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昀看罢,倒是没有太过意外,这些后果,赵昀早就有考虑到。

  赵昀脸色从容,道:“你父亲的意思朕知道了,如今他赋闲在家,依然忧心国事,朕心甚慰。”

  郑士昌见赵昀态度依然亲切,心中自然是放心。

  而后郑士昌离开福宁殿,便去了慈宁殿,向太后娘娘谢恩。

  不过杨太后可没有好脸色,气呼呼的,说话的语气和教训人没有两样,吓得郑士昌也是不敢多说半个字。

  最后杨太后训累了,这才挥手让郑士昌退下。

  郑士昌回到府中,将面见赵昀,面见杨太后的经过一一转述给了郑清之听。

  郑清之听完,脸色凝重,他道:“如此看来,官家推行新法的决心已经不可动摇,临安这个是非之地不能待了。”

  郑清之说完,转头对郑士昌道:“你速速吩咐管家,命他准备,我们先回老家暂住。”

  郑士昌惊讶,他道:“父亲,这是为何啊?”

  郑清之语重心长,道:“官家推行新法,太后娘娘看到机会,多番动作,欲再度垂帘听政,而地方豪强因为新法,人心必定不稳,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起兵造反,如今这临安已经成为天下最危险的地方,待不得了。”

  郑士昌听罢,急切道:“父亲,若真如你所说,那我们更应该留下来,与官家共渡难关,怎能在这般时候弃官家而去?此,非人臣之道。”

  郑清之气急,瞪眼训道:“你懂什么?你以为每个人都如官家那般只杀首恶,余者不究?我们留在这里,一旦卷入是非,官家成了还好,可若是败了,我们郑家一个也活不了。“

  “可,,,可我们若是走了,以后如何面对官家?”

  “面对不了便不面对,在家待着又何妨?天下人都是官家的臣民,你还怕官家没人用?你休要多言,立即去办。”

  郑士昌无奈,只得依着吩咐去了。

  第二日,郑清之一家便坐着马车,带着金银细软,离开了临安,返回庆元府鄞县老家。

  皇宫里,赵昀手里拿着郑清之一早命人送来的书信,脸色阴沉,透着寒气。

  在信中,郑清之说自己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夫说可能是水土不服,建议回老家休养。

  赵昀看罢书信,闭目,深呼吸,调整情绪,待到情绪平复,赵昀将之放在一边,“高实。”

  “小的在。”

  “给张楚传话,让他时刻盯着各个大臣的动静,一有异常,随时进宫禀报。”

  郑清之乃是以左丞相的身份退下来的,如今在新法推行的微妙时刻,举家搬离临安,这本身就是在释放一个信号,他对新法不看好!

  这个信号不知多少人会看到,又有多少人会被影响,赵昀能不慎重对待吗?

  “是,陛下。”高实恭敬答应,随即下去传命.

  谷/span“走了也好,既然无法同行,朕便独行又如何?”

  赵昀没有因为郑清之的离去,而感到沮丧,情绪很快恢复,继续处理事务。

  仁和县,王光祖庄园,客堂,七八个当地豪强聚在这里,商量着如何应对朝廷的耕地到户法。

  他们已经得到消息,朝廷要在仁和率先实行耕地到户法,别的地方也许躲的掉,但他们仁和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掉。

  这可把他们吓得够呛,心里也把罗世经十八代都给骂臭了。

  他们之中,产业最大,势力最大的就是这个王光祖,他的祖上有来头,他乃是太祖皇帝手下虎将王彦升的后人。

  他这一支在仁和扎根百年,早已经是数一数二的家族势力,占据良田庄园十几万亩,比之罗世经也不遑多让,仁和县的耕地他和罗世经占了一半。

  “咳。”

  几个豪强员外争执不下,有的说朝廷这新法是要他们的命,他们不能坐以待毙,建议大家把家丁奴仆集中起来,到时好对抗官府。

  还有人说干脆大家凑一笔钱,去临安打点,也许有用。

  王光祖听的眉头直皱,他重重的咳嗽一声,众人安静下来,听王光祖说。

  王光祖扫了他们一眼,道:“诸位,现在的局势你们还看不清吗?官家要拿我们仁和县做示范,为的就是给天下其他士绅看,如此之下,可见官家在我们仁和实施新法的决心有多大。若是我们强行出头抵抗,岂不是给官家送人头?”

  他们虽然有钱有粮,但毕竟只是盘踞一县的地头蛇,现在又不是天下大乱,真要是得罪了朝廷,灭了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

  豪强们听了,都是感觉有理,纷纷询问王光祖该如何办,总不能真的把地交出去,而且税赋又提高了,大家根本接受不了。

  “呵呵呵,,,”

  王光祖冷笑几声,道:“朝廷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新法的事情我们不能出头,我们出头就是死,但是我们不出头,却可以让别人替我们出头。”

  “王员外此话何意?你有什么好主意,我们洗耳恭听。”豪强廖桂文道。

  王光祖一脸自信,道:“现在新任知县还没来,百姓还不知道新法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抢在县衙之前发布消息,让百姓提前知晓。

  然后告诉百姓,朝廷乃是因为李全之乱搞的没钱了,所以为了收取赋税,这才把土地分给百姓,而且朝廷要分的田都是下等田。但收税的时候却是要按照上等田来收,百姓胆敢不纳税,就要坐牢,就要杀头,而且这分下来的田不要还不行,这就是朝廷为了赋税要逼死他们。”

  众人恍然大悟,随即大喜,纷纷赞叹王光祖足智多谋,真乃是再世诸葛,一个主意,就把矛盾转移出去,让那些无知的百姓去给他们出头,抵抗新法。

  如此一来,新法推行不下去,朝廷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妙哉,妙哉,王员外这一个主意,可顶十万雄兵,员外不愧是名门之后,鄙人佩服之至。”

  “不错,王员外你真是大家的恩人,等新法废止,我们一定要大摆宴席,好好酬谢王员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