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托贝斯克占据了整个黎明广场的黎明教堂不同,米德希尔堡的黎明教堂位于城市西南部名为“圣卡拉大道”的街道上。虽说是临街建筑,但教堂依然占据了相当大的面积。它贯穿了整个街区,内部除了礼堂和办公场所,甚至还有单独的花园和庭院。

  这座教堂的面积,比托贝斯克的黎明广场要大得多......这也和托贝斯克昂贵的地价有关。

  夏德没敢进入教堂,防止被人发现。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进入,因为靠近圣卡拉大道以后,他便小心的在巷子里将血取出,滴进了眼睛中。再看向黎明教堂门口时,能够非常清晰的看到由血色光晕构成的奥古斯教士的行动轨迹。

  “至少在昨天的这个时候,奥古斯教士还没有出事!”

  夏德得到了这个结论。

  从黎明教堂的门口向外行走的奥古斯教士的身影不止一道,说明24小时内,这位老教士曾经多次在门口经过。夏德选择了颜色最深的那个身影,也就是时间点最靠后的那道身影进行追踪。

  大概是因为城市在建设之初的用途,米德希尔堡市的街道普遍比较宽。道路的两侧,行道树和煤气路灯杆依次交替。



  奥古斯教士从黎明教堂离开后,先是在教堂门口的路灯杆下踱步了一会儿,像是在观察路灯杆上关于“卡珊德拉拍卖行”的广告,随后,他沿着街道向着东边走去。

  教士大概要去做不怎么正规的事情,因此是贴着墙壁,尽量不让人注意到自己。随后,他居然在徒步走到圣卡拉大道和橡树街的街口时,坐上了马车。

  “嗯......”

  看着奥古斯教士浮在空中的身影,如果不是教士坐上了马车,那么肯定是教士学会了保持坐姿飞到空中的咒术。

  “教士这是要去哪里?”

  24小时或者更近以前的教士可以坐马车,但夏德却不行,因为在马车里他无法时刻看着教士的身影又做了什么。

  于是,他只能徒步跟着教士浮在空中保持坐姿的身影向前追。

  从橡树大道与圣卡拉大道的路口一路向南,也就是向着城市偏向山脉的方向前进。经过了两个路口以后,马车拐进了一条叫做松鼠巷的小巷子。

  这是专门山货、松果和皮制品的商业街,今天分外的热闹。

  从松鼠巷穿行过以后,马车又继续向东,在到达米德希尔堡警察厅所在的街道后,向南一转这才停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四十分了,夏德很高兴自己没有跟着马车跑上一整天。

  马车停下来的地方,是一条叫做“鲁夫巷”的巷子,这里类似多萝茜居住的羽毛笔大街,属于那种虽然狭窄,但街道整洁、都是出租公寓的街道。

  奥古斯教士下了马车以后在四周看了看,像是在确定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随后,他开始徒步走进了巷子。

  “教士会是在这里失踪的吗......有要素的痕迹吗?”

  【暂时没有。】

  “好的。”

  夏德点点头,一边打量着四周的街景一边向前走。米德希尔堡市的市政厅似乎很喜欢种树,从他离开那座旧塔到现在,他的视野中从来都没有缺少过树木。

  教士的目的地就在这里,他停在了鲁夫巷中挂着“15号”门牌的房子前。

  夏德看到了教士伸手敲门的身影,随后他走了进去。但接下来并没有奥古斯教士从门口离开的身影,也就是说,夏德不能绕过这里。

  【夏德的血之回响】看到的连续身影,大概是以五秒一个的频率出现,但如果集中注意力并且付出额外的灵,可以看到目视的身影更加连贯的动作。因此,夏德可以肯定,奥古斯教士是敲门后的第五秒,进入了房子内部。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有预约的拜访。而一路上夏德没看到教士有伪装自己的动作,所以奥古斯教士是用了真实的面貌拜访了这里。

  “我的这个奇术可真是可怕,不愧是唯一进化过的......奥古斯教士在米德希尔堡,想要偷偷拜访谁?我记得,教士没打算和本地的圣拜伦斯函授环术士联系,所以,是他年轻时认识的熟人?”



  但不管怎么说,都找到这种地方来了,夏德也不能轻易放弃。他将医生给他的那枚木头纽扣拿出来,摩挲着表面的凹凸纹路,注入灵进行激活,然后登上台阶,轻轻敲响了房门。

  安静的等待了几秒,门内传来了脚步声。他微微睁大眼睛,但那扇门,并没有立刻打开,轻盈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后。

  夏德知道门后面有人,而门后面也知道门外有人。门内门外的人都没有开口,而是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而在这沉默中,耳边的声音已经给出了提示:

  【外乡人,门后是环术士。】

  虽然距离很近,但因为隔着一扇门,因此只能勉强判断是环术士。

  夏德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他现在很怀疑,奥古斯教士的失踪,就是和门后的人有关。

  “请问,您要找谁?”

  中年女人明显带着本地口音,在门内外的沉默中,她首先开口了。

  夏德皱了皱眉头,将医生纽扣的效果取消。既然对方是环术士,就没必要用这种手段:

  “您好,女士,我是作家约翰·华生。”

  他在冷水港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不过他偶尔他也会称自己为“侦探”约翰·华生:

  “是这样的,您也不必打开门。请告诉我,我的朋友拉特·奥古斯教士,是否在你们这里?”

  谷/span“那位老教士?他昨天下午三点拜访了这儿,随后从后门离开了。”

  “后门的位置在哪里?”

  “向左走,进入窄巷以后直走,然后向右拐。”

  那声音说道。

  “好的,十分感谢。”

  夏德轻声道谢,想要离开这里,去确定房子的后门是否有奥古斯教士的身影。

  但门后的声音却叫住了他:

  “先生,请问你和奥古斯教士一样,也是‘我们’这样的人吗?”

  夏德考虑了一下:

  “如果你是指操纵蒸汽金属轮环的机械师,我想是的。”

  贸然暴露环术士身份,只是因为夏德需要在这座城市,至少知道黑市的位置。在冷水港的时候,伪装成“普林赛斯小姐”的蕾茜雅,带他融入到了海港城市的环术士圈子里,但他在这里可是真的没有朋友......除非,多萝茜还有别的灵魂相连的公主。

  “奥古斯教士出事了?”

  门内的女声询问道。

  “是的,他失踪了。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昨天,我为他进行了一次占卜。”

  房门被从内侧打开,夏德看到了门内和他对话的女人。

  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有着黯淡的黄色长发。她穿着一件深蓝黑色的,像是修女袍的衣服,肩膀上披着一件相同颜色的披肩。

  她没有看向夏德的脸,因为她的眼睛上缠绕着一条看起来有些肮脏的麻布布条。

  “昨天的占卜结果似乎预示着死亡,但那位老教士一点也不在意。刚才我还在想,那可怕的预示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我大概明白了。”

  她向着一旁挪了一步,让开门口的位置:

  “请进。”

  虽然眼睛上蒙着布带,但她表现的和拥有正常视力的人一样:

  “如果你需要帮助,‘目盲之家’之家欢迎你。”

  【中环。】

  “那么打扰了。”

  夏德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目盲之家”看起来是一个小规模的环术士组织,而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盲人。

  夏德进门以后,才意识到房子里不仅有开门的女人一个。而在她的介绍下,夏德知道了这里明面上,是为米德希尔堡的目盲残疾人提供帮助的关爱组织,受到本地市政厅的财政支持。

  房子内部非常的整洁,为了方便盲人们行走,走廊和楼梯上几乎没有杂物。女人一路领着夏德从一楼来到了三楼,并最终停在了一间会客室中。



  这期间,夏德看到了不少的盲人在楼道中被人搀扶着行走,或者和其他人交谈。而且,他在上楼的过程中至少遇到了三名环术士,但等级都是低环,似乎这个组织并不强大。

  “这里还真是热闹,不过,这个目盲之家,是城市性的小型环术士组织吗?”

  他暗自猜测到。

  领路的目盲的女人自称“米歇尔女士”,虽然眼睛缠绕着布带,但走路完全不受影响。

  在两人落座后,她还招呼目盲之家中的正常人佣人端来了热茶招待夏德。但本着谨慎的心态,夏德并没有在陌生环术士的地盘喝任何的茶水。

  “拉特·奥古斯教士和我们之间的联系,说起来也有二十多年了。在很早以前,大概是那位老教士三十多岁的时候,他曾来过这座城市,并认识了我们的一位修女。”  米歇尔女士介绍到,她坐在夏德的对面,双手叠在一起放在深色绸布裙子的膝盖上。而提到了“修女”,又想到“目盲”,夏德忽然想起了另一个组织,他曾在【黑暗领域】中遭遇过的组织。

  “三十多岁的奥古斯教士,和你们的修女......嗯......”

  看出了夏德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于是米歇尔女士露出笑意:

  “是的,两个灵魂彼此吸引了。当年我才只有十几岁,见证了这段爱情。但拉特·奥古斯教士还要返回托贝斯克,而玛蒂尔达修女有自己的责任,她是环术士,而教士只是普通人,甚至是正神教会的神职人员......”

  夏德明白她的意思,这是一段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他只是没想到,奥古斯教士年轻时还有这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