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是赛车了,就算是坦克,墨景修都能开得流畅自如!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裴瑗的车技也不赖。

  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但她在过弯道玩漂移的时候,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这也相对应的,增加了比赛的难度。

  墨景修不得不打起精神来,打算痛痛快快的,比一场了!

  与此同时,裴瑗坐在车上,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哼,跟我斗,你知道我是谁吗?”

  连续三年荣获全球赛车锦标赛的冠军,裴瑗在赛车方面的本事不是虚的!

  今天,她就是想用自己的实力告诉秦暮晚,自己有多完美。

  像她这样的女人,既漂亮又聪明,家世又好,还具有胆魄,足以让很多女人对她望尘莫及。

  区区一个秦暮晚,有什么资格和她争冷御天?

  好好守着她的墨景修,离冷御天远点吧!

  这么在心里想着,裴瑗油门几乎猜到了底,车开得更猛了。

  她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墨景修的车被自己远远甩在了后头,顿时感到无比痛快。

  纵使你墨景修再有本事又如何?

  在赛车这方面,你也只能做我裴瑗的手下败将!

  不想,这个念头刚结束不久,忽然那辆红色的越野车,出现在了她后视镜的视野中。

  什么?

  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裴瑗震惊的瞪大眼,赶紧继续将油门踩到底,同时开始将车左右漂移,坚决不要让墨景修超过自己去。

  可她太小瞧墨景修了!

  墨景修故意将车往右打,再往左打,来来回回,给人一种很有规律的感觉。

  裴瑗冷笑着心想,就这?

  看我怎么把你堵在后头!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终点了,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正想着,墨景修忽然做了一个往左的假动作,裴瑗赶紧将车往左飘逸,试图挡住墨景修的去路。

  不料就在这一歔隙间,墨景修忽然猛的将车往右打,并踩下油门,一眨眼就从这道间隙里冲了过去。

  什么?

  裴瑗没想到墨景修会耍花招,当即瞪大眼睛,急切的将方向盘往右打死。

  结果不仅没拦住墨景修的去路,反倒是让自己的车,和结实的山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砰!

  巨大的冲击力袭来,安全气囊瞬间弹出,保护了裴瑗的要害。

  裴瑗反应过来后,愤怒的锤了一下方向盘!

  她竟然,输了……

  而且还输得这么狼狈……

  终究是,自取其辱!

  与此同时,赛场上的观众们,看到了比赛中的变故,先是为墨景修用假动作超车的行为发出了喝彩,然后又为裴瑗撞上山崖的情况发出惊呼。

  好在最后,裴瑗还是开着那辆车前盖严重破损的车子,回到了现场。

  大家这才算是安心下来。

  而这场比赛的胜负,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墨景修用超高的车技赢得了这场比赛,也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

  秦暮晚更是激动坏了,见墨景修的车停稳后,立即挺着肚子朝他快步走了过去。

  “景修!”

  “晚晚。”

  墨景修推开车门下来,取下安全帽后,对她温和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