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列车停止在轨道上,车体遍布遭受摧残后的痕迹,车厢内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这是吸血鬼三大长老之一艾米莉亚和理事会议员乘坐的列车,然而在他们到达之后迎接的却不是接待的吸血鬼,而是守株待兔的狼人。

  狼人这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进化,以有备算无备,加上这一次狼人以瑞兹为首的精锐出动。

  只带着侍卫的艾米莉亚与议员,根本不会想到一直认为已经快要死绝的狼人,会突然席卷而至,加上内鬼背叛,措手不及之下很快被全歼。

  当瑞兹提着艾米莉亚走出车厢的时候,这只美艳的吸血鬼手脚被拧断,而且还被打了麻醉剂。

  车站里停了几辆车,一些人影从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这是一群吸血鬼,也是叛徒。

  为首一脸桀骜的吸血鬼看着瑞兹提艾米莉亚出来,淡淡的点了点头,钻进车里准备离开。

  北部的吸血鬼,目前掌握权力的是克莱恩。

  几个世纪前,吸血鬼进攻狼堡,所有吸血鬼死于这场战争中,但唯一活下来,还杀死狼王卢西恩的克莱恩成为英雄,继而得到重用,手握重权。

  可事实上,他能活下来只是因为卢西恩饶他小命,条件是克莱恩配合卢西恩演一场戏,一场狼王已死,狼人死伤殆尽,用来欺骗维克多的戏码。

  克莱恩成为英雄,卢西恩与狼人族也隐藏到阴影中,几个世纪以来让吸血鬼以为狼人在那场战争中几乎死绝,现在只剩少许余孽苟延残喘。

  不过现在,这场联盟似乎出现了裂缝。

  两辆不一样的轿车一前一后停在无人的街道,后面的轿车下来一个相貌有些阴冷的男人,气势汹汹的拉开前面轿车的后座车门钻了进去。

  后座上的卢西恩早已等待多时,见状不以为意的微笑道:“怎么了?艾米莉亚和议会的老东西们已经解决掉,只要你再趁马库斯和维克多沉睡的时候杀掉他们,你就能成为吸血鬼的王。这时候不应该高兴吗?”

  克莱恩却没有一点高兴,而是脸色阴沉的反问道:“你们是不是抓到了我们这边的人?”

  他拿出一张相片给卢西恩看,赫然是瑟琳娜的相片,咬着牙问道:“她是不是在你手里?我不希望听到她已经死了的消息!他是我的王后,你明白吗?”

  卢西恩脸上笑容消失,瞥了相片一眼,冷笑道:“我还真不知道你是个情种,这一点不好笑。”

  他之前已经从瑞兹口中了解到一些事,大概也猜到了这个女吸血鬼可能已经落入路森的手,但他没有义务告诉克莱恩。

  一条狗而已,如今也快要失去利用价值,如果对方乖巧一点他可能还会留一条活路,他不是什么冷血残暴的性格,从没想过要将吸血鬼杀光。

  长久以来在吸血鬼中掌握重权,克莱文已经被权力熏染的飘飘然,俨然已经忘了和卢西恩彼此的位置,他显然对卢西恩的态度感到生气。

  “你可别告诉我她是落在人类手里!你到底想干什么?卢西恩!你想毁掉我们的联盟吗?”

  卢西恩突然一把掐住克莱恩的脖子,声若寒冰:“你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位置!没有我为你流的血,你哪来现在的荣誉和地位?你知不知道你越来越放肆,指手画脚,你之前还有用,我也就没跟你计较,但你现在已经昏了头,什么形势你看得清吗?我可以告诉你,你已经没用了!”

  克莱恩感觉到卢西恩散发的浓郁杀意,马上知道对方是真的想要自己死,几个世纪以来养尊处优让他已经遗失了战士的本能,顿时只剩恐惧。

  “卢西恩…你…你冷静点…”他挣扎地说。

  “你听…我说…我跟你道歉…”

  慌乱之中他拔出手枪,扣动扳机,“砰!”

  银质子弹射入卢西恩身体,然而卢西恩表情连一丝动容都没有,狞笑着掐断克莱恩的脖子。

  他松开已经咽气的克莱恩的脖子,射入身体的银弹已经被挤得出来,伤口开始愈合。

  然后他拿出手枪,下了车。

  克莱恩原本车上的手下听到枪声已经赶紧下来,然而面对的却是卢西恩和他手下的枪口,瞬间被射入身体内的紫外线子弹腐蚀成焦炭。

  重新上了车,卢西恩让手下开车离开,同时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出了点事,计划提前!”

  电话的另一边,路森无所谓:“看你安排。”

  这时候他正在一间实验室内,已经断了双臂,浑身**的瑟琳娜被束缚在金属台上,身上贴满了一堆感应器。几根管子一直不停的往她身体输送新鲜的血液,为她的身体提供充足的养分。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长时间使用麻醉剂。

  原本平坦的小腹已经隆起…

  路森能感受到那股越来越强烈的脑电波。

  想象着异形破肚而出的场面…

  走出实验室,路森叫上后藤,开车来到卢西恩的老巢与卢西恩会合。这时候狼人们已经开始分发枪支弹药,一副蓄势待发的紧张气氛。

  卢西恩看到路森:“太阳出来的时候动手。”

  ……

  朝阳升起,许多车辆把一座古堡包围。

  路森与卢西恩一起下了车。

  狼人们破门而入,很快就被古堡的监控发现,顿时古堡内的吸血鬼乱成一片,然而这时候克莱恩已经死了,根本无人能进行有效的指挥。

  路森见到一些狼人扛着型号不一的火箭筒,对准古堡房顶,而后发射出火箭弹。

  “轰!”“轰!”“轰!”……

  吸血鬼无法面对阳光,否则瞬间就会被烧成黑炭,他们白天无法行动,只能躲藏在的古堡里,但此刻屋顶被轰破,阳光直接射入屋内,恐怕躲藏不及的吸血鬼会死掉一大堆。

  一直以为狼人已经快死光的吸血鬼们,长久以来的安逸享受早已让他们失去了警惕性。

  “这么大的动静,人类怕是想装作看不到都难。”路森说道,一边拿着墨镜戴上。

  卢西恩表情古怪:“我想有人会替我们解决。”

  与吸血鬼交割了数百年,作为狼人的领袖,他怎么可能没察觉到,一直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抹消他们还有吸血鬼的踪迹。

  这也是他今天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行动。

  路森无声笑了笑。

  隐藏了好几个世纪的狼人爆发出长久以来积累的巨大力量,数量众多的狼人端着枪支武器冲入古堡,对吸血鬼们宣泄这几个世纪忍受的憋屈。

  有的狼人直接兽化,将吸血鬼撕扯成碎片。

  在阳光的帮助下,狼人很靠着数量优势出其不意的歼灭了上层大量吸血鬼,而后开始对剩余的房间进行清扫,而余下的吸血鬼则退入地下。

  这里毕竟是吸血鬼的据点,聚集了所有死亡使者,这些吸血鬼中的战斗精英可不是好对付的。

  很快,狼人们遭到激烈抵抗,死伤逐渐上升。

  卢西恩与路森很快赶到,看到指挥吸血鬼抵抗的是一个秃头黑皮。也正是死亡行者的指挥官,同时还是一名武器专家,卡恩。

  卢西恩脱掉上衣,赤裸上身,身体开始异化,很快变成一副让人感觉很残暴的姿态。

  “吼!!”

  通道之内,兽化的卢西恩咆哮着,疾如雷电,狂暴而迅捷地冲向吸血鬼们。

  面对着迎面射来的密集子弹,卢西恩身形迅速又不失灵活,四周的墙壁顶上不断留下他的残影,只有少许流弹侥幸打在他身体上,然而却不能丝毫动摇他的动作,眨眼间便射入吸血鬼之中。

  迅猛如电,卢西恩带起一道道残影,伴随着一声声惨叫,一个又一个吸血鬼被撕成碎片。

  “吼!”“吼!”“吼!!”

  卢西恩的姿态让他的部下们鸡血充脑,一个个疯狂而兴奋的变身兽化,跟随着他们的王,奋不顾身的冲入吸血鬼之中,进行着最血腥的厮杀。

  路森突然发现好像没有自己的事,感觉就像来了一趟观光之旅,转头看着跟在身后的后藤。

  “要不,意思意思?”

  总不能真的来打酱油。

  看着卢西恩碾压式的屠杀,面对着这些弱鸡吸血鬼,后藤提不起太多兴趣,不过面对路森的吩咐,还是点了点头,身体形态变化,杀入其中。

  后藤那种诡异的姿态,还有那惊人的杀戮效率,顿时吓到了不少狼人,不过很快发现后藤也在杀吸血鬼,不由松了口气,但也不敢靠得太近。

  有了后藤与卢西恩这两个恐怖的杀戮机器,狼人彻底杀疯了,吸血鬼很快兵败如山。

  除了死亡行者死战到底,一些平日只会舒适享乐玩派对的吸血鬼竟然主动投降。

  不过杀疯的狼人已经无法自控,面对着投降的吸血鬼也一样撕成碎片,直到卢西恩出手打飞十几只失控的狼人,一声咆哮之后,狼人们才冷静下来,开始收拾残局,收获胜利

  巨大的地下密室,这里是吸血鬼们的禁地,也是吸血鬼长老的沉睡之所。

  当狼人攻入这里时,隐藏在地下的棺椁已经升到地面,吸血鬼们正在试图唤醒两位长老。

  然后,想要唤醒沉睡的吸血鬼长老,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因此当路森与卢西恩走入这里的时候,只看到两具棺椁中染血的干尸。

  卢西恩走到其中一具棺椁面前,看着里面的干尸,目光有刹那的恍惚,而后逐渐疯狂。

  “哈哈哈哈哈…”

  路森却看着另一具干尸,淡然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