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顾桀骜醒来的时候,他缓缓坐起身来,就看到了沙发里的男人。

  那个男人双手搭在腿上,仰着头睡着了。

  顾桀骜知道他就是自己的父亲,当然只在照片和视频里见过,真人还是第一次。

  他那双漆黑的眼睛盯了他一会,然后他抿了一下唇,轻手轻脚的下床,并看了眼自己的背包。

  他准备继续逃,不要和他在一起。

  顾桀骜刚拿起包往门口走的时候,护士就进来了。

  “小朋友,你醒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顾连煜平时睡觉就很浅,听到了声音,他立马就醒了。

  顾桀骜准备拉开门就跑,因为护士小姐姐的话一定会把他给吵醒,他得先跑。

  他刚要迈步往外的时候,背包被拉住。

  “又想去哪里?”

  头顶传来那道冷冽的声音,顾桀骜扭头看他一眼,然全他冷声道。

  “你管我,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以前都没管过他,现在要开始管他了吗?他才不要和他在一起,也不要和那些人在一起。

  这时守在门口处,顾桀骜的佣人也进来了。

  “小少爷。”

  一男,两女,男的那个是个中年男人,从小就是他跟在顾桀骜的身边。

  顾桀骜看到他的时候,气呼呼的。

  “你们都给我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们。”

  看着儿子这样子,顾连煜拧起了眉,平时他们不是说他很乖吗?

  不爱说话,只喜欢画画。

  今天他看着也不像是不爱说话的样子,话还挺多的。

  “小少爷,你昨天跑去哪里了?我们都急死了。”

  红月开口道,她纪不大,和顾桀骜关系是最好的。

  她伸手去拉顾桀骜,让他不要再和少爷闹了,不然吃苦的是他。

  顾桀骜此时只想挣脱顾连煜的大手,他只想跑,往外跑。

  可是那只大手力气好大,而且还抓住了他的胳膊。

  “放开,你放开。”

  十四凯穿着白大褂经过,其实他是特意来看看煜的儿子,这小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以前也只是听说,煜从来没和他们说过。

  昨晚见了一面,觉得他长得也太好看了,漂亮得不得了,长大了一定是个极品。

  所以以十四凯的想法,煜以前的那个女人长得极美,才能生下这样的儿子来。

  “哟,煜呀,要不要帮忙?”

  一看就知道,这煜呀拿他儿子没办法,毕竟没一起生活过,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哄不好的样子。

  顾连煜一个头两个大,这小子简直了,咋咋呼呼的。

  他想直接把他给打晕,然后丢到床上,那样就安静了。

  白兰带着苗苗提着早餐来看顾桀骜,才进外间的门,就看到了这一幕。

  苗苗唤他一声,“小乌龟。”

  苗苗看到这场境也吓到了,以为他被欺负了,可是她知道顾叔叔很好,不会被欺负的,那么应该是要打针,他害怕。

  她快步往顾桀骜的身边走来,“你是不是怕打针呀?没事,打针了你的病才能好,我以前天天打的,虽然很疼,可是病好了就不用打了。”

  小丫头的声音脆脆的,在病房里响起。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白兰缓步过来,一脸担心。

  “顾连煜,这是怎么了?”

  他抓着顾桀骜,顾桀骜挣扎着,旁边的几人也在帮忙。

  看上去乱麻麻的。

  顾桀骜看到苗苗和白兰来了,他高声道。

  “白兰,救我,快救我,他们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