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

  萨椰又是一大口鲜血吐在乔纳森的怀里,她脸色更加惨白了。

  乔纳森真的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缠上绷带。

  但是苦无扎的这么深,绷带根本没用。

  绕了一层,血液立刻将纱布和棉花浸透,将乔纳森的双手染成血红色。

  “不。不。不。萨椰,别闭眼,看着我,看着我啊,我信了,我信你,我都相信。你看着我,快点。”

  “你真的信吗……”

  “啊我信啊,别睡!”

  “你愿意对风影出手了吗?夺取替身之箭,消灭jozo?”

  “……先别说话了,我给你止血啊。”

  乔纳森无与伦比的坚持跟萨椰说话,想要让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有所改观。

  “结果……JOJO,你还是顽固的不肯怀疑罗砂吗?即使……即使我死,你都不愿意相信……”

  “JOJO……我说了好多话,现在有点困了。能不能不要吵,我睡一觉就起来给你做饭……”

  “过一会儿,你不可以挑食,青椒也要吃光……光……”

  乔纳森双眼一酸,鼻涕不知不觉从鼻腔中涌出来,“喂!不许睡啊,我都说了相信你了,我信了啊……”

  就算心里根本不信,但是乔纳森也要嘴上说信了,身为绅士,决不允许一名女士死在怀里,哪怕有任何的机会,也要救她,让她活下去。

  乔纳森抓住萨椰的双肩,想要将她摇得清醒一些。

  “JOJO,你摇的我好晕,我真的想睡一觉…要亲亲……才能清醒一些。”

  乔纳森脑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将嘴唇毫不犹豫的就贴了上去。

  然后。

  然后乔纳森双眼一瞪,反手就把萨椰扔了出去。

  没错,直接扔了出去。

  乔纳森连续吐了两口唾沫。

  嘴巴里有一股苦涩的药水味,这些药水味就是从萨椰嘴里的鲜血里尝到的。

  这根本不是鲜血!

  这就是用来骗人的假血。

  乔纳森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怪不得刚刚自己投掷苦无命中她的时候,血液会喷那么多,正常来说,苦无插进腹腔以后,只要没有拔出苦无,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出血量。

  这压根就是这个女人为了演戏捏爆了血包,而且还是特别加热的血包,怪不得有点烫,正常血液体温不可能这么高。

  还有,自己投掷苦无根本不可能有这种直接捅穿人体的威力,正常忍者只要使用查克拉保护自己就能抵挡,就算没有替身格挡,这女人本体也能接住苦无。

  怎么可能有人故意找死?

  这么多破绽,但是刚刚自己一个也没有看出来。

  乔纳森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果然这个女人就是个骗子。

  此时那位即将“吐血身亡”的可怜萨椰被乔纳森抛出去摔在沙地上,但是她却笑得前仰后合。

  “JOJO,JOJO,你好可爱啊。”

  “果然,你心里已经爱上我吧,笑死我了……哈哈哈……”

  “还有啊,你的吻技真烂啊,一点也不温柔,直接就怼上来,搁着我的牙了……哈哈哈。”

  萨椰将腹部的苦无轻轻摘下来,扔在地上,擦了擦手上的血红色的药水。

  “JOJO,其实我都是骗你的!你真是太好玩了,只可惜,没有骗你骗到痛哭流涕,真是遗憾呢。下次一定能做到,嘿嘿。”

  “JOJO,以后,你不要被别的女人骗了。”

  “以后,你别再讨厌吃青椒了,我可是很喜欢吃的。”

  “还有,其实,我骗你的,我不是你妻子,你去喜欢别的女人吧。”

  “我说的那些话,你都忘掉吧。风影被代替什么的,都是我骗你的。”

  “就这样啦,咯咯咯……”这自称萨椰的女人像一只狐狸一样笑眯眯的转过头。

  她的俏皮表情,在转身以后就消失了。

  她从怀里掏出两颗蓝色的石头,脸上呈现一种决然的神态。

  她捏住石头,于是一股浓郁的自然能量将她包裹住,眨眼间她就消失在原地。

  乔纳森仰天怒喝道:“混蛋女骗子!有种别跑!!”

  但是,当乔纳森看见这个女人真的消失以后,心里却咯噔一下,总觉得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在蔓延。

  另一边。

  砂忍村。

  风影大楼正上空。

  一个穿着半透明纱衣的蒙面女子从一道蓝光中突然出现。

  她身上还有鲜红色的药水痕迹,不过她不是为了换衣服或者购买时装才来砂忍村。

  她是来做最后的尝试的。

  萨椰。

  一个仿佛从古代沙漠王国的壁画中走出来的绝妙佳人,她此行的目的单纯的是为了杀死五影之一的风影罗砂。

  更准确来说,她是为了杀死取代罗砂的jozo而来。

  这是最后的后备计划。

  是万不得已才会做出来的最终决定。是下下之策。

  本来,萨椰的计划是要扭转爱人命运然后联手消灭jozo。可是,无论如何她都无法获得乔纳森的信任,乔纳森对原则的执着超出了她的想象。

  到最后,面对命运的决战仍然只有她孤身一人。

  但是,这也是唯一的期望。

  萨椰期望这个时间段的jozo没有强大到十年后的那种无敌境界。

  只要在jozo没有获得龙脉之前终结他的恶行,那么命运就会被改变了。

  萨椰一个闪身,来到了风影大楼内部,

  依靠着替身的能力,她毫无压力的躲过了楼道里面的忍者。

  接近了风影办公室,萨椰直接发动攻击。

  只不过不是她本人攻击,而是替身能力发动。

  将整个风影办公室笼罩起来,【沙画约束】直径五十米,可以将这个区域内部的东西与外界隔绝二十秒。

  同时还可以将这个范围内的单一物体禁锢行动能力。

  极限时间也是二十秒。

  萨椰手握两颗蓝色的宝石,从其中获取了更多的自然能量。

  只要有这些宝石作为补充,她的体能就可以很快恢复。

  这才是她能够连续发动替身能力的最大倚仗。

  这种包含自然能量的宝石,才是她敢于对抗jozo的底气!

  这是她在未来世界千辛万苦寻找到的最后的翻盘力量。

  萨椰冲进了办公室,果然看见jozo就在里面悠哉悠哉的翻阅文件,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危机。

  这的确是难以发现,因为萨椰的替身能力发动是无声无息的。

  只有抬头望天空的时候,才会看见黄澄澄的沙画约束,然而现在是在室内,在狭小的办公室内,根本不可能发现沙画约束能力已经发动了。

  “禁锢他吧!”

  萨椰身边浮现出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骑士,身上的盔甲仿佛是某个战国时代的将军样式,只不过这个骑士造型独特,虽然是人形,但是却长着马的下半身。

  这骑士身披重甲,遵循萨椰的命令冲向了正在阅读文件的jozo。

  “禁锢!”

  jozo刚刚抬头看见敌人袭来,却已经太晚了。

  “你慢了一步啊,恶魔!”萨椰叱咤一声,已经捏着两颗蓝色宝石来到了jozo面前。

  “龙脉封印术!”

  萨椰收集两股自然能量结成了神秘的封印符文,向着jozo的身体冲击。

  而与此同时,萨椰的替身【沙画约束】已经贴在jozo的身上,只见这个人马骑士分裂成一片一片的铁甲,然后包裹住jozo。

  就像是盔甲自动穿戴在jozo身上一样。

  然而,这并不是简单的盔甲,而是【沙画约束】禁锢的能力!

  jozo完全无法动弹了。

  萨椰手里的封印术凭借蓝色宝石的自然能量完全可以将一切生物的生命力量封印。

  为了对抗jozo,萨椰早就修炼它多年了。

  不出意外的话,中了这一招,就算是究极生物也要命丧黄泉。