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最后关头树妖被卯十三威胁,放开了王元,王元也瞬间将天光流影施展到极致,从那棵大树上逃离。

  但还是有两道轰击落在他身上,而且随后狂暴的余波也就将他轰的浑身伤势。

  王元差点被开膛破肚,浑身鲜血哗啦啦流淌。

  但他顾不得自己浑身剧痛,将神目施展到极致,随后他就在漫天的浓雾中,看到一个身影正委顿在地。

  王元冲到卯十三身旁,抱起她就向远处逃去。

  不远处,丧台、莫流他们也都被暴怒树妖攻击,这时候绝对是偷袭他们的好时候。

  但王元浑身是伤,而且卯十三也气机微弱,王元也顾不得偷袭这些人了。

  树妖这一次损失惨重,显然不愿放王元这么逃去,周围不停有藤蔓和树根席卷而来。

  怒极的王元催发体内浑厚的雷力和火元,向那些藤蔓轰击而去。

  卯十三的情况很不妙,刚刚她燃烧的竟然是元神。

  而因为卯十三没有肉身,将自己炼成了傀儡,现在她的元神依旧在燃烧,根本没停下。

  “我现在没空和你废话,再敢袭扰,我日后必焚尽这片树林!”

  王元杀机森然的开口,他必须尽快给卯十三处理伤势,否则等她元神燃烧殆尽,就算是人皇复活都回天乏力。

  或许是王元杀机太过惊人,又或许是树妖没把握击杀王元,周围袭扰的树根和藤蔓,竟慢慢的安静下来。

  王元快速奔袭,瞬息千里,丧台、莫流那些人如附骨之蛆一样,他可不想疗伤的时候被人偷袭。

  王元一边狂奔,一边给卯十三下了一个个禁制,将她燃烧的元神熄灭。

  不过此时卯十三的元神几乎已经燃烧殆尽,几乎透明,仿佛随时都会溃散。

  王元眼中悲愤无比,卯十三历尽艰险才刚找到他,若是就这么殒命,王元以后恐怕永远都会活在自责之中。

  感觉跑的够远了,王元找了个山洞就钻了进去。

  棉花糖也丢了,王元只得亲自布置起重重大阵,这样哪怕被莫流他们追上,这些大阵也能抵挡一段时间。

  王元没来得及给自己疗伤,而是赶紧检查起卯十三的情况。

  卯十三双目紧闭,浑身气机微弱。

  王元取出大把的宝药给卯十三服下,但卯十三已经没有肉身,丹药的效果很不好。

  不过好在卯十三已经慢慢苏醒,他看着王元满脸悔恨和自责,也是虚弱笑道:

  “我……我没事,咳咳,你放心吧,我是傀儡身,感觉不到疼痛的!”

  卯十三艰难的抬起手臂,还想抚摸王元的面颊。

  见她此时竟然还想安慰自己,王元也是眼睛一酸,长叹道:

  “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好,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恢复肉身!”

  王元抓过卯十三柔弱无骨的小手,放在自己脸上。

  卯十三闭上眼睛,轻轻感受着王元的温度,脸上慢慢浮现出一股笑意:

  “以前也不怪你,我们都是苦命人,你身上也有族人的重担,不敢谈那些儿女情长,我懂!”

  “你的怀里,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舒服,哪怕只这一次,灵儿也死而无憾了!”

  王元低沉道:“不会的,你不会死的!”

  王元取出一根品质最好的七星莲,想要给卯十三恢复肉身。

  但卯十三却是睁开眼睛,笑道:

  “别折腾了,我把自己炼成天傀了,傀在魂在,傀毁魂亡,分不开的,元神无法分离,就无法重塑肉身!”

  卯十三勾住王元脖子,奋力的挣扎起来,将小嘴贴到了王元嘴巴上。

  “我不后悔的,为了救你而死,我已经很开心很幸福了。”

  “我走火入魔的时候,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能死在你怀里,该有多好啊,现在我的愿望实现了。”

  “我本来已经必死了,是我让我父亲把我炼成天傀的,这样还能活着来到你身边!”

  卯十三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犹如积攒了无数日子的思念。

  又像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将心里话都说给王元听。

  王元认真的回应着卯十三,过了会才放开她,看着她水汪的眼睛,认真道:

  “一定有办法的,等我出去就想办法,我保证,若我无法救你,我便天打雷轰,心魔爆发,形神俱灭!”

  “不……”

  卯十三紧张的抬手,要捂住王元的嘴巴,但已经晚了。

  王元这是以心魔起誓,若他最后真的无法救活卯十三,道心便有巨大缺陷,心魔早晚爆发,甚至以后根本无法冲击极限。

  卯十三急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对不起,都怪我,你为什么以心魔起誓,这可怎么办……”

  卯十三手足无措的看着王元,眼中泪水长流。

  王元却是一下笑了起来:“这下好了,你若死了,我就去陪你。”

  王元并不是平白无故以道心起誓,卯十三先前已有死志,元神在快速溃散。

  或许她是不想拖累王元,或许她以为她配不上王元。

  她的愿望很小,能死在王元怀里,已经死而无憾。

  若是她自己都放弃了,王元又怎么救她?

  既然感受到她的心思,王元只得再自私一次,逼她活下去,用他的命!

  果然,卯十三从慌乱中镇定下来:“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傀儡身无法蕴养我的元神,不过一定还有办法……”

  “一定还有办法,对了,我的本命天竹,你照看好我的本命天竹,只要本命天竹不死,哪怕我的傀儡身爆碎、元神溃散,你都能为我重聚!”

  卯十三吐出一棵光团,里面是一棵竹子,不过这竹子已经气机微弱,枯黄垂死。

  王元感应一下,这是卯十三元神的一部分,就像元神本源,最根本的魂火。

  王元点头,将光团吞下,放在了魂海里。

  滚滚魂力涌向小光团,滋养那棵风雨飘摇的小竹子。

  而且椒图鱼也晃着大尾巴游了过来,向上面吐出滴滴金露。

  感受着本命天竹在恢复,卯十三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过看着王元浑身是血,又着急道:

  “你快快疗伤吧,不用管我了。”

  王元点头,又给卯十三傀儡身下了些禁制,阻止她元神的消散,这才开始疗伤。

  但没等他完全恢复,卯十三就喊醒了他:

  “不好了,仙族他们过来了。”

  王元赶紧结束修炼,冲向外面,随后也是满脸怒火。

  他所在的山头上空,竟长出一棵硕大的向日葵,散发出刺眼的光芒,犹如一颗小太阳,从极远的地方就能看到。

  敖太、丧台那些人都被吸引过来,满脸兴奋,因为这朵巨大的向日葵,也是难得的宝物,星火烈阳葵。

  烈阳葵对武者没什么用,但跟草药种在一起,能使草药生长的更快,传闻一株烈阳葵,就能使草药的生长速度增加一倍。

  但就在敖太、莫流等人冲到烈阳葵近前的时候,烈阳葵忽然快速遁走。

  很快,这些人怒火消失,变成欣喜,因为他们发现了王元的藏身地。

  王元气的怒骂:“这些该死的树妖竟然耍阴招,故意将敖太他们引来,哼,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树妖显然也不傻,就是要这些入侵者互相残杀,他们才好渔翁得利。

  敖太、丧台等武者迅速带人将山头围拢,天上地下,真是不给王元任何逃跑机会。

  敖太等人狞笑:

  “小杂种,现在束手就擒,我们可能还会给你一个痛快!”

  “哈哈,你现在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识相的就赶紧跪地求饶!”

  王元仰天大笑:“哈哈,就凭你们?”

  血饮出鞘,王元撤去大阵:

  “近日感觉修为已经到临界点,是到突破的时候了!”

  “也罢,今日就拿你们磨刀,希望你们不要跟那山真一样废柴!”

  莫流等仙族武者脸上怒火一闪而过。

  当初王元找到厚土救狐王出关,可是在混乱之地外,万族武者瞩目下,刀斩八品恭贺狐王出关,那等威风凛凛犹在昨日。

  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里,王元竟然又要突破。

  “哼,想要突破,就跨过我等尸体!”

  见王元竟然准备突破,敖太等人也都凝重起来,若是其他人要拿他们磨刀,他们绝对要破口大骂。

  但面前是王元,王元虽一向张狂,但向来言出必践。

  而且王元一次次突破,全都是在激战中激发所有潜力,强行突破,走的纯粹战修的路子。

  “杀!”

  丧台不知王元先前混乱之地外的霸道,就毫无忌惮的冲了过来。

  王元终于不再玩捉迷藏,还自己撤了大阵,他真是求之不得。

  “来得好!”

  王元大喝,不闪不避的迎向丧台。

  嘭!

  长刀劈斩在丧台的鱼叉上,丧台脸色一变,后退一步,而王元则是被砸飞十数步。

  毕竟丧台比王元的修为高太多了,实打实硬碰,王元要明显落在下风。

  不过王元并未气馁,再次咬牙冲上。

  大变将近,王元等不及了,他必须尽快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