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幽的小院中,火桑树摇曳生辉,奇花异草争奇斗艳。火焚天与石昊正在讨论原始真解。

  “竟有此事?”石昊十分惊讶,毕竟这原始真解神秘无比,就是仙界巨头都没几人能了解其来历,更别说这大猫小猫两三只的三千道州了,他上来这么久都没听人提起过。

  “也不是找不到,其实后续的部分已经我也已经有了确切的线索。我给你的传承宝盒,以及你石村古鼎就是完整的超脱篇,只可惜需要仙道法则才能将其融合,是仙道人物才能观摩的无上经文。”

  火焚天为其解释,这世界再没有比他更了解原始真解的人了。

  “看来火兄很清楚这原始真解啊!”石昊眼睛一转,故作惊讶,想让火焚天透露出更多的秘辛。

  火焚天撇了石昊一眼,也不拒绝,这东西终归不是什么不可提及的东西,不用担心说出来被雷劈。当然太隐秘的东西他也不会现在就告诉石昊,粗略的说说还可以。

  “我获得过一些隐秘传承,得知过一些不可提及的秘辛,其中就有着原始真解的来历。”火焚天思考一番,缓缓开口。

  “原来如此,还请火兄告知。”石昊恍然大悟,火焚天的话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惊讶。在几次接触之中,他也发觉火焚天知晓很多的隐秘。

  “完整的三篇原始真解,曾有无上人物称其为第一仙经,它曾引发过滔天血案,仙王巨头为之喋血,它也被称为'天帝都不曾得到的造化'你还要听下去吗?”

  火焚天双目紧盯着石昊,神情凝重缓缓问道。

  “天帝都不曾得到的造化,原来如此!请火兄继续讲述,万般因果尽加吾身又如何,我有何惧?!”

  石昊亦是面色不定,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随后目光坚定,下定了决心。谜底就在眼前,他如何能够错过,当即轻笑一声,坚定不移的开口。

  石昊在下界曾进入太古宝界,在一处古殿之中匆匆看到过一块骨书,其上就有'天帝都不曾得到的造化'这句话,当时有金乌曾言那是它们一族的天帝所留,还爆发了一场大战。当时他就感觉那东西十分不凡,不曾想来历竟如此巨大。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再说几句吧,有些东西为天地大秘,我也是不可说,不能说的。”火焚天也不迟疑,但还是先把一些话说了出来。

  “原始真解来历不可考究,共有三篇,第一篇为神引篇,也就是现在的这一篇,在上界被许多大势力得到过,留下过许多的拓印,有许多巨头都曾观摩。第二篇为超脱篇,不知为何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被我至尊殿堂所得,就是那块存有无上传承的宝盒,另一部分被藏于你石族祖地的药鼎之中,是一只莹白如玉的小鼎,你应该见到过吧?”火焚天继续说道,为石昊细说其来历。

  “什么!竟是那只药鼎?”石昊这下就有点不淡定了,看他激动的表情,显然也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机缘,那小鼎已经在他死亡的时候遗失了。

  “嗯,就是它,说起来你石村祖地真是不凡,柳神,祖器一个比一个来头大。那只小鼎应该是你石族老祖存放的,无数年来竟然没有遗失,真是难得。”火焚天点点头,也很佩服石村祖地的人,能保住最根本的传承真的很难得。

  “不过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这东西没有仙道的修为是别想融合归一的,等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就将那一半找回来了,毕竟时间还早着呢。”火焚天看了一眼神情恍惚的石昊,淡淡开口,安抚了他一番。

  “至于最后一篇名为终极篇,我只知道有无数的大人物都求而不得,它的层次太高,涉及了诸天大秘,不可问,不能言。”火焚天随即闭口,不再说任何关于原始真解的话题,结束了这个话题。

  石昊默默点头,他知道火焚天不会欺骗他,能说的肯定已经全说了,剩下的可能影响太大,不是他们两个凡境修士可以讨论的。

  “丫头,快出来吃大餐了。”火焚天以神念传音,招呼一声正在修炼的火灵儿。

  “知道了哥哥,马上就来。”火灵儿的声音悠悠传来,随即打开了房门,来到了两人身旁。

  “我还有几只神火境的兽神肉身,这次就交给小石头处理,我们今天吃个痛快。”火焚天取出了身上仅剩的几头神火境凶***给了石昊,毕竟这里也就他的厨艺最好,有些丰富的经验。

  “有一头蛟龙,不错不错,这食材还真是珍贵,咦?这不会是元天秘境中的那只碧蛟吧。”

  石昊接过几具神尸,目光粗粗扫过,顿时见到了一个熟人,他对那只凶威滔天碧蛟还有一些印象。此时这般情境再见,颇感惊讶。

  “放心,交给我处理,保证大家吃的满意。”石昊一脸兴奋,拍着胸口大包大揽。毕竟各种吃法他都熟,这方面他可是行家。

  石昊架起他的黑锅,道火熊熊燃烧,不一会儿就有浓郁的肉香飘散而出,蛟龙在锅中翻滚,神兽的肉被烤的滋滋作响,金黄透亮。

  汤汁浓香,晶莹透亮,丝丝神曦从锅里散发而出。几人也不言语,围在黑锅旁边大快朵颐。不得不说,石昊这手艺很不错,应该是经常干这种事。

  蛟龙肉质鲜美,浑身充满了神性精华。石昊烹饪得当,浓郁的肉香让人口恨不得将舌头都吞下去。黑锅中每一滴汤水都充满了能量,大补至极。这顿饭众人都吃的痛快淋漓,每个人都皮肤通红,璀璨的神曦挡都挡不住,从毛孔之中散发而出。

  半晌之后,所有的神兽宝肉都被几人消灭干净,汤汁都一滴不剩,就连蛟龙的一身神骨都被吃的干干净净。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抓一些纯血的飞禽走兽,血脉强大的凶兽就连味道都格外美味。”

  此时火焚天三人一狼都仰躺在石椅之上,身上神光似火焰燃烧,一脸的满足,还在回味那不似人间的美味。

  “是啊,越是超凡的血脉味道就越好,普通的凶兽我再也不想吃了。”石昊也点点头,十分认同火焚天的观点。

  几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一边回味一边消化即将溢出体外的能量,这般悠闲的生活过的很惬意,让人都暂时忘记了烦恼,放下了争雄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