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前文有修改请重看上一章哦

  柳玉茹看着顾朗华进了门,就知道顾朗华一定是去了密道。

  密道的另一个出口在顾家的另一个产业里,王善泉已经派人去清顾家所有产业,柳玉茹不知道王善泉的人是不是会找到那边的密道,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就看着顾九思一个人被人团团围住,一路朝着王善泉厮杀过去。

  王善泉看出顾九思擒贼先擒王的意图,有了王荣的前车之鉴,他不敢松懈,干脆彻底退出了战局,直接到了远处上了马车,同自己幕僚道“尽量活捉,捉不了就罢了。若这竖子不死,日后扬州怕是个个要来这么一遭。”

  幕僚拱手送走了王善泉,而顾九思在人群里,还在麻木挥砍着刀。

  他一个人被许多人团团围住,身上衣衫被血染污,柳玉茹看着周边打成一片,看热闹的邻里都躲了起来,柳玉茹扫视了四周一圈,见不远处是一家粮油店,她赶紧趁着乱去了粮油店里。

  她用刀狠狠劈开了粮油店的窗户,此刻店里的人都跑了,柳玉茹去找了盛油的坛子,她一盆一盆端出来,然后猫着腰,藏在巷子里,从巷子往外开始倒油。

  顾九思一个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心跳得飞快,就怕谁发现她。

  然而大家全都朝着顾九思围攻过去,也没人注意着她。

  柳玉茹倒完了地上的油,马上开始将油、面粉、衣服什么能燃的,都搬上了二楼。而这时候顾九思身上已经带了刀伤,他喘息着,还堵着顾府门口,始终没有让人上前一步。

  他手里的刀已经砍卷了,他就抢下一把。他身后是顾府的大门,他依靠着它,坚守着,不肯退让一步。

  肩上的伤口流着血,他看着眼前乌压压的人,那一片刻,他是真真切切觉得,自个儿大概是要死在这里了。

  他喘息着,捂着伤口,而周边人被他杀怕了,谁都不敢上前。

  终于有人在背后下令“愣着做什么他一个人,你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

  “活捉赏百两,取其人头赏五十两,上去”

  得了这话,士兵大喝一声,再次冲了上去。

  顾九思低低一笑,他抬眼看向前方,也就是那一刻,他突然见到一个方向上,有零星火光亮起。

  然后他就看见不远处的二楼,女子青衫随风而摆,手中举着火把,朝着人群里猛地砸了过来

  顾九思睁大了眼,也就是那一瞬间,火光冲天而起,柳玉茹站在楼上,疯了一般开始从上面往下泼油

  一盆接一盆泼出去,下面人惊叫起来“有帮手”

  “有帮手来了”

  “在二楼”

  有人发现了柳玉茹,柳玉茹也顾不得多少,她就闭着眼睛,用了自己所有力气,将最后剩下的面粉泼了出去

  她曾经在做饭时,让面粉不小心落入火中,一小点面粉,却就炸开。

  她不知道那是偶然还是必然,然而这却成了如今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面粉随风飞散过去,她慌忙躲进了屋中趴下。

  当火舌将面粉吞噬的瞬间,火势瞬间炸开,周边地动山摇,一切都成了火海。

  周边木楼开始迅速燃烧,柳玉茹所处的屋子也噼里啪啦烧起来。

  她匆匆赶下楼去,刚下楼,就见里面都是士兵。

  柳玉茹拔出刀来,她双手颤抖,惶恐看着四周“你们不要过来”

  然而也就是这时候,有人踹门而入,顾九思冲进来,单手提刀,活生生劈出一条血路,抓住她的手,焦急道“走”

  周边兵荒马乱,许多人因为火势逃散开去,也就剩下一些王善泉的亲兵训练有素,继续追着他们。柳玉茹捂着口鼻,大声道“右边巷子里有马”

  顾九思立刻抓着她,往右边巷子冲过去。

  “放箭”

  后面有人大喊“不计生死,放箭”

  话音说完,箭如雨而来,顾九思抬手用刀斩断飞来的利箭,带着柳玉茹翻身上马,随后疾驰而去。

  如今城门已经锁了,他们被困在扬州城里,根本无法出去。

  顾九思不知道顾朗华在哪里,他迅速思索着去处,就听柳玉茹道“去湖边”

  顾九思调转马头,就朝着湖边奔去。后面士兵紧追不舍,柳玉茹紧紧抱着他,将头埋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的血腥味。

  “你怎么来了”

  顾九思语调有些僵硬,柳玉茹抱着他,许久后,却只是轻轻一句“我放心不下你。”

  “柳玉茹,”顾九思声音里没带半分情绪,“我发现你这个女人,真是厉害得很。”

  顾九思骑术了得,七拐八转,就将身后士兵落了一截,等到了湖边,顾九思二话不说,带着柳玉茹就跳了进去。

  两人刚入湖中,就感觉箭密密麻麻落了进来,柳玉茹还没反应,就被顾九思忽地抱住。

  水流让一切变得迟缓又沉闷,柳玉茹就感觉顾九思拉扯着她两人一起奋力往外游去。

  两人都憋足了气,实在不行了,才忽地抬一下头,换了气继续。

  他们不敢停,就一路随着水流下去。身后是追赶声,岸边是猎犬声,顾九思将腰带一段递给她,缠绕在她手上,另一端缠绕在自己手上,于是两个人就靠着这根腰带,不至于在水流中失联。

  柳玉茹完全不敢想自己有没有力气这件事,她只知道拼命往前,追着顾九思的身影。

  然而顾九思的动作越来越慢,等了一会儿后,柳玉茹就看见他再不动作,彻底沉了下去

  柳玉茹用布带将他拽起来,这才发现他脸色煞白,背后还插着一只羽箭

  柳玉茹来不及多想,她迅速用腰带将他的腰绑上,然后拖着他继续往前。

  河水冰凉,水流湍急,她奋力往前冲着,几次都感觉手脚快要没有力气,可一瞧见旁边拽着的人,她都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又多生出了几分力气,继续往前。

  她觉得这水流像是世间人的命运,所有人在里面苦苦挣扎,她终于没有了力气,她突然想哭,想嚎啕大哭。她抱着身边人冰冷的身躯,用已经无力的手勉强划动。

  她的牙齿打着颤,她感觉自己在水里翻滚,而她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顾九思”她用额头轻轻触碰着他的额头,艰难道,“活下去”

  活下去,他们都要活下去。

  她这一生,都如野草,如蝼蚁,是她自己在拼命生长,奋力挣扎。而总是逆着这世间给她的一切往上,如今老天爷想她死,她也要逆流而上,绝不会这么容易去死

  她和他在水里顺流飘着,她不肯睡过去,用最省力的方式尽量漂浮,随水而去。

  水中有石子砂砾,砸得她身上全是伤口,她也不知道过了许久,她就是一直熬着,终于熬到了天明,看见远处有了河岸。

  柳玉茹深吸了一口气,她用收拾好的力气,抓着顾九思游到了岸边,一上岸,她就瘫到了地上。

  她轻轻喘息着。

  “起来。”

  她和自己说,数到十,她就得起来。

  她要把顾九思带回去,好好的,完完整整带回去。

  她自己给自己倒计时,数到一的时候,她再一次站起来,她拖着顾九思,艰难往边上过去。

  顾九思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到拖动着自己的人。

  “玉茹”

  他沙哑出声,柳玉茹动作微微一顿,她干涩出声“你起得来吗”

  顾九思转头看她,柳玉茹勉强笑着“我没力气了。”

  若放在以往,他是起不来的了。

  带着刀伤、剑伤,疼痛和疲乏一起涌来,可他们都深知如果不走,王家早晚要追上来。而面前的女子还没倒下,他又怎能倒下

  于是他咬着牙关,忍着疼,艰难站起来。

  他们互相搀扶着,一步一步往密林中走去。柳玉茹双唇发白,谁都不敢说话,就怕说了话,就再也走不动路。

  两人一路走到密林深处,终于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两人歇了进去,顾九思用草遮住洞口,坐到柳玉茹身边来。柳玉茹拿出伤药和泡湿了的纱布,给他包扎了伤口。然后两个人就着柳玉茹包里泡开了的饼吃了两口,终于歇下来。

  柳玉茹靠着顾九思,轻轻闭上眼睛。顾九思抬起手,揽住她的肩。

  他们什么话都没说。

  既没问你怎么来了。

  也没问其他人如何。

  他们互相依靠着对方,像是这人生里,彼此的唯一。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