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怒气冲天,甚至还有种拼命样子的凤兰。欧阳雪有点惊讶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凤兰姐?夏先生可是我请来给小玉治病的。他的医术很高超,就连我们丽康医院也没有人能比的上他。”

  “我不管,反正我不能让他给我女儿扎针。”

  凤兰说着,还把立在门后面的一根木棒拿在了手里。她的意思很明白,你敢给我女儿扎针,我就和你拼命。

  欧阳雪的脸色微微变了,她非常的不解。一旁的夏建看出了点端倪,他呵呵一笑说:“这位大姐,你如果不同意给你女儿扎针,那就不扎了。不过你得说出为什么?欧阳医生不辞辛苦的往你这儿跑,无非就是想尽快给你女儿治好病。可你这个样子,确实让人有点不解。”

  凤兰忽然间把手里的木棒往地上一摔,她双手抱头,猛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我女儿就是被人扎针给害的。”

  “什么?你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

  欧阳雪猛的站了起来,她气得脸上的颜色都变了。

  夏建情不自禁的伸手过去,他在欧阳雪柔软的肩膀上轻拍了两下说:“你不要生气,我们先听凤兰姐说说实话,这对孩子的治疗非常的重要。”

  欧阳雪默默的点了一下头,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先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点。她这才小声的说道:“凤兰姐,你现在该把实情说出来了,否则会害了小玉。”

  蹲在地上的凤兰止住了哭声,她微微抬起头来,先是伸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然后嘴里喃喃的说道:“我该死,是我对不起小玉啊!”

  看着凤兰如此悔恨的样子,夏建心里基本确定,小玉得这样的病,看来绝非偶然,应该是后面还隐藏着故事。

  果不然其然,凤兰痛恨自己的咬牙说道:“我老公也是得重病走的,他去世后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为了能尽快还清债务,我就到东阳县打工。在打工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李东元的男子。这人四十多岁,说他师父是天师传人。”

  “天师传人?他有没有说他师父叫什么?”

  夏建忍不住问了凤兰一句。

  凤兰摇了摇头说:“没有说,他只说他师父一直在GZ市给有钱人家做法事,一场大法事能挣十几二十万。”

  “好!先不说这个。你说说,小玉的病和这个李东元到底有什么关系。”

  欧阳雪有点着急,她就是想知道,小玉现在的病因到底是什么。

  凤兰便看了一眼欧阳雪,然后放低了声音说:“这个李东元能说会道,而且还会看病,他也经常接济我,所以我们一来二去便好上了。结果有一次小玉说她头痛。为了省钱我就让李东元给她扎钱,没想到刚扎了一针,小玉就开始这样了。”

  “混蛋!那他人呢?你没找他负责吗?”

  欧阳雪怒喝一声,气得又站了起来。

  凤兰身子有点哆嗦着说道:“他一看小玉这个样子,当场就跑了。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联系上他。我来秦西市给小玉看病,一是听人说丽康医院的病看的好,二是想在GZ市找到这个天打五雷轰的李东元。没想到……”

  凤兰又开始哭了,而且是越哭越伤心,听着也不由得让人动容。

  “好了,别哭了。你哭能把孩子的病治好吗?这混蛋是扎错了穴位,可以说是把孩子给扎坏了。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是有把握的,绝对不会胡来。”

  欧阳雪走了过去,她把凤兰扶了起来说:“你应该是相信我的,所以还是让夏先生给孩子扎针吧!”

  “我刚才给孩子号过脉,不是说没救,而是还有很大的希望。不过你再拖的话,会过了最佳治疗期,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没有办法。”

  夏建说着,便掏出了口袋里的银针。

  凤兰虽然一脸的惊恐,但她再也没有说话。夏建示意欧阳雪过来帮忙,他让欧阳雪把小玉抱着趴在了床上。

  只见夏建双手卡在了小玉的后颈,然后一直朝下,感觉是用手在测量着什么。忽然之间,他抽出包中的银针,动作娴熟的一气呵成。七根银针,高低不同的已扎在了小玉的后背上。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一直吊滞的小玉这个时候却四肢乱动。而且嘴里还咿咿呀呀的乱说了个不停。

  原本把脸转到门外的凤兰猛的回过头来,她失声叫道:“孩子有反应了?小玉,你能听到妈妈在叫你吗?”

  “妈妈!我……饿”

  小玉一边说着,一边想爬起来。夏建见状,他赶紧示意欧阳雪按好她。因为孩子的后背有针,不能让她乱动。

  小玉的一声妈妈,不但让凤兰忍不住大声嚎哭,就连欧阳雪的眼睛里也有了泪花。这种成就感,让夏建在这一刻暗下决心,他一定要给小玉治好病,而且他还要找到这个罪魁祸首李东元。

  小玉经常接受欧阳雪的治疗,所以孩子潜意识里对欧阳雪这个人还是非常的亲近。所以当欧阳雪哄她说:“小玉!咱不乱动,你就好好的爬在这儿睡上一觉。等你睡醒了,眼前肯定会有一大堆好吃的东西。”

  小孩还是比较好哄的,小玉竟然乖巧的安静了下来。半个小时一到,夏建便开始行针。他把这七根银针开始调动了起来,有些向下,有些开始上拨。

  “哎哟!好麻……痛......”

  趴在床上的小玉失声叫了起来。欧阳雪一脸欣喜的在小玉的头上轻轻的抚摸道:“乖孩子!叔叔给你治病,你忍着点。”

  凤兰高兴的双手紧捂着嘴巴,她的身子都有点微微颤抖,看来她真是高兴极了。

  一个小时过后,等夏建拨掉小玉背上的银针时,孩子都已经睡熟了。

  欧阳雪有点激动的对夏建说:“真是太感谢你了,看来小玉有救了。你再次让我见证到了你的奇迹。”

  夏建呵呵一笑说:“据我估计,小玉应该在七天之内不会再犯病,凤兰姐要带她多晒晒太阳。”

  “七天之后咱们一起再来看小玉怎么样?”欧阳雪轻声问道。

  夏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因为七天之后,那就看他去张杨村找药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