起来更为隐蔽。一个红色国家的战士是不会接受封建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

  “好吧好吧,就知道你不愿意。”

  皇帝无奈地说。

  “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红着眼眶大吼着,把力量给我的!”

  皇帝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尊贵的玄黑袍服如水银倾泄般抖落下来。

  “我才不会说这么中二的话。”少年撇嘴。

  面前的一切瞬间如泡沫般消散,无影无踪。

  “滴,请进入者例行虹膜检测。”

  不知不觉,三十分钟已经过去。

  李龙渊再次扫了遍眼瞳。

  从漆黑金属仪器的倒影里看到,他的黄金瞳已经无声点燃,隐隐有银亮电弧闪烁,在斑驳的外壳面反射着刺眼的光。

  好在虹膜检测有惊无险地顺利通过。

  “这是怎么回事?”

  男孩低声自语。

  体内的血液好似奔腾起来,每一分每一秒都带动起磅礴力量。他的身体正在接受龙血潜移默化的改造,好像体内某种枷锁不可逆地开启了一般。

  “该死的。”

  男孩心神莫名有些慌乱,照这个进度下去,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因为血统纯度远超临界血限逐渐失去意识,沦为死侍。

  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他又依照身体本能镇定下来,自小培养的静室炼心效果显著。

  男孩条件反射地默念起那篇无名古经,体内不断升腾起的力量逐渐蛰伏下去,燃烧的黄金瞳也随之黯淡。

  这种状态好像被压制住了,尽管李龙渊还是能感受到身体一刻不停的变化,却不再如之前那般茫然无措。

  就像给原本野性难驯的俊马套上缰绳,多了掌控驾驭的权力,结果便完全不同。

  “李学弟,你终于出来了。”

  看到李龙渊身影出现,安瓦尔迎上前,隐隐有些后怕。

  “嗯。”

  男孩应了声,今天脑子里接受的信息量有点大,需要回去好好消化。

  “那就好,爆血这技术,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安瓦尔生怕男孩会陷入这种力量增幅的快感里无法出来,他可不想加入执行部后,在某天接到围杀李龙渊的通知。

  “我知道,多谢学长关心。”

  男孩点点头,挥手告辞这个中东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