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寻欢来到园子里的时候,当他看到金肆的瞬间,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虽然他知道金肆肯定死不了,可是看到金肆的时候依然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真的是大哥吗?会不会是人假扮的?

  李寻欢将信将疑的看着金肆的身影。

  “老祖宗,就是那魔头。”李秋云指着金肆的身影叫道。

  李寻欢仿佛没听到李秋云的话,朝着金肆走去。

  “大哥。”

  “嘘,闭上眼,感觉一下。”

  李寻欢有些不明白,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还是又有什么妙缘?

  李寻欢依言闭上眼。

  可是感受来,感受去,什么都没感觉到。

  “大哥,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这不可能,我可是憋了三百年的屁,你居然没感觉到?”

  李寻欢握紧拳头,不用猜了,绝壁不是假冒的。

  “大哥,好久不见。”

  李秋水此刻满脸错愕,大哥?这位也是李家的老祖宗?

  “大哥,可是我这孙子辈怠慢了你?”李寻欢问道。

  “没,我就无聊,想给你个惊喜。”

  “大哥,将轮回眼还给这小子吧。”

  金肆在裤裆里掏了掏,掏出一枚轮回眼。

  李秋云又是一阵惊讶,仙人之眼不是被毁掉了吗?

  怎么又冒出来一颗?

  还是说,刚才自己所看到的只是障眼法?

  然后金肆又拿出一瓶胡椒粉。

  撒了撒,再丢入嘴里。

  “嗯,果然是缺少佐料。”

  金肆看向李秋云:“是不是以为我要还给你?”

  李秋云沉默的低下头。

  这家伙是神经病吧?

  李寻欢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且下去,我自有计较。”

  李秋云一脸哭丧的看和李寻欢。

  “下去。”李寻欢看着李秋云那丧门星的表情,一脸不快。

  “表妹呢?我怎么感觉不到她?”

  李寻欢的表情一阵尴尬。

  “这是怎么了?说来给我乐呵乐呵。”

  “表妹如今在青云观。”

  “她出家了?”

  李寻欢看金肆那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更加mmp了。

  “当年大哥离去后,因为表妹有天人感应,所以修为进境举世无双,我为了追赶她的脚步,所以潜心修炼,结果几十年下来,表妹觉得我冷落了她,随后她就建了个青云观,不再回李园。”

  “好,就应该这样,天道之路,注定孤独一生,区区一个女人,只会影响你的修为。”

  谁要是把金肆的话当真,谁才是二愣子。

  “去把表妹叫回来,我们好好聚聚,顺便再把郭嵩阳也叫来,我都几百年没见他了。”

  “表妹所在的青云观倒是不远,可是郭兄也闭关不少时日,我也不知道他此刻在何处。”

  “就在往北两千里地的一处峡谷之中。”金肆说道:“你去吧,家里我给你看着。”

  李寻欢嘴角抽了抽,你看家?

  你怕不得将我的家给拆了。

  “你肯定是在想我会不会把你家拆了,是不是?”

  “大哥未卜先知,小弟佩服。”

  “三百年了,你都已经学会这么坦诚的承认了吗?”

  “我出去几个时辰就回来,大哥先去休息。”

  李寻欢说着,招来李秋云:“秋云,为我大哥安排住处。”

  “倒不用那么麻烦。”金肆揽着李秋云的肩膀:“带我逛逛。”

  李寻欢颇为担心李家换家主。

  当然了,他倒不是有多心疼李秋云的。

  主要是怕金肆顺手玩崩几个家主。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自己这个来妖怪打算出来与孙子争权夺利。

  “伺候好我的大哥。”李寻欢再次叮嘱道。

  李秋云战战兢兢的站在那,动也不敢动。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您是老祖宗的结拜兄弟。”

  “其实我和李寻欢是表面兄弟,当年我和他都喜欢上了林诗音,可是林诗音喜欢的人是我。”

  李秋云看了眼金肆,自家的老祖母是眼瞎了吗?

  风流倜傥,文武双全,出身名门的老祖宗不喜欢,喜欢你?

  “我们都有了孩子,后来我因为意外,多年未归,回来的时候林诗音已经嫁给了李寻欢,不过她心里始终爱的人是我,然后我们还……”

  一记天外飞踢踹在金肆后脑勺上。

  林诗音飘然落下,李秋云看到林诗音到来,连忙跪地磕头:“拜见老祖母。”

  林诗音淡然看了眼李秋云,她和这代李家的人都没怎么接触。

  就当年李秋云接任家主之位的时候,过来拜见过她。

  “大哥,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表妹啊,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林诗音看了眼金肆,这里距离青云观不过二十里,不管是李寻欢还是她,也就几十息的时间。

  “你的仙人之眼怎么了?”

  李秋云眼角偷偷瞅了眼金肆,然后低下头,什么都不敢说。

  “我就和他开个小玩笑。”金肆咧嘴笑着,然后伸手在嘴里扣了扣,扣出一颗轮回眼丢给李秋云。

  李秋云看着手中还带着辣椒粉和口水的轮回眼,心里百感交集。

  丢掉呗……又舍不得。

  可是自己好歹也是李家家主。

  这么安上去,又感觉丢了李家的人。

  “表妹,听说你和李寻欢分居了,怎么样,有没有打算发展一段新的感情?我已经准备好了。”

  林诗音看了眼金肆:“没有。”

  “小李,有没有兴趣换个祖宗认?”

  “没……”

  “想好再回答,你也老大不小了,估计也有孩子了,你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身败名裂是不是?”

  李秋云要哭了,祈求的看向林诗音。

  李秋云现在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种人是怎么和自己家老祖宗结拜的?

  当初老祖宗没就没打死他?

  就在这时候,一道剑气横贯天际。

  那剑气来的极其突然,势如惊鸿。

  当众人发现的时候,剑气已经来到眼前。

  锵——

  剑气落下,直接钉在金肆的胸膛上,带着金肆的身躯钉在假山上。

  “这……我……”金肆头一歪,当场气绝。

  李秋云被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震惊的合不拢嘴。

  这是剑云派的绝学,长空一剑!?

  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屹立在李园上空。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下方众人。

  李秋云再次失声:“剑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