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

  但是派出去的人却是杳无音讯。

  如此结果。

  基本上是已经说明,对方失败了。

  可最是让千仞雪担忧的不是事情失败。

  死了也就罢了。

  但最是担心的地方就在于,如果真的落在了对方的手中之后,被问出了更多的东西来。

  之后的结果。

  就将会是属于千仞雪的巨大过错。

  这件事情,到底是属于她安排下去的,如果不是因为她,也不会有这这么一个结果。

  而千仞雪最是不喜欢的,就是被责备。

  她最的诉求,就是希望能够得到来自比比东的承认。

  哪怕。

  她表面上做出一副对于比比东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可心里。

  她是希望自己可以被比比东承认的。

  事情。

  就是如此的奇特。

  如此的诡异。

  这段因为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而走到了现在的母女关系。

  早就已经不是寻常的母女关系所能够来说得通的了。

  “好在,他并不知道...这个任务到底是谁发出来的...”

  千仞雪唯一能够庆幸的便是。

  安排人去绑架玉天翼的事情。

  不是他自己主动安排心腹之人去做的。

  而是通过武魂殿内一个特殊的机构,以极为常规的方式去发布了这个人任务。

  所以哪怕是任务失败了。

  对方知道了是武魂殿动的手。

  但也不会知道。

  原因是出自于她千仞雪。

  根本就不可能怀疑到天斗帝国的太子雪清河身上。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死了...”

  玉天翼看扫了柳二龙一眼。

  柳二龙点头,说道:

  “嗯...已经解决掉了....”

  柳二龙的手上,早就已经沾染过不少的鲜血。

  这一次,不过就是再增加一个罢了。

  对于她而言。

  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柳二龙走到了玉天翼的身边,说道:

  “可是,根本就没有问出一些什么有用的情报来。”

  玉天翼笑道:

  “还需要问出些什么东西来?”

  柳二龙皱眉:

  “可是,只是知道对方是武魂殿派出来的,又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

  玉天翼仰头,枕在了柳二龙修长圆润的大腿上,闭着眼睛,缓缓说道:

  “反正,我们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同武魂殿之间产生什么摩擦,至少明面上的不行。”

  柳二龙有些不甘,很是心疼地看着玉天翼说道:

  “那就这么算了...他们竟然敢对你出手...我非要...”

  玉天翼抓住了柳二龙因为气愤而忍不住握成了拳头的手,笑着说道:

  “二龙,你的手还可以做一些别的事情吧。”

  柳二龙疑惑地看着玉天翼,不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

  直到被玉天翼拉着手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之后,柳二龙的脸立刻就红了,就连耳根子都不例外。

  玉天翼闭上眼睛,优哉游哉地说道:

  “要是无处发泄,那就帮我一下吧...我不想动....”

  柳二龙老老实实地开始了手艺活儿,但是还是嘴上忍不住说道:

  “你...我...我在同你说正事儿呢...你就让我做这些事情....”

  玉天翼闭着眼睛,身子微微绷紧,又是忽然放松.,...只是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而已。

  真是的....

  柳二龙看着玉天翼这幅模样。

  还能够说什么。

  老老实实地按照着玉天翼的要求做了。

  只是让他更加的舒坦一些。

  玉元震闭上的眼睛睁开了。

  他那双眸子中闪过的,不是正常的瞳色,而是赤金,有着璀璨的光芒闪烁的瞳光。

  与其说是人类的眼睛。

  倒不如说是龙类倒竖瞳孔的眼睛才是。

  “武魂殿....”

  低沉略带些许压抑的声音在这片绝对静止的空间内略微回响。

  一切随后又都再度归于平寂。

  武魂殿内。

  比比东眉头皱起。

  看着手中的一些报告。

  尤其是一份和玉天翼有着关系报告。

  因为执行这项任务的乃是一名魂斗罗。

  魂斗罗在武魂殿内虽然不少。

  可也不是大白菜,什么地方都是,随处可见。

  还是很稀少的。

  现在竟然出事儿。

  这种事情,比比东自然是不可能不在意。

  而当看到了这份报告了之后,比比东的目光便是锁定在了玉天翼的名字上。

  而关于玉天翼的印象也是立刻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她的身子也不禁开始颤抖。

  双腿情不自禁夹紧。

  身子开始变得异常。

  昨晚梦境之中所发生的事情。

  对于她来说。

  可是绝对的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