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泱泱等了两个时辰,依依终于醒了,烧也退了。

  依依迷迷糊糊地见到是她,她惊愣了片刻,摸了摸自己的头,烧退了,想到是公主亲自照顾自己,她诚惶诚恐地想要下床拜谢。

  沐泱泱阻止了她,“依依,不必客气,昨日你救了我,今日照顾你是应该的。”

  依依感动地说,“公主,别这么说,那都是婢子应该做的,公主为万金之躯,怎能照顾婢子?公主当真折煞婢子了。”

  沐泱泱真诚地笑道,“依依,别婢子不婢子的,这整个皇宫,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真意的好,我就只有你了,所以以后在我面前,你就称呼依依,别那么多礼,行吗?”

  她甜软的声音带着恳求,依依纵然不想答应,听着公主这话,她也拒绝不了,她只好微微点头。

  依依总感觉今日的公主跟往常有些不同,可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过了两日,依依身体恢复如初。

  这日午时,内侍送来午膳,放到桌上就打算离开。

  每日送膳的都是这个王内侍,他是陵阳殿小厨房的管事。

  这东郸国,每个主殿都有一个小厨房,而小厨房的人都由御膳房总管管理。

  沐泱泱声冷质问,“这就是本宫的午膳?本宫每月少说也有一百两的例银,你们就是用这个来打发本宫的。”

  那个王内侍满是不屑地斜眼看着她,“就这些,爱吃不吃!”

  沐泱泱脸色更加冰冷,她站起身,面无表情的走到王内侍身旁,二话没说,当场扇了两巴掌给他,“放肆!本宫乃是先皇后嫡女,也是这东郸国嫡公主,尔等竟敢对本宫不敬,找死!”

  她说完之后,直接扣住他的脖子,脸色绝情,带着杀气,“别以为你们暗中做的那些勾当,本宫不知道,以前本宫是懒得计较,可你们竟敢蹬鼻子上脸,想死,本宫可以成全你们!”

  沐泱泱扣着他的脖子,将他扯出了房外,她望着大殿内那些宫人。

  他们用惊诧、疑惑、害怕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陵阳殿是本宫的,本宫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若胆敢放肆!跟王庆一个下场!”

  她说完之后,一个狠劲直接将王庆给掐死了,随后跟扔抹布一样,扔掉了王庆。

  虽然她现在不会武功,也不会医术,不过之前学到的那些穴位,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只要扣住人脖子的大动脉,狠厉一掐,对方可以当场毙命。

  众人当场吓懵了,惊恐万状地跪下,战战兢兢,如临深渊。

  依依更是惊愕地瞳孔震颤,不敢置信,公主,公主,她,她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

  沐泱泱冷寒的面色上波澜不惊,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刚刚徒手掐死了一个人。

  “本宫警告你们,从此刻起,若再让本宫发现你们暗中克扣本宫例银,还有膳食,本宫绝不容情,他的下场将会比王庆更惨,若是各位想试试,那就尽管犯在本宫手上瞧瞧!”

  她面无表情的出言警告。

  “今日之事,谁胆敢传出去半个字,本宫就让这陵阳殿所有人,全部下去陪王庆!”

  她面色淡漠地说着杀人的话,却像再谈天气一般轻松。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当中有其他宫殿安插进来的眼线,你们在这陵阳殿,最好给本宫夹紧尾巴做人,不然本宫就让他去阴曹地府和王庆团聚。”

  这话吓得让跪着的某些人冷汗直流,公主,公主,怎么,怎么知道?

  沐泱泱低头望着他们,见到其中有两人听到自己这话,吓得浑身一哆嗦,还偷瞟了一眼死了的王庆。

  沐泱泱冷笑,看来这两人就是其他宫殿派来的眼线了。

  沐泱泱不喜欢杀人,可不代表她不敢杀人。

  沐泱泱吩咐,“给本宫悄悄抬出去,丢进乱葬岗!”

  然后两个内侍上前,将王庆的尸身抬走了,他们将尸体放到运菜的大篮子里,将尸体运出了皇宫,丢到了城外乱葬岗。

  两个内侍见着乱葬岗如此多的死人,满脸恐惧,左边那个内侍道,“袁总管,这里好可怕!”

  袁总管,全名袁吉,他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你不觉得现在的公主比这乱葬岗还可怕吗?”

  那个内侍认同地点点头,想到今日的公主,单手就将王庆给掐死了,还说出那么多他们暗中做过的事,感觉公主就像背后有双眼,他们所做的坏事,她全都清楚,简直跟个鬼一样,太恐怖了。

  两人乖乖回了陵阳殿,袁吉要回禀此事,可想到午时的公主,他满是畏惧,不敢上前。

  身后的张内侍推了他一把,催促着,“快进去啊!不然等会儿惹恼了公主,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袁吉作为陵阳殿内侍总管,此事当由他前去禀报,可他真的害怕呀!

  袁吉犹豫再三,还是胆战心惊地走了进去。

  “奴拜见公主!”头都不敢抬一下。

  沐泱泱清冽甜软的声音,微微启口,“起吧!”

  “公主,已将王庆尸身送去乱葬岗!”他还是没有抬头。

  沐泱泱温言道,“你作为陵阳殿总管,应该知道此事怎么了结吧!”

  袁吉自然清楚,宫中凡是被主子弄死的宫人,全部已患重疾而死为由,扔去了乱葬岗。若是有人查到死者,就直接用此话告知对方就好,反正宫中死一个宫人,没人会在乎。

  袁吉低头哈腰,“奴明白,奴领命!”

  袁吉也清楚公主为何当着整个陵阳殿的人,动手杀了王庆。一,是为了震慑陵阳殿;二,自然是因为王庆克扣了公主每月例银,还有公主的膳食。

  他以前都知道,只是自己不想得罪人,就没管这件事,可今日公主的表现让自己明白,若自己在事不关己,那么公主下一个要弄死的人就是他。



  他相信自己这个陵阳殿总管的位置还是有很多人想坐的,刚刚公主故意提及自己陵阳殿总管身份,就是在警告自己,若是在糊弄她,那自己就别做这个总管了,她该找别人做了。

  袁吉的话,让依依很迷糊,她看了一眼缓缓退出房外的袁吉,低头问公主,“公主,明白什么?袁总管领什么命令了?公主给他安排了任务吗?”

  她实在听得糊里糊涂。

  沐泱泱平淡地笑了笑,“我让袁总管将王庆的死报上去,可我以前太没威信了,所以我故意提及他陵阳殿总管身份,意在警告他,不准他在敷衍了事,不然就换个人做这总管的位置,相信到时会有很多人愿意代替他的。”

  她笑着给依依解释自己的用意。

  依依听完之后,满脸不可思议,公主刚刚就说了一句话吧!竟然有这么多层意思。

  她满是赞赏的目光,盯着自己明媚带笑的公主,兀自钦佩不已。

  她伸出大拇指,大赞道,“公主,你太厉害了!”

  小蓝也在空间了赞叹了一番,系主,六六六!这一波操作,铁定让袁吉不敢在你面前嚣张了。

  第二天早上,沐泱泱起床梳洗,四位宫女早已等在门口,依依开门让她们进来。

  至于那八位内侍,两人正在打扫大殿,另外两人正在修剪花草,还有四人,端着早膳,乖乖等候在门外。

  四个宫女替她梳洗打扮好,她坐到了桌前,这个朝代还没有高椅这种东西,还是那种矮靠椅,矮到地上的高度。

  她坐好后,四个内侍端着早膳进来,乖顺的放好。

  沐泱泱心想,看来袁总管明白她的意思了,将这些人调教的不错。

  依依见到桌上的早膳,看着他们规规矩矩的表现,对她家公主昨晚那番用意更加佩服。

  公主真的太棒了!她心底大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