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犯境的因吉利兵,隶属因吉利东天竺公司,有三级战列舰五艘,四级战列舰十一艘,武装商船二十四艘,其余运输海船三十一艘,共计水手一万六千余人。除此外,还搭载了东天竺公司从泰西招募的雇佣兵,合计三个火枪团,六千人。天竺西克兵七千。”

  江都城里的制台行辕,杨宗勋在介绍着进犯京师的因吉利兵团的情况。

  半个月前,这支军队刚在津沽海面露面,消息就连绵不断地向南迅速传递着。

  “这支船队的总指挥是因吉利东天竺公司董事兼执行总经理巴里尊,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因吉利殖民部的高官,兼海军少将。陆师指挥官是波里杰,他表面上是东天竺公司高层,实际上是因吉利陆军少将,在艾吉、大食、贵霜等地,为因吉利立下不少军功。”

  “这支船队打着支援安南国南阮藩的旗号,去年就开始在东天竺公司总部,因吉利天竺总督驻地,加格答港集结。去年年底开始出发,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甘冒风险,绕过了柔佛大岛,从其与叶波岛之间的三佛齐海峡穿过,直抵嘉定府。”

  杨宗勋在一张硕大的地图上一边指画着,一边解说着。

  这是一张“胜洲地图”,包括了从天竺到南海诸国,再到大顺和东海诸国。

  “该船队在嘉定府海面与李开运水师交战,激烈程度不高,敌军作战意志不强。现在看来,他们那时应该就已经确定了最后攻击目标,嘉定以及后面诸多地点,都是虚晃一招。三月初,船队在南阮藩的港口补给后,打着袭扰我朝,支援南阮藩的旗号,扬帆北上。”

  杨宗勋一边说着,一边在地图指着各地方。

  “先是在升龙府装模作样打了一仗,迅速北上。三月中,在越秀城外珠江口,被刘大人指挥的两广水陆两师击败,损失了运输海船五艘,武装商两艘。”

  “而后继续北上,意图攻占东宁港,被我第二巡海舰队隔海鸣炮示威,见势不妙,转头逃走,消失在茫茫海面上。我第二舰队也自回东宁港。不想此船队在东宁港东部海面远远绕了一圈,从琉求岛东部海域北上,五月初抵达东倭国九州岛长崎港。”

  “巴里尊和波里杰在长崎与平户藩以及明智幕府的人达成密议。平户藩代表明智幕府,派出了五千武士加入所谓讨伐军,并提供了大量食物、火药等物资。六月初四,船队从长崎港起锚扬帆,十一日,过岭东辽东海峡。那时已有商船侦知到敌情,分别向津沽镇和登州府衙门报信。”

  “十三日凌晨,船队出现在津沽港海面。京畿巡检水师稍一接触就溃败。而岸防火炮要塞,诡异地发生怪事。火药里被掺入了大量煤灰。要塞的火炮变成了放焰口。因吉利船队顺利靠岸,整队上岸,占领要塞,并对津沽镇发起进攻。”

  说到这里是,杨宗勋的脸色变得有些怪异,“津沽镇总兵官钱富贵,率部出击,被打得大败,退回忝津城。入夜,城区仓库里起了大火,无数的物资被付之一炬。有人说是因吉利军不明白这里的底细,随便放了一把火。也有人说是钱总兵为了物资不落入夷人之手,叫人放的火。”

  听到这里,众人明白杨宗勋为什么会脸色怪异。

  钱富贵,大家的老熟人啊。只是这厮心术不正,被昱明公赶了出去,后来就断了联系。听说这小子钻营到门路,又平步青云。想不到成了津沽镇总兵,还打了败仗。

  “趁着火势,因吉利兵马攻城。忝津城城守军一片混乱,很快就失陷。钱富贵不知所踪,知府、知县、海关主事、司仓大使等官吏,或死或逃。十九日,因吉利军重新整队,汇集了一半水手,所有的火枪团和西克兵,合计一万九千人。加上五千东倭兵,合计两万四千。出忝津城,沿运河向京师进犯。”

  杨宗勋看了看手里的情报,抬头说道:“根据最新的消息,夷军已经攻陷北仓、杨村、河西等镇,进逼香河县城。京师诸门紧闭,慌成一团。”

  会场一片寂静,过了一会,罗人杰先开口。

  “狗日的因吉利人,真是疯癫啊。看着这地图,他们这两万多人从天竺这什么加格答出发,一路上海路颠簸,风浪凶险,万里之遥,稍不小心就是全军覆灭的结果。想不到这世上还有比我疯的人,有对手了!”

  岑国璋看了他一眼,“他们不是疯癫,是敢于冒险。疯癫是没有一点把握就去拼。冒险是有一定把握,只是概率偏小而已。因吉利人的这个计划,应该已经讨论好几年,这条路线想必也悄悄走了好几回。摸出信心来了,才敢成行。”

  苏澹赞同地附和着,“督帅说得对。南海的朝廷水师,就等于是个摆设。就连叶波岛以东的土著海盗都看不起他们。南海以前是西关商会的地盘,四海公会后来插手进去,但是时日太短,很多残余势力都没有铲除掉。”

  杨瑾眼睛一亮,抓住苏澹话里的意思,“澹然的意思是,因吉利这次冒险,有西关商会做内应和引路人?”

  “我想不止。南海诸国,应该也有对我朝不满的势力。他们是南海地区的地头蛇,给因吉利船队带路,很容易就避开柔佛海峡。”

  苏澹的话让杨瑾点了点头,“从传良刚才说的通报看,因吉利人还得到了东倭的支持。居然收容他们,休息待战不说,还派遣了五千武士。这是藩属国对宗主国的挑衅。”

  岑国璋朗声说道:“因吉利,天竺,安南南阮藩,南海诸国,西关商会,东倭,他们都是共犯。这次被外敌入侵直隶腹地,威胁京师,惊扰天子,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耻辱!主忧臣辱,主辱臣死!我等必须奋力一战,先驱夷兵,再一一征讨这些共犯诸国,讨回血债,以雪奇辱!”

  岑国璋慷慨激昂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响,在座的人都一脸激昂,唯独知道内情的两三人,如苏澹、杨金水。心里却在惊叹,督帅好算计啊。这一出借刀杀人,不仅能实现明盟的政治诉求,还把因吉利、天竺、南海诸国、东倭和西关商会全部装了进去。

  以后整顿水陆两师泛海讨伐,绝对地师出有名。公仇私仇一块儿报了。

  当然,首先当务之急是如何勤王护驾,打败和清剿深入京畿的敌军。还有江南的天理教贼军,这些日子也在蠢蠢欲动,想必是接到外援已到,赶紧响应的消息。

  该如何办?大家目光都盯着岑国璋。

  “勤王的旨意应该很快就下来。勤王要紧,但是江南剿贼也不能放松。一旦松懈,露出空档,被贼军抓住机会,打破包围圈,我们一年多的辛苦就白费了。所以,我们必须先把东南战事稳住。以防守为主,适当进攻和反击,保持主动权。”

  “同时抽调精锐,北上勤王。敌军有两万五千人,我们必须抽调出三万人,再能确保万无一失...”

  正说着,有传令官在门口报告,“急报!安国公率紧急抽调的镇戎军两万,会同西山营六千、京营禁军一万五千,出京迎敌。二十日进驻通州,二十五日在香河县张家湾与夷军决战。”

  “安国公先遣镇戎军六千铁骑冲阵,被夷军用火枪火炮,乃至火箭炮轰击,死伤惨重。夷军继而反击,安国公率镇戎军余部、西山神机营与敌军主力激战。东倭营绕道攻击京营禁军,一万五千人被五千倭兵击溃。溃兵还冲乱了西山神机营的火炮火枪阵地。”

  “夷军趁机全线反击,以一千西克骑兵为死士,冲击西山神机营阵地。西山左营营官方式忠弃军逃跑,继而西山营溃败。镇戎军独力难支,遭夷军火枪火炮和火箭炮轮番轰击,死伤殆尽,最终全线溃败。安国公、长安侯以下十一人殉国...”

  这消息就像炸雷一样,让会议室里的人久久说不出话来。

  “五万镇戎军,因为东南战事先后抽调了两万五千人南下,死伤殆尽。张家湾一役,又损失了两万。打光了,真的全打光了。”王审綦喃喃地念道。

  有见识的人,如杨瑾等人心头猛地乱跳,镇戎军完蛋,西山神机营完蛋,剩下的十万京营禁军就是一堆渣子。

  这就意味着,朝廷在直隶附近,已经没有强有力的生力军。

  罗人杰却在一旁唠叨着,“东南战事已经充分表明,十万京营禁军是些什么玩意。安国公怎么还要带上他们去打仗?是生怕自己吃不上败仗吗?”

  “牵涉太复杂了。京营禁军是御林军,带上他们去打仗,更多的意义是让他们代表皇上和朝廷监视各军。安国公也是迫不得已。”做过顺天府尹的杨瑾解释道。

  “还有其它的吗?”岑国璋转头问道。

  “报告督帅!京师里还传来了勤王诏书,同时还有皇上北上滦平城避暑的旨意。二十三日凌晨,皇上带着皇后妃子皇子等一千余人,在五千禁军的护卫下,出安定门,直奔滦平城。”

  “什么!这个时候避暑?”

  众人面面相觑,皇上这一回是逃得真干脆利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