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偏偏是你活到了最后?!”

  “为什么,为什么一点梦想都没有的你能活着,而想要带领大家逃离这颗星球的我却要死!为什么!”

  “看看外面吧,那漆黑的黑暗里没有一点光了!我们都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我也不敢去!”

  “都是一样生存在这个星球上的人,为什么偏偏是你,为什么…”

  “推进器为什么无法发动?难道说这颗星球,在阻止着我们离开吗!”

  “到底是为什么啊!”

  ……

  光凸显出了黑暗,黑暗展现出了光明,二者本就相辅相成。

  在宇宙俩大秘技的碰撞之下,先不说二者激荡的强大能量对撞,就单单是在能量交融中,感受到的彼此的共同,就足以让双方陷入沉默。

  透过雷佐利姆射线,从这充满着黑暗与怨恨的光线里,奈克瑟斯体会到了那些绝望,感受到了那些深沉的黑暗。

  因为同样具有类似经历的自己,能够理解这些。

  那些透过雷佐利姆射线传达给奈克瑟斯的,是属于安培拉的过去,是他还没有成为黑暗皇帝,宇宙帝王的时候。

  还是一个,弱小的星球生命的时候。

  “奈克瑟斯!”

  但比起那边的感同身受,甚至在脑海里浮现出安培拉过去的场景的奈克瑟斯,安培拉这边则是根本没有感受到奈克瑟斯的光中蕴含的讯息。

  因为他身上的那一层厚厚的铠甲,黑暗铠甲隔断了他的可能性。

  穿戴着这一身铠甲的安培拉,是无法透过黑暗铠甲,体会到奈克瑟斯的心的。

  所以,本该是双方共同了解彼此,却变成了奈克瑟斯单方面的体会。

  而安培拉,则是在黑暗铠甲赋予的怨念中,逐渐暴躁。

  在漆黑无光的世界里挣扎求生的感受,很不好受吧。

  在绝望到甚至看不清前路的世界里,拼命索取生的希望,很不好受吧。

  在残存的物资与能源耗尽之后,被更快适应了黑暗的生物们猎杀的感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们死亡的感觉,很不好受吧。

  传说之石内,高斯之光开始发出共鸣,以这份光为联系,跨越宇宙,穿越多元,在瞬间透过无数的阻碍,找到了这道高斯之光的主人。

  高斯奥特曼。

  黑暗铠甲加持安培拉,这是存在于设定中的存在,号称这二者合并就足以毁灭宇宙。

  与之相对比的,则是奈克瑟斯的形态。

  虽然强大,但比起安培拉是绝对不如的,也因此,双方的能量冲击逐渐被安培拉占据上风。

  雷佐利姆射线逐渐压制住终极光矢风暴,开始朝着奈克瑟斯那边压过去。

  浮现在奈克瑟斯脑海里最后的记忆,是安培拉的整个星球上最后一丝光明散去。

  整个星球,只剩下他一个生命还苟活着。

  但这一份生命之火在最后关头却迸射出截然不同的力量。

  太阳已经毁灭,星球失去光辉,黑暗沉沦,亘古不变,但这份黑暗,却被突然出现的一丝光亮所驱散。

  这道光,并非来自太阳,也并非来自其他的什么,而是来源于这颗星球,这颗失去了太阳,在沉沦的星球的光芒。

  那一瞬间的极尽辉煌,给予了这颗星球曾经不曾有过的光亮。

  那是无穷无尽的光,是一整个星球的赋予,全部灌入到了安培拉的体内。

  但与之相对的,则是一道与光辉同步出现的漆黑之光,在星球之光注入到安培拉体内之后,这漆黑沉沦的光化作一层层的锁链,在安培拉的身上纵横交错,将他的光芒全部遮盖住。

  这些纵横交错的锁链层层叠叠,最终变成了一层层细微但却坚固的皮。

  黝黑的表皮上,怨念之力升腾,黑暗涌动,之前那极尽辉煌的光的生命体,仿佛只是昙花一现,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但奈克瑟斯知道,那不是错觉,那…才是真正的安培拉星人!

  轰!

  雷佐利姆射线撕开终极光矢风暴,势如破竹般一路飞驰,直接命中了奈克瑟斯的胸口。

  站在左边的奈克瑟斯不出意料的对波失败,极为强大的怨念之力开始封锁他体内的光芒,厚重的黑暗开始吞噬他的身躯,企图将他分解吞噬。

  火花武装抵御住了所有的冲击力和分解,但却无法阻挡这股推进力,导致奈克瑟斯被雷佐利姆射线一路推着,直接被打飞出去,朝着地球坠落。

  安培拉放下手,对波胜利的他却绝不会满足于此,追寻着奈克瑟斯倒飞出去的身形,安培拉卷动披风,追了上去。

  ……

  与此同时,地球上也在进行着一场与安培拉全然无关的战斗。

  希卡利与扎姆夏背靠着背,警戒着面前这四个宇宙人。

  “马格马,布莱克,你们想要干什么!”希卡利持剑而立,这帮家伙趁着这个时候出现在地球上,由不得他多想什么。

  “希卡利,这次的目标可不是你,给我让开!”马格马星人拂过身上的利刺,在来到地球之前,它们已经接下了这个任务。

  作为宇宙猎人,只要雇主有需求,他们就会为雇主带去想要的东西。

  显然,那个货物,此刻就在凤凰巢里。

  “你们这些鬃狗,向来都是无利不起早,地球上有什么值得你们猎取的东西吗?”扎姆夏是宇宙剑豪,在闯荡宇宙的过程中,这些宇宙猎人他也打过不少交道了,自然知道这些都是一群什么玩意。

  “那件事与你无关,扎姆夏,现在离开的话,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另外的宇宙人,希波利特星人(同族)大手一挥,对扎姆夏说道:“你并非是奥特曼,也不是地球人,应该不会想要涉及到这件事里吧。”



  “那可真是抱歉,我刚刚才想试试守护的感觉,现在也是一样。”星斩丸在面前划出一道剑痕,扎姆夏以此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是沙织,它们要来猎取的,是沙织姐!”这个时候,凤凰巢内的切诺星人,也就是日比野过去开口了。

  她本就是流浪者,对宇宙里的某些讯息格外敏感。

  再说了,切诺星人在整个宇宙四散分布,获得的消息自然都是第一手。

  “沙织姐…难道是你们也想要!”未来一惊,立刻反应过来。

  “哼哼哼,被你们察觉了啊。”马格马冷笑着开口:“你们不会知道,那个怪兽少女在宇宙里到底有多值钱!”

  “在流动的宇宙市场里,她可是最顶级的商品。”

  “你们为谁而服务!”希卡利厉喝出声:“你们,是接了哪个宇宙文明的任务!”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希卡利!”这是包围着希卡利和扎姆夏的四个宇宙人中的最后一位。

  电波怪人-瑞秋姆人。

  “希卡利,别说了,宇宙猎人的准则就是这样,它们是不会说出雇主的名字的。”星斩丸上,反射出扎姆夏的侧脸,冰冷异常:“想要让它们开口,只有一个办法。”

  “杀鸡儆猴。”

  希卡利了然,反正是四个,全打趴下以后挨个问,不说就杀一个,还不说就再杀一个。

  总有一个怕死的,会到最后把一切都给说出来。

  “嘁,你们还不动手?!”瑞秋姆人转过头,对着凤凰巢大喊出声。

  伴随着它的话语落下,接二连三传送之光浮现在凤凰巢内,瞬间引起了大家的警觉。

  这么多宇宙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