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说了半天,我们为什么都显得比别人年轻?就是遗传也不能遗传到妈妈身上吧?”许清风依然不懂。

  “那就要问何叔了。”说完还笑着望着何雨柱。

  何雨柱也觉得这事确实让人怀疑,要有一个合理的借口才好。

  稍微一想就说道:“你们都服用美颜丹,体质丹,智力丹,长寿丹。听名字你们也知道作用了,你们虽然没有叫我爸爸,但我是你们的爸爸是事实,他们有的,你们就不会少,这些丹药是以前我在一个山洞中发现的,每样二十来颗,这些年被我用了一多半。每一颗都非常珍贵,你们以后的孩子我这也有安排,幸亏计划生育,要不还真不够了。”

  “你们以后不会缺钱的,清云每年都有几十万了吧?京茹,你干脆就别上班了,明年我就打算全世界旅游了,你和我们一起去转转吧,事都交给孩子们了。没有大事我就不管了。这次把清风那边的事,处理完我就退休了。”

  “你这看着就三十多岁就退休?天天到处瞎跑,有什么好看的?”秦京茹对这么早就不干正事,不明白。

  “看着三十多,也是五十多,现在还能到处走,总不能坐轮椅去到处玩吧?”

  “我走了。”

  “何叔,你要是不忙就陪我妈说会话,我陪大哥出去买点东西。”

  说完拉着许清风就走了。

  秦京茹脸一红,女儿的心思自然瞒不了她。

  “你说陪你出去旅游的,都谁啊?”秦京茹问道。

  “当然是娄晓娥和冉老师啊!”

  “啊,没有别人了?那我要是去,是不是很尴尬?”

  “尴尬什么,你们都给我生了几个孩子。都是我的女人,我都不尴尬,你们怕什么?”

  “你不怕大家打起来吗?再说冉老师还不知道我的事吧?”

  “确实不知道,那也没事,说一下就行了,已经这样了,还能怎样?”

  “你就不怕我们打起来?”

  “打呗,打累了就不打了,你别看我五十多岁。一般小伙子真不是我对手。”

  “我知道你,打架厉害。”

  “既然孩子们给我们创造机会,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能辜负了是不是?”

  “嗯,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每周一聚嗯,择日不如撞日,来吧!”

  一小时后,何雨柱满足的离开这里回了家。

  秦京茹脸上红晕未退,想起刚才的美好,心里甜蜜非常!

  再说许清风兄妹,出了大院就各分东西。

  许清云去找同学约着晚上去舞厅蹦迪去了。

  吴清风直接去了邮局,他们几家的地址都被记在脑海中。

  逐个给他们每户邮寄过去五百块。

  刚出邮局,就听见不远处一个女声叫许清风,转头看去,就见马路对面一个卖毛鸡蛋的摊位前面,站着好几个穿的花里胡哨的青年男女,一个个戴着蛤蟆镜,烫着大卷发,一身牛仔装,黑皮鞋。女的还涂着红嘴唇。

  这些打扮让许清风一阵反胃,不过还是认出了其中有三个是初中同学。

  见他们还站在对面大呼小叫的,就走了过去。

  “疯子,听说你当兵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年没见面,怎么样,是当上将军了,还是退伍了?”那个刚才叫他的女声问道。语气中充满了鄙夷和调侃。

  这是林夏禾,听说她家有人在区里做什么领导,在学校的时候,她还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不知道这几年发生了什么,怎么这样了。

  旁边和男同学侯新伟说道,“看他这身衣服应该是退伍了,你没看连肩章都没了吗?”

  许清风没有机会他们的冷言可恶,微笑着打招呼,“你们好老同学,多年不见,我确实退伍了!”

  “你妹妹许清云现在在哪里呢?当时我就想让你做我大舅子的,我找了好几次没找到她,你把她地址给我呗。”旁边刚把嘴里的一个毛鸡蛋吃完的周晓勇,张嘴就要妹妹的地址。

  这个周晓勇他爸以前是派出所所长,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

  以前就仗着家里的权势,欺负人,那时候大家都是十五六岁,做事也冲动,每次和他打架,最后被处罚的都是自己。

  不过他不敢欺负何思涵,因为有一次说话调戏何思涵,被何思涵一顿毒打,一周没来上学,听说他爸想想麻烦,被不知道谁一个电话,吓得屁都不敢放,还警告他儿子以后不许惹何思涵,如果不听话,打断腿!

  这还是周晓勇喝点酒自己说出来的,要不谁知道?

  周晓勇说完,旁边的酱油男见这个当兵的没反应,显示忠心的机会来了,于是露出一副二杆子汉奸的模样对他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周少的爸是谁吧?他是我们区的公安局周副局长。”说完见周晓勇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目光,更来劲了。

  “被周少看上的女孩子可不多啊,只要你做了周少大舅哥,你的退伍工作,那都是周少一句话的事,大家一家人有什么不好说的?”

  “疯子,你在部队是什么级别?看你这年纪估计最多连级,回来最多也就是一个科员,我们要是成了兄弟,我爸给你弄一个副科也不是不可能的,你是退伍兵,直接来公安局,都是一句话的事。”周晓勇把这个诱饵实锤一下!

  “我妹妹你就不用想了,她在国外留学,现在已经上班,你真的不配,以后这个事就别提了。要是没别的事,我就走了!”说完转身就要走,觉得这这几个智障在一起容易拉低智商!

  “你说什么,疯子,你再说一遍,我不配?你爸坐牢,你爷爷坐牢,你妈在饭馆打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配?我看上她是她造化,你别给脸不要脸!”周晓勇被当众打脸,有点吃不住劲。

  “疯子,你这话说的确实过分了,赶紧给晓勇道个歉!”姓侯的打圆场。

  “我道什么歉?应该是他给我道歉!”许清风在队上这么多年说话做事眼里揉不进沙子。

  这没出手揍他已经是努力忍耐的结果,再怎么说他也是培养多年的领导,怎么会一言不合就开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