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便极为谨慎地将灵识全力催动开来。

  虽然还没有将战帝级别灵识力量全部催动,可是也将近催动了五分之一左右,来提防眼前真传区域当中或许会出现的地阶顶级又或是半步天阶级别大阵。

  不过,在这处真传区域当中走了半天后。

  并没有发现任何一道半步天阶级别大阵,叶辰反而发现了一处较为雅致的庭院,在这处庭院周围种植着一些地阶低级级别灵草以及花朵,显得较为幽雅,同时在庭院外侧还有着一处池潭,当中种植着不少地阶中级级别的冰叶荷花,显然这处庭院主人。

  应该来历不凡才对!

  “这处庭院周围有着数道阵法所笼罩,想要进入当中的话,恐怕必须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行。”

  将灵识催动开来。

  朝着眼前庭院周围一阵四处检查过后,叶辰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一阵暗道。

  要知道。

  在这庭院周围的阵法恐怕至少也不下数十道左右才对,至于这些阵法的品阶由于在没有触动的前提之下,叶辰也无法摸清。

  不过按照这处庭院主人所种植的这些花草来看的话。

  恐怕大阵的品阶,至少也是地阶顶级及以上才对!

  “砰!”

  想到这,叶辰便没有任何犹豫,随即直接轻轻弹出一道九焱剑火所凝聚而出的赤色火焰,朝着这处庭院位置落去。

  但,下一刻。

  只见叶辰所弹射而出的这道赤色火焰,便直接被庭院外所笼罩的阵法给当场吞噬。

  “若是我没有感受错的话……”

  “在这庭院四周的阵法,乃是几道地阶顶级组合阵法,至于在庭院当中似乎也有着几道地阶顶级级别阵法守护!”

  “这倒是有些棘手!”

  “难怪这真传区域当中无人愿意前来搜寻,看来不但风险极大,同时想要破开这地阶顶级级别大阵的话,难度也不是一般巨大!”

  将眼前的阵法品阶查探清楚后,叶辰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随即一阵自语道。

  毕竟地阶高级阵法在经历数千年的时间都可以困的住武宗境一重修为的三目巨猿,可想而知这地阶顶级组合阵法至少都可以困得住武宗境十重以下的任何武者才对!

  尤其是杀阵的话。

  恐怕可以当场秒杀任何武宗境十重修为以下的武者又或者是妖兽!

  “咦……”

  “等等!”

  “在通往这处庭院大门前的道路之上,居然也有着阵法包裹?”

  正打算前往不远处这间庭院查探一番的叶辰,此刻在感受到身前脚下的阵法波动后,顿时整个人微微一滞。

  在他脚下这片充斥着杂草的碎石路上,所隐藏着的阵法波动极为隐匿,甚至还要比先前他所落入的拿出组合困阵更为隐匿!

  若不是他将灵识力量运转三分之一左右程度的话。

  根本无从察觉!

  “这难道又是跟先前一样的幻阵加困阵组合阵法?”

  “不会有人给自己的庭院外面弄一杀阵吧?”

  感受到脚下不远处的阵法波动痕迹后。

  叶辰顿时忍不住一阵苦笑道。

  沉呤片刻后,叶辰并没有着急动身,而是朝着周围一阵仔细地观察起来,很快他便发现在这处杂草碎石小路之上。

  似乎别有一丝用意。

  当下,他便将灵识催动开来,以地毯式搜寻的程度,然后来观摩眼前这条道路之上所隐匿的地阶顶级阵法留下的痕迹。

  “原来这是一道奇门八阵……”

  “只有懂的奇门八阵的武者才懂的如何从这条小路前往这处府邸的位置,否则的话,便会陷入幻阵与困阵当中,无法离开。”

  大概过去半柱香的时间后。

  叶辰顿时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随即便一阵缓缓开口自语道。

  要知道。

  眼前的这条小路当中,每一处杂草以及碎石的摆放位置都有着讲究,若是一但踩错的话,便会直接陷入困阵当中。

  可若是踩对的话,便会轻而易举,如履平地一般直接前往那处庭院门口。

  想到这,叶辰便按照奇门八阵的位置,直接朝着脚下第一处碎石路径位置踩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

  踩在这处杂草碎石路径之上后,感受到脚下的地阶顶级阵法并没有被自己所激活,依旧毫无动静后,叶辰便一阵放心下来。

  几个呼吸过去,叶辰穿过这条路径,来到了庭院之外的池潭边。

  “咦……”

  “在这池潭当中,居然还有着一只陨落掉的武宗境十重修为妖兽?”

  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叶辰顿时流露而出一丝诧异之色。

  只见在他眼前的这处池潭当中,居然有着一条数十米左右大小,通体幽蓝色的蛟类妖兽尸骸,此刻正散发而出阵阵气息。

  不过,像这种类型的妖兽在下武域当中可谓是极为稀少。

  甚至平日当中根本难以见到。

  恐怕也只有拥有较大海域的中武域当中,如今才能够见到这种类型的妖兽才对。

  而且让叶辰有些微微诧异的是。

  这只妖兽居然能够将修为提升到武宗境十重级别程度当中,按理来说不应该陨落在这处池潭当中才对,甚至想要离开这北武宗遗迹当中。

  都是易如反掌的一件事情。

  “难道说……”

  “这只蛟类妖兽是被这庭院的主人,故意困在眼前这处池潭当中不成?”

  沉呤片刻后,感受到这池潭当中居然有着足足三四道地阶顶级大阵,而且这些大阵的威力都不同凡响时,叶辰顿时一阵明白过来。

  “先来试试能否破开这些阵法……”

  “毕竟这只武君境修为妖兽尸骸,当中若是有着妖兽内丹之类宝贝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不小的收获才是。”

  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后。

  叶辰随即便一阵开口道。

  当下,他便将体内的灵识朝着眼前的这处池潭周围一阵不断地查探起来,看看在经过数千年的时间后,眼前的这处池潭周围阵法,是否出现一些破绽。

  半天过后。

  叶辰终于在这几处组合阵法当中,寻找到了一处破绽。

  但这处破绽并不是一直存在,每当这几道组合阵法在经过流转,重新组合在一起的瞬间时,才能够在那一刻钟寻找到那处破绽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